第十六章:木樨之死(下)

第十六章:木樨之死下

柳七七抬头看着下决定的尉迟慕卿,感觉她越来越看不透他了,这样的事情,他也会亲自来查么

“摄政王殿下”司徒平阳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尉迟慕卿面无表情的脸还是闭上了嘴,她虽然想加入,但是,尉迟慕卿的命令是绝对不可能违背的,而且,她作为小国送来的公主,也确实没有权利这样做,只能另想办法了。

旁边暗影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开始检查木樨的情况,虽然尉迟慕卿一直在场,目睹了全过程,但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再加上是摄政王,在众人眼里也是公平得很,毕竟,他这样冷漠又杀伐果决的人怎么会徇私。

柳七七退后几步,将空间让给暗影,既然没她什么事,她也乐得清闲,抬头跟严紫栎对视了一眼,发现他轻轻地对着自己摇了摇头,心下更加疑惑,难道,他不是因为祖父是内阁首辅才会被要求查案的

尉迟慕卿看了看忙碌的众人,转身往回走,热闹看够了,也是时候离开了,毕竟,他可没有闲心陪着一群人演戏。

“皇叔”尉迟锋也跟了上去,刚才听到尉迟慕卿的决定他就一直愣在那里,刚刚缓过来就看到皇叔离开立马就跟了上去,但是跟上了又不知道说什么,说什么呢问皇叔为什么让暗影查案吗还是问为什么皇叔会来负责查案又或者跟皇叔说自己也要查案很显然,尉迟慕卿不会告诉他,那他跟上去有什么用。

没想到的是,尉迟慕卿竟然真的停了下来,“子锋,若是没事的话,本王可以给你点事做。”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后边站住的尉迟锋抓了抓头,走回柳七七的身边,怎么他老做些蠢事呢。

司徒平阳看着尉迟锋的举动眼底的轻蔑一闪而过,笑话,尉迟慕卿是那种随便问问就会告诉你答案的人吗这人果然没办法比,她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毕竟,刚布下的局,不能就这么废了。

柳七七自然也看到尉迟锋往前走的样子,不过她是故意没有喊他的,一来是看看这侄子在他眼中是不是不一样的,二来在当时的情况下,她也没有办法喊尉迟锋,而且她直觉尉迟慕卿也不会把尉迟锋怎么样,毕竟这么多人,照他刚才的做法,他的侄子自然有他的处理办法。

严紫栎自然是两眼紧盯暗影,对于验尸他是不懂的,所以只能站在一边,观察暗影的动作,人对于自己不懂的东西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好奇感,严紫栎就是这样,对于暗影验尸的手法他很有兴趣。

中毒而死,这是柳七七看到木樨后的第一个反应,看着暗影检查瞳孔,口腔和身体她更能确定是中毒而死的,只是这毒是什么毒,如何中的毒她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就好像她也一点都看不出来尉迟慕卿是如何毒发的等等,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柳七七的目光陡然变得深沉,看着暗影手下的木樨也多了一份慎重,目光转向司徒平阳看到她锁眉深思的模样有些疑惑,夜来国送来的人,果然不一般。

一旁的芷月一声不吭,她的任务,算完成了吧。

“柳御医,找人把她放好吧。”到底是给摄政王治病的,而且就他本人来说,他不讨厌这个对人冷漠有礼的御医,就像尉迟慕卿一样,奇怪,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感觉,摇了摇头,回复了思绪。

“暗侍卫,有什么发现吗”严紫栎问。

“和御医判断的一样,身上没有伤痕,应该是睡觉的时候被人下毒害死的,时间是昨日夜里。”他很奇怪,这丫环应该是很自然的死的,她都没有发现有人要害她吗

“那个”司徒平阳插话,看到其余人都看向她才继续说,“我觉得,既然是中毒死的,那是什么毒,要不要搜一下”

柳七七眯着眼看向司徒平阳,“公主的意思是,搜哪里”原来是想搜她的院子,可是,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吗

“依本宫看”尉迟锋还没说完,就被柳七七用眼神给制止了,这事情本来就是她的嫌疑最大,人死在她的院子里,再加上芷月的说法,不管有没有,这皇宫里怕是明天就会传出来女御医毒杀丫环的事情来,要是这时候尉迟锋还帮她说说情的话,怕是更让人怀疑,他们这些人带的丫环柳七七可不信她们会保密。

“既然公主不知道是什么毒,暗侍卫也不知道是什么毒就随便搜本官的院子,是不是有些勉强”抛开她的御医身份不说,就她本人也非常不喜欢搜查,那种被人碰过自己东西的感觉,太不舒服。

“那,我就是随便说说的,御医姐姐你不要生气,我只是觉得,既然是御医的话,那肯定都是治病的药方、草药什么的,毒药肯定没有的,暗侍卫,你觉得呢”司徒平阳两眼望着柳七七,好像真的在为她着想。

这一步以退为进倒是她小瞧了司徒平阳,果然是皇宫里长大的人,这颠倒黑白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

“既然如此,暗侍卫,请吧。”柳七七动了动身子,“原谅本官只让摄政王指定的人来搜。”

仿佛是没想到柳七七会这么干脆,司徒平阳愣了一下,她原本还想多说几句的,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她多费力气,柳七七,这次非得让你吃些苦头不可。

严紫栎倒是没什么意见,确实,比起躲躲藏藏遮掩着不让搜,还不如大大方方直接让人进去能让人信服。他对着柳七七点了点头,就抬脚进去,反正他才不信柳七七会杀人。

等到严紫栎他们俩把芝兰院都进了一遍后,柳七七看到严紫栎不太好看的脸色就有了结论,怕是暗影找到了什么,毕竟,有了司徒平阳之前的话,检查的重点自然就会被放到药上,而她的药瓶可是有不少,被人混进一瓶容易得很。

“柳御医,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暗影伸出手,掌心躺着一个青色瓷瓶。

柳七七伸手拿过去,打开瓶盖闻了闻,七星草,具有强力干燥的功能,也因为它的特性,在秦翊国这中草药是要严格控制的,但这瓶药明显超量了,木樨的尸体也是干裂开的,好像这瓶药说明了什么。

“这药不是我的。”柳七七平淡地说。

“那为什么在你的房间里”暗影继续问。

“我不知道。”既然是审问,她自然不能再用官职回答。

“我知道了,这事我会告诉摄政王。”暗影惊讶于柳七七的沉静,不急不躁,也不为自己辩解,这样的反应说实话,很得人心。“为了保证御医的清白,还请御医这几日不要多走动,摄政王的药我会每天来取。”

“多谢。”柳七七看着他离开。

“平阳公主也是很闲啊。”柳七七说完就往前院走,既然这公主不喜欢她,她也没有必要再接着装样子,搞得自己不舒服,司徒平阳也不会感激她。

“怎么会呢,不知御医姐姐能不能帮我找一些紫丁香呢,哥哥他最喜欢紫丁香的香气了,我想问你借一些。”做戏自然要做全套,她可没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而且,紫丁香,她也确实很需要。

“借不知公主要怎么还呢”柳七七不停,边走边说,后边跟着严紫栎和尉迟锋。

“怎么还都可以的,御医姐姐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软软的声音,确实很让人沉醉,但这不代表柳七七会接受。

“不好意思公主,紫丁香已经被本官用完了,况且,本官只是一个小小的御医罢了,当不起公主这样看重。”紫丁香,她当然有,但她有,不代表她会借出去,难不成,司徒平阳还会再搜一遍

“那好吧,没有的话,我再想想别的办法,打扰你了御医姐姐。”说完司徒平阳就离开了。

“可不就是打扰了。”尉迟锋看着司徒平阳离开的背影一脸不喜欢。

“七七,刚才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这女人太阴险,就该让我好好说她一顿。”刚才司徒平阳怎么让暗影搜她房间的,他可是看得清楚,亏得柳七七一直在制止他,不然他早忍不住了。

“子锋,七七是为你好。”严紫栎接过话,“你皇叔的意思你没有弄明白吗”

“皇叔他让我没事的话”刚才皇叔说的时候他还以为皇叔只是在说他,忘了自家皇叔是个话里藏话的主,“好吧,你们这些聪明人,我听你们的。”

“紫栎,那瓶药是在哪里发现的”柳七七才回到正题,司徒平阳那个人,她现在也懒得管,心计太多,她只要见招拆招就好了。

“你放药瓶的架子上。”

“你们全都检查过”柳七七有些惊讶。

“是的,暗影全都闻了一遍。”严紫栎也很惊奇暗影的能力,柳七七药瓶架上大大小小几十个瓶子,暗影竟然都能分辨出来,他应该能明白为什么让暗影来查案了,这人,很不一般。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