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我想一个人静静待着

我在一片热泪中拂袖离去,大姐拉着我去了潘家河边上新建的凉亭里,和我前前后后聊了许许多多的话。她问我这一年多都去哪儿了,问我过得好不好,问我怎么这么瘦。

我沉默着,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我觉得自己愧对大姐的关心,当我的眼睛对上大姐真挚的眼神时,我再也瞒不住了,把这一年多的情况和盘托出。而这一切,在大姐的眼里根本就是一个知音体的故事,一向理智的她根本不相信刑风会这样无所图地帮我,不余遗力地供我读书,而我,百口莫辩。

那一刹那,大姐对我失望了:“小书,我欣赏你重新再来的勇气,可是你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方式?”

“不是你想的那样,姐。”我无力地申辩道。

大姐苦笑着说:“小书,我是成年人,我太懂成年人之间的规则了。我不希望你这么做,真的。”

“我没有……”当我看到大姐眼里满满的失望时,我知道我再解释也是徒劳。

也是,一个男人平白无故地把我收为妹妹,鞍前马后地为你安排好一切,一手策划你的未来,如果说这个男人对你全无半点非分之想,这个世界上很少有成年人会相信这样的童话。可是,这就是真相,只不过是没有人会相信的真相,连我最亲爱的大姐都不再信任我了。

“不管怎么样,你好自为之吧。人生所走的每一条路都要慎重,姐姐只希望你过得好。如果刑风给不了你一个完美的结局,姐姐第一个不会放过他。”大姐的话锋突然凌厉起来。她一向都是一个特别正直的人,像向日葵一样永远面对着朝阳,接受不了一点点这个世界上的黑暗。尽管,我说了那不是黑暗。

我无力再多说什么,又叮嘱了几句让她替我照顾好我的家人,随后便一个人徒步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家乡,一步步向镇上走去,没有回头,也放下了那一份眷恋。

刑风不便在我家久留,送完我母亲出殡后他就走了。我独自买票坐车离开了潘家小镇,告别了潘家河和神女山。离开之前,我深情凝视着神女山的山峰,心里默默地说:“有一天,我一定会带着骄傲,重回这一片故土。”

我为我自己的这一份心劲震惊了一下。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四姐妹围绕在奶奶膝前听奶奶讲故事的时候,奶奶有一次细细端详了我们四个人的面孔,然后笑着说:“大丫头最平稳最有福,二丫头将来能当官,三丫头心比天高志气大,四丫头哟……”

不知道为何,我突然想起了这一个小小的片段。奶奶并不没有提小画将来的际遇会如何,只是意味深长地“哟”了一声。那时候我们还小,并不懂奶奶话里的深意,打打闹闹地便将她的话茬开了,只是那时候我还不懂“心比天高志气大”的含义,所以这句话才模模糊糊地一直印在了我的心里。

我无家可归了。从此以后,我真正意义上和刑风相依为命了。

他来车站接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他把我带回家,给我做了一桌饭菜,可是我一口饭都吃不下。

苏畅也在,看上去她和刑风的感情发展得挺稳定。我这一趟回老家,不知道刑风对她说了些什么,她似乎知道了我和刑风的真正关系,对我的态度便淡漠了许多,从她的话音里我听得出她对我那一点儿淡淡的醋意,那种微妙或许只有女人之间才能体会。

我在刑风家里住了几天,那几天苏畅几乎每天都是和刑风同进同出,使出浑身解数黏住刑风,不让他和我过多待在一起。有时候男人对于女人之间的种种微妙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反应,再加上苏畅的手段格外高明,刑风感觉不到我和苏畅之间的种种微妙,只是单纯地认为我是因为丧母而难过所以话并不多,也不爱参与他们的话题,殊不知我是不想让他为难更不想让苏畅误会。

我在刑风家小住了几天之后便回到了S市那间小小的宿舍里,我走的这些天里顾阿姨来过了,帮我把房间收拾得很整齐,连我换下来的睡衣和被罩床单都清洗好整整齐齐叠好放在了床上。我十分感动,还好,天大地大,有这么一小片天地是独独属于我一个人的。

一个人在房间里等了一天又一天,靠着一本本世界名著打发着光阴,我买了一箱方便面,每天都不出门,饿了就吃两口面,大口大口地喝着凉白开,这样糟蹋自己让我觉得心里会好过一些。

赵秦汉经常发短信来约我去参加一些同学聚会或者郊游活动,我一一拒绝了,我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将自己与外界封闭起来。心好像掏空了,一切都变成了一种程序。填报志愿的那天,我连分数都懒得估,就直接填报了Z大学作为唯一志愿,刘老师大呼这样太冒险让我再考虑考虑,我轻轻一笑,努力拥抱了刘老师一下,然后轻轻地说:“老师,我非Z大学不考。考不过,明年接着考。”

潜意识告诉我,我会被录取。事实上,我也的确成功被Z大学录取了。当考试通知书寄来的那天,我心里毫无半点儿悬念,也无半点儿想象中的欣喜,只是望着窗外的天空,轻轻呢喃了一句:“妈妈,你会为我骄傲吗?”

我不知道妈妈会不会为我骄傲,但是刑风和顾阿姨一家都为我感到骄傲。高考成绩出来了,我总成绩在那一年的S市文科总成绩中名列第三,状元是赵秦汉,他比我总分高了20分。这样的成绩,让刘老师无比自豪,也让那些为我补习的老师们自豪。毕竟,像我这样出过社会、之前成绩又并不出众的学生,仅一年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在老师们眼里太难得了。

刑风为了我,大大方方在S市最高级的饭店里摆了宴席,把班主任和各科老师以及课外辅导的那些老师都请到了一起,共同举杯为我祝贺。我全程面带微笑,给每一位老师敬了一杯酒,剩下的场面都交给刑风掌控,他俨然是我的家长,为我说尽了感激之词。然而,我的心情却始终泛泛,总提不起多大的心劲来面对这样的成功。

刑风问我要不要请所有同学吃一次饭,维系一下同学情谊,我摇了摇头,我说:“算了,就这样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待着。”

“小书,你依然没有原谅我是吗?”刑风扶住我的肩膀,直视着我,心疼地说:“当时你正处于学习的白热化阶段,我不能让外界对你有一丝丝的影响。可以说,你现在有这个成绩,和我们这一年全封闭式的填鸭式教育是分不开的。我明白也理解你的心情,只是有时候人得信命。谁也不希望自己的父母会突然离开,你是这样,我也是这样。当事情发生了,我们与其沉浸于悲伤让自己不开心,不如振作起来好好成为自己想要的自己。我说这些,你能明白吗?”

“哥,我没有怪你。我只是觉得自己活得好失败。”我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他诧异地问我。

“因为我从小到大都得不到父母的关爱,哪怕我如今被Z大学录取了,父亲也不会开心的。或许在爸妈的眼里,始终只有一个女儿吧。”我苦笑了一下,满腹苦水无处可诉。

“交给时间吧。人和人之间都有缘分。或许,有一天你父亲会为你骄傲,你说呢?”刑风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我希望你能开心,我觉得你活得太沉重了。”

“哥,你又何尝不是如此?”我抬起头,看着他。

“我?”他先是诧异,继而笑了,他说:“我……我习惯了一个人承受。”

“嗯,你比我坚强。”我说。

“小书,你也做得到的,我知道你有这个潜力。看看这一年,你用自己的努力创造了一个神话。现在有媒体想采访你,你想接受吗?”他试探性地问我。

我摇了摇头,我说:“这算什么成功,不过是努力就能做到的事情而已。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事,是无论如何努力都得不到的,比如爱。”

我拒绝了所谓媒体的访谈,我受不了那些煽情的、夸大其词的赞美,半点都不真实。人真正长埋于心中的渴望,要么开花结果,要么长成一颗毒瘤,我不过是那个能够让渴望开花结果的幸运儿而已,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人生的路还好长,我才走了这么一点点,却已经感觉这么累了,这才是我真正难过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依然埋在家里看书,疯狂地看书,越是晦涩难懂的书,越是费劲脑力地啃着,什么心理学,什么厚黑学,什么某某定律,凡是能让我暂时逃避现实的书,我都看遍了。

刑风拿这样的我没有半点办法,他常常来看我的时候默默站在我的身后盯着我看很久很久,然后轻轻地叹一口气,转身离开,并不说再见。他让我回到H城里住,我以这里房租没到期的理由拒绝了,其实我只是不想见到苏畅,不想看见她故作亲密地在我面前宣誓着她对刑风的独有权,尽管我对刑风始终是发乎情止乎礼的兄妹情,但那样依然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