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一出好戏

她十分诧异我对她的态度怎么忽然热情了起来,不过她很快就开心了,拉着我走进了病房。

靳凡坐在凳子上看书,见我们进来,抬起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淡淡地问我:“她怎么来了?”

为了把戏演得逼真一些,我们商量好了一个红脸一个白脸,靳凡自然负责的是红脸的部分。

“靳凡,干嘛呢?梦然姐可是堂堂老总,女强人呢,你对她要尊重一些。”我连忙说道。

“呵呵。”靳凡冷笑了一声,低着头不再理我们。

“梦然姐,别介意,靳凡就这个脾气。”我讨好似地说道。

“欸,怎么可能跟小弟生气呢?靳言,靳言,我来了,我带了自己亲自磨好的豆浆过来,还有我自己煮的小米粥噢。”陶梦然开始自顾自地喊了起来。

她这么一喊,靳言悠悠地睁开了眼睛,我瞪大了眼睛等着看这期待已久的这一幕,我扭头一看靳凡,只见他也放下了书本,全神贯注盯着床上的靳言,等着看靳言的反应会是什么。

靳言的脸上先是露出了疑惑的神情,紧接着,他盯着陶梦然看了许久,目光从恍惚变得温和再变得温柔,那演技让我都忍不住想给他点一个赞。

这时候,更戏剧化的一幕来了,陶梦然说:“靳言,我给你带了……”

她还没说完,靳言便拉住了她的手,然后柔声地喊道:“小书,你怎么来了?我这是怎么了?我生病了吗?我怎么会在医院?”

“靳言……”陶梦然十分愕然地看着靳言,继而转身望了望我们。

靳凡连忙起身说:“哥,她不是嫂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靳言茫然地看着靳凡,随后又看了看陶梦然,拉下脸来说:“她怎么不是你嫂子?再乱说话以后我我怎么收拾你。小书,看你憔悴的,黑眼圈都有了,昨晚是不是一晚上没有睡?”

“哥,你怎么了?难道是失忆了?”我连忙问道,装出一副很疑惑的样子。

“失忆?”靳凡一拍脑门,连忙说,“不会是药物的副作用吧?之前我哥曾经服用过一种药物,那种药物是新型的,还没有通过临床实验,说如果有副作用的话,可能会导致记忆力受损甚至失忆。我去叫医生过来!”

靳凡飞速走了出去,把我和陶梦然留在了当场。靳言装作一副无比茫然的样子看着我们,哭笑不得地说:“得了啊你们,我怎么可能失忆。我什么都记得,小书,过来,让我看看你,你好像瘦了……”

陶梦然更加愕然了,她几乎脱口而出:“靳言你怎么回……”

我连忙拽了拽陶梦然的衣袖,小声地说:“梦然姐,让靳凡先陪陪他哥,我们到外面去,开水没有了,你陪我一起去打点开水。”

陶梦然依然处于茫然之中,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对她眨了眨眼睛,她似乎意会了过来,跟着我来到了外面。

“怎么回事?靳言怎么会把我认成小书?”一到外面,陶梦然便甩开了我的手。

“我听靳凡简单说过他哥哥的事,小书是不是就是他的前女友,他们在一起很多年的那个?”我假装不知情地问道。

“是啊。”陶梦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不屑,“那女人要貌没貌,要才没才,真不知道靳言怎么会看上她!”

“那你现在不是应该很高兴才对吗?”我看着陶梦然,认真地说道。

“高兴?我为什么要高兴?”陶梦然更加茫然地看着我。

“他把你当成小书了啊,那样他对你的好就都转移到你身上了。如果失忆是一辈子的话,等于他以后就完全记不起别人只记得你了。梦然姐,你对靳言哥这么好,你敢说你不喜欢他,不想和他在一起?”我笑嘻嘻地说道。

陶梦然听我这么说,真的认真地想了起来,但她心里还是有些迟疑,她说:“可是我讨厌他把我当成那个女人,他叫我小书,这让我多别扭啊。”

“这些都不是问题,你应该这么想,假如不是这样的话,他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那个女人,那你就一辈子没有机会了。等下医生过来看看,如果他真的失忆了,对你而言,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啊。”我眉开眼笑地说道,随后又说,“如果是我,我肯定是要抓住机会的。你看我黏着靳凡黏得多紧。”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陶梦然见我这样,疑惑地问我:“你之前不是对我很反感么?怎么现在突然跟我这么好?”

“因为我听靳凡说了,说你这几个月一直在关心他哥,还出钱救他哥出来。我一开始觉得你肯定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现在听靳凡这么说,我发现自己看错了你。你这样的女人,当然值得我尊重和敬佩啊。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以后我叫你一句姐姐吧。如果你和靳凡他哥好上,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笑嘻嘻地说道。

“是吗?靳凡真的这么说?”陶梦然居然害羞起来,“我还以为他一直对我印象不好呢。”

“嗯,他真的这么说。靳凡就是这样的,表面给人的感觉冷冷的,其实他很闷骚的。”我说完,嘿嘿笑了起来。

这时候,靳凡带着医生过来了,我们连忙跟着医生一起走了进去,医生给靳言做了基本的检查,然后让我们推着去做了一个脑CT。

结果,阴差阳错的,靳言的脑CT显示出靳言的大脑还真的曾经受到过损伤,但是不确定是外力还是药物所为。

医生又对靳言进行了记忆测试,发现他除了把陶梦然当成小书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还记得。医生说,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是因为病人受过很大的伤痛,所以选择性失忆,这样的情况可能是短期的,也可能是一辈子的,目前没有治疗的方法,只能看病人自己的恢复情况。

我们事先并没有和医生串通好,没想到,歪打正着,医生的话刚好替我们圆了谎,也省得我们编出那一大套的说辞来糊弄陶梦然。

医生的话让陶梦然彻底相信了靳言失忆的事实,陶梦然用眼睛示意我和她一起走出去,我于是忙跟着她一起走出了病房。

“怎么了,梦然姐?”我假装热心地问道。

“沐歆,你说我该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顶着那女人的名号去接近他吗?”陶梦然看着我问道,看得出来,她内心十分纠结。

“对啊,不然怎么办。他已经认准你就是小书了,你其实想逃脱,也逃脱不了的,还不如认命呢。”我替她分析道。

“我得好好想想。”陶梦然说道。

我们怎么可能给她时间让她好好想想,靳凡已经扶着靳言从病床上下来,打开门走了出来。

靳言说:“小书,你怎么不理我了?我难道得了什么绝症了?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靳言演得真像啊,他都几乎要哭了出来,手捂着伤口,脸上一脸苦情男主角的模样,害得我都几乎要感动了。

“靳言,你怎么出来了?你快进去啊,别吹风了,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下床。”陶梦然连忙说道。

“小书,你怎么不回答我的话?”靳言拉住了陶梦然的手,一副情真意切的模样。

“没……没有,不是,你怎么可能得绝症呢?你就是普通的病,住院一段时间就好了,很快就可以出院了。”陶梦然显然还没能很快进入角色,她的语气依然显得十分慌乱。

“姐,你把靳言哥扶进去吧,要不然一直在走廊上吹风。”我见状,连忙说道。

陶梦然这才意识过来,连忙把靳言搀扶回了病房。我和靳凡走在背后,我对靳凡眨了眨眼睛,靳凡冲着我笑了笑。

为了让陶梦然适应这样的情况,给他们一点独处的空间,我拉着靳凡以买饭为理由,从病房里走了出去。

陶梦然求助一般的眼神看着我,大概不希望我在此刻离开,我对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她自己好好把握,随后我拖着靳凡走了。

路上,靳凡笑着说:“怎么样?我演得不错吧?”

“还行,就怕你穿帮,你哥我不担心,他那模样简直就是影帝。”我笑嘻嘻地说道。

“是啊,我哥的演技真不耐,我心里就一个大写的服。”靳凡说道,又说,“你也不错,有模有样的,让我都差点信了。”

“靳凡,我心里有一个疑问。”我站定了脚步,对靳凡说道。

“什么疑问?怎么了?”靳凡疑惑地问我。

“陶梦然真的像你们说的那么坏吗?怎么和她接触,我又觉得她并没有那么坏呢。”我不由得说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吧,这就是像你这样的单纯无知小少女,总容易随随便便上别人船的原因。就比如我,你看着我好像很老实的样子,但是你知道我有多坏吗?”靳凡笑着对我说道。

“咱们两,只有我能对你坏,你对我坏,可没那本事。我从小就在街上长大的,不像你,温室小花朵,分分钟就被我拿下了。”我大言不惭地说道。

“沐歆,你是不是太自信了?”靳凡忽然一下脸色变了,随后气呼呼地朝前走去。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