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我怎么会昏迷?

靳言居然出现在我的病房内,他坐在我的旁边,阿松和阿杰站在门口。他单手撑在床边,见我睁开了眼睛,他勉强一笑,柔声说:“你醒了?”

我感觉脑袋依然胀痛,忍不住伸手想揉一揉太阳穴,却不小心摸到了我肿得鼓鼓的脸,脸一碰就疼,手上也满是淤青,我一下慌了,我问:“我这是怎么了?这怎么回事?我的脸怎么是肿的?”

记忆渐渐开启,我想起来一切事情的经过,心里那一刹那闪过了一丝恨意。可是靳言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边?他不是出国去了吗?

他摁住了我的手不让我乱动,他的声音十分低沉,带着一股压抑着的怒气缓缓地说:“你别难过,你放心,我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的!”

他一脸痛楚地看着我,紧紧握住我的手,手心传来的这股熟悉的温暖让我有了一种莫名的力量。

“靳言……”

“我在。”

“我怎么会昏迷?”

“你怀上了我的孩子,可惜流产了……医生说幸好你体质好,要是别的女人被这样揍一顿,估计子宫都保不住。”

“啊?”

我不敢置信地望着他,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可是腰酸软无力,手上还挂着点滴,根本就直不起来。

两行泪从我的眼角溢了出来。我才19岁啊!我怀过孕了?孩子莫名其妙地来了又走了?可是为什么我的身体从来都没有一点儿感觉?

他伸手替我边擦着眼泪,边对阿松阿杰说:“你们两出去先,我们说会儿话。”

阿松阿杰连忙迅速走出去并关上了门,他们一走,靳言便站了起来,把我抱在了怀里,然后低低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没有想到他这样的人居然会道歉,他也会有这样柔软的一面。是因为那个我们毫无感知就失去的孩子?还是就算他再怎样邪恶内心深处也有着无法磨灭的善良?

“怎么可能会有孩子?怎么可能?”我还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更无法接受有一个生命悄然在我的体内扎根、却又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而走的事实。

他把我的头抱在他的腰间,便抚摸着我的头边说:“怪我了,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我应该提醒你吃药的,我以为你是女生,会懂这个。”

我的眼泪不停地流下,他的拥抱并没有让我觉得温暖,相反却让我萌生出一股恨意。我猛地推开了他,我的心无比地慌乱毫无章法,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我突然觉得我原本的人生自从遇到这个人起就完全改变了,我不断被整,稀里糊涂丢了第一次,不断挨打,不断被挑衅,甚至莫名其妙有了孩子,又莫名其妙失去……

可是,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恨恨地望着他,咬牙吐出了几个字:“都是你害的。”

我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一次在面对我的时候如此平和,他站在我的面前低着头,以一副从未有过的姿态,沉声对我说:“我知道,如果不是遇到我,你身上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从刚认识我就整你,又睡了你,还打了你。现在又因为我,你不单被我前女友打,还导致了流产。潘如书,你想让我怎么做?你只要提出来,我都答应你。”

我冷笑了一声,把头扭向了另一侧。

我沉默,他也沉默着。

许久,我说:“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可以吗?”

“可以。”

他不假思索的回答突然催生了我心底无穷的愤怒,我再次转过头来,恨恨地望着他,即便明白此时我只要张口他什么都能答应,天生倔强的我也依然说不出一句想要他赔偿的话来。

“不过,在我离开之前,我想为你做几件事。”他单手插兜,对我说道。

未等我开口,他便说了,他说:“第一,我会为你报仇,他们怎么对你的,我会让他们付出相同的代价;第二,我知道你很倔,不会接受我给你的一分钱,可我很想为你做点什么;第三,潘如书,我想我可能有点喜欢你,如果你能收回这句话,我想让你做我女朋友,从今以后好好保护你,不再让你受到伤害。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想好再告诉我答案。就这样,我先走了。”

我能明显感觉到他情绪的起起伏伏,他最后的那一句表白不仅让我受宠若惊也让他自己尴尬无比,所以他本能地迅速逃避,或许是太过自负不想听到在他屈服之后听到我口中冰冷的话语。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