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救人

第四十章:救人

柳七七一脸疑惑,怎么会等等,她今天穿的是往常一般的白色衣服,那日沐晴送来的香包正好是暖色的,她觉得搭配的上就系在了腰上,尉迟慕卿这过敏的症状,是花香过敏柳七七看了看腰上的香包,摘了下来。

“你对花香过敏。”这是一句陈述句,柳七七看着他,为什么不告诉她。

“恩。”见她发现了尉迟慕卿也没有再说什么,原是想让她带着那香包就好,他过敏等进了清心苑再告诉她,谁知道刚才一个不小心给她看见了。

“先把这个吃了。”柳七七掏出一个白瓷瓶,倒出一粒丹药,她也想到刚才她拉着尉迟慕卿的手一直在跑,只是这对花香过敏的体质少之又少,她也没有想到尉迟慕卿是这种体质,要不是刚才她发现尉迟慕卿的动作有些不对劲,他还真会一直忍到去了清心苑。

尉迟慕卿不说话,接过她递来的药就放到了嘴里,那神情,都有一种自己犯错的感觉,看的柳七七突然就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不过她还是忍住了,笑也得偷着笑。

“这香包,是沐晴给我的。”等尉迟慕卿吃完了药,柳七七才告诉他这香包的来历。

“是吗”他对花香过敏的事情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个沐晴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

“有问题吗”柳七七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既然尉迟慕卿连她都没有告诉,那么知道这件事的人肯定不多,虽然香包这种东西很常见,但是沐晴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她还真的不能判断。

“看来,我要再过敏一次了。”尉迟慕卿淡淡地说,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就柳七七每天都去紫阳殿,他就算不想过敏也得过敏,若是没有动静,估计有些人该有所察觉了。

“确实。”柳七七突然想到,她要是每天带着这香包,按照以前尉迟慕卿那样,肯定会非常不喜欢她,再加上那个血玉镯子,太后还真是好算计啊,只是不知道太后到底会怎么给她下圈套。

“刚刚差点把它给扔了,看来,这小东西还有点作用,不过,不知道摄政王的演技如何呢”柳七七想象不出来尉迟慕卿装病的样子,总觉得有些期待。

尉迟慕卿刚要说话,就被什么吸引过去,看着柳七七身后,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柳七七有些疑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一群人围在清心苑门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怎么回事”柳七七边说边往前走,她的清心苑,何时这么招人喜欢了。

“各位,让一让。”柳七七提高了音量。

“哎柳医师。”一眼尖的人看到了柳七七直接喊了出来。

“柳医师在哪呢在哪呢”

“真的,真的是柳医师,柳医师回来了。”

“柳医师回来了。”

原本还稍微有些安静的人们,见到柳七七一阵热闹的喧哗就开始了,一个个熟悉的不熟悉都上去问她各种问题,柳七七有些招架不住,这些百姓每次见到她都会这样嘘寒问暖,这也是为什么她喜欢这里的原因,每次看到这些人,都会有种温暖的感觉。

尉迟慕卿在不远处看着被人们围起来的柳七七,眼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他只知道柳七七被人们称作柳七仙,从来没见过她在外边是如何被人们对待的,能做到如此这般的影响力,他是真的没想到,看着柳七七在人群中跟人们交谈时脸上不经意显露的笑意,也明白了她为什么想让自己走出宫中了,这种生活,也确实很吸引人。

“大家,刚才是怎么回事”等到终于有了一个说话的空隙,柳七七才问了出来,刚才一下子被人们围上,她没有看到前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了,怎么把这回事给忘了,柳医师,你快看看看吧,前边有一个人躺在那里,好像受伤了。”

“是是,瞧瞧我们,光顾着高兴,把正事给忘了,前边躺着一个姑娘。”

“对对对,柳医师快看看吧,好像伤的挺重的。”若不是这样,他们一群人也不会这样站在这里,没有办法。

“受伤”柳七七有些吃惊,谁会受了伤倒在她的门口前。

走上前了之后,柳七七才看见躺在那边的人,身上的血迹表明了她受的伤不轻,本就有些冷的天气让穿着单薄的她还有些发抖。

“怎么样”尉迟慕卿在听到有人说躺着个人就站到了附近,现在看柳七七检查完了才上前询问。

平常百姓都是没有见到过摄政王的,旁边的人们自然也看到了尉迟慕卿,只是看他身上的衣服虽然平常,但是气度非凡,也没有敢说话,跟着柳医师的人,自然是极好的。

“不算轻。”柳七七皱起了眉头,这女子身上像是被人用棍子打的,全都是伤,看流出的血就知道,下手有多狠。

“我得把她抬到屋子里。”她得救人,不管这女子是什么人,她都要救。

“我们来帮忙抬吧,这姑娘再不治怕是要不行了。”走出来几个百姓,虽然有些怕突然站出来的人,但是出于好心还是来帮忙了。

原本打算叫暗影他们出来的看到这些人尉迟慕卿就放弃了,他的身份还是不能暴露,民间虽不知道他这个摄政王长什么样子,但是都知道有一身黑衣袖口绣着金线的摄政王暗卫,他们出来绝对比摄政王的影响还要大,两相权衡下,有人来帮忙就用吧。

等到一切都安定下来了,外边的人都散开了,柳七七坐在床边,给那个全身是伤的姑娘处理伤口。

“慕卿。”拿着药瓶的柳七七突然出声叫他。

原本就坐在椅子上看着柳七七忙碌的尉迟慕卿,仍旧淡定地坐在那里。

“你能不能帮我熬药”柳七七忙着调药,没看到尉迟慕卿的表情,还以为他答应了。

“你让本王给她熬药”

“”柳七七才感觉到尉迟慕卿的不正常,这本王都出来了,抬起头就看见尉迟慕卿仍旧木头一般的脸,觉得有些不妙,只是熬个药,没什么大事吧。

“柳御医这是”找死呢,没看到主子脸都黑了,暗魅可是捏了把汗,摄政王不喜欢女人,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柳御医怎么就不知道呢,还让他去熬药,这绝对要出事啊。

“恩,有好戏看。”暗煞今天反常的总结了一句。

暗影看了看旁边的两个人,摇了摇头,站远了点,他怎么有这样的队友。

“我,这不是没人帮忙。”柳七七小心地看着他。

“是吗”尉迟慕卿站起来走向她。

“恩”不是吗,不知道为什么,柳七七老觉得,有点危险。

尉迟慕卿一个用力,把柳七七拉到了怀里,“我不喜欢女人。”

声音低沉地告诉她。

柳七七惊的差点打翻手里的药瓶,“那我”她也是个女人啊。

“我只喜欢你。”没等她说完尉迟慕卿就打断了她说话,所以,别让他靠近任何女人,他也不可能帮任何女人做任何事。

“那,就当是帮我”柳七七似乎懂了点什么,试探着开口。

“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尉迟慕卿直接对上了她的眼睛,这女人,在想什么,有时候他真想掰开她的脑袋看看里边到底装的什么。

“我”她只是想救人,怎么感觉,不太对了呢

尉迟慕卿看着她,猛的低头直接吻了上去,既然跟她说不清楚,那就不说了,再说下去,估计他会被气死。

“”柳七七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明明,她只想救个人啊,柳七七欲哭无泪。

“别,还有,还有人,得救呢。”柳七七被他吻着,断断续续的说不成话,她以后再也不找他帮忙了还不行。

尉迟慕卿不管不顾,直接搂紧了她的腰,直到自己满意了才放开她。

柳七七喘着气,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是伤员。”言下之意,我不能干活。

柳七七看着他一副无赖相,哭笑不得,“好好,伤员最大。”怎么刚才还遮着掩着不让她看呢,现在又拿自己有伤来说事了,看着他这幅样子,柳七七突然觉得,其实尉迟慕卿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呢。

“暗影。”尉迟慕卿喊了个人名。

“卑职在。”一到身影闪了出来。

“去帮忙。”尉迟慕卿仍旧淡定的下达指令。

“是。”暗影作为被自家主子推出来干活的,非常有觉悟的直接走到了小灶台旁边。

“柳御医,我来帮忙熬药。”

“恩”柳七七着实愣了一下,这暗卫做的可真是称职。

随即迅速地配出了一副药,交给了暗影。

“煎两个时辰,别熬过火。”柳七七交给他后就走了。

“是。”暗影拿着药就熟练的生起了火,那神情,真的不像一个暗卫,倒像是御膳房的厨子。

柳七七在一旁感叹尉迟慕卿真的会教人。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