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以静制动

“不知道啊,你听谁说的?”我连忙问道。

小画现在在H城混得还不错,如今舞蹈机构办得听有声有色,也借机认识了不少人。她本身就性格开朗,就是对感情已经失去了信心,所以一直没有固定的男朋友。

“我一个朋友说的,他认识陶梦然,听说之前陶梦然还勾搭过他,不知道后来怎么这个贱女人就和靳言搞在了一起。我朋友叫秦洋,姐,你认识吗?”小画忽然问我。

“秦洋?”我心里狐疑了一下,直接问道,“你和秦洋什么关系?”

“好哥们啊,他倒是想追我,不过我觉得他不是我的菜。我现在不喜欢这种痞痞的男生,我喜欢像姐夫这样的。”小画说完,朝着刑风抛了个媚眼。

虽然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但听小画这么说,大家还是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我对秦洋的了解并不多,从靳言的口中得知这个人还挺够义气的,不过之前因为在陶梦然的办公室里见过他,所以对他的印象一下就大打折扣了。

“他不行,你别和他在一起,和他做做朋友还行。”我立马说道。

“也没打算和他在一起啊,他那种浪荡公子,跟靳言一样不靠谱,我是不会喜欢的。”小画抢白了一句,然后又说,“那陶梦然和不少当官的勾结过,你们猜猜她是怎么起家的?你们绝对想象不到。”

“怎么起家的?”刑风好奇心起来了,于是连忙问道。

“哎,都不敢想象呢,陶梦然这个人太神奇了!我现在才知道她是谁,姐,你有印象吗?以前咱们在学生会的时候,她就是那个老跟在咱们屁股后面滴溜溜瞎转悠的那个大肥妞,啧啧,那时候的体重起码有两百斤。”小画津津乐道起来。

“我知道,后来她和我说过她是谁。”我淡淡说道,相比于小画的轻松,我却怎么都没有办法轻松的起来。

“你们都不敢想象当初她的样子,不过后来听说这女的可拼了,愣是靠着锻炼瘦了身,还跑去韩国做了整容,之后一直找工作不顺利,这女的心气高,一气之下去做了那种高档地方的小姐,勾搭上了一个当官的,那个当官的给她开的公司,要不然她哪里来的那么多钱,那钱都是黑钱,是那个当官的用来洗白的钱。她就这么发家的。这女的据说经常被那个当官的带去那种场所,你们懂的,就是那种假装夫妻,然后交换的那种地方。啧啧,听听都特别恶心。也不知道靳言是不是瞎了眼,怎么会和这种女人在一起。”小画越说来来劲了,她如今常年和小雪厮混在一起,所以对这些八卦特别热衷。

我们三个人都听得面面相觑,小画见把我们说愣了,又说:“还不止呢。这女的简直就是奇葩中的战斗机,她的花边故事太多了,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她现在被查,是和谁有关?”我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又问小画。

“和她勾结在一起的人太多了,她这一回绝对是保不住了。我看靳言这一次打算怎么办?姐,我可得提前给你打一打预防针。要是靳言又回头找你的话,这样的男人你可千万不能要。他能和那样的女人在一起,我以前真是看走眼了。你都不知道H城有多少人瞧不起他,他头上的绿帽不要太多。”小画又说道。

“小画,够了!”大姐见我脸上的神情淡漠,连忙制止了小画。

“没事,你还知道,你说说看吧。我常年在乡下,对H城那些事的了解真不多。”我说。

“其他也没什么,反正陶贱人这一次算是基本完了。你看隔壁,开业到现在就没怎么营业过,生意也不好。也不知道她哪根筋搭错了,跑到咱们的地盘里来抢生意。”小画说道。

“我倒是觉得,靳言这两年忍辱负重。也许让陶梦然来这里开农家乐,或许是靳言的主意。凭我对靳言的了解,他是不会喜欢陶梦然这样的女人的。他之所以和她在一起,也许更多是因为想利用她。”刑风突然开口说道。

我不禁把目光投向了刑风,刑风环视了一圈之后,又说:“这两年靳言没有和我联系,但是每次见他他都心事重重的,完全不像以前那么轻松。这两年悠品的市场销售额一直很稳定,可见他下了不少功夫。依我看,靳言没有像表面的那么肤浅。他和陶梦然在一起,一定有他的原因。”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哪有什么原因不原因的。陶梦然那样的女人能让那么多的男人中招,肯定有能让男人喜欢的地方。靳言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男人,被吸引了也很正常。”小画说道。

“有一天深夜里,我接到过靳言的电话。靳言问我小书和赵秦汉在一起幸不幸福,当时我说了违心的话。我说小书和赵秦汉在一起挺和谐的,靳言很久没说话,之后就挂了,听声音好像是喝多了,声音都是嘶哑的。他这两年憔悴了不少,看上去没有前几年那么轻松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大姐这时候突然开口了。

我听大姐这么说,不禁更加愕然。小画于是又说:“他和我姐毕竟那么多年了,两个人经历过那么多次的分分合合,他也不能那么快放下。不过我可是亲眼看见他和陶梦然在一起。有一次和秦洋唱歌的时候遇到靳言和陶梦然在招待客户,当时陶梦然喝多了,整个人都挂在靳言的身上,我都看到了,我心里气死了,不过一想姐你反正也嫁给别人了,就没和他们计较。”

“算了……都过去了,是是非非的,雾里看花看不真切,也不重要。就是眼下,我们都要想想怎么度过难关。”我说。

刑风也附和,于是接下来我们围绕着怎么尽量规避风险讨论了很久,大姐的逻辑思维一向特强,一晚上的讨论之后,她直接给我们拿出了方案,接下来,我们就打算那样去做,至于能不能成功,一切就看天意了。

第二天中午,我和大姐还有小画一同前往神女山上的道观进香,神女山上原本有一座残破的道观,文革时期被彻底铲除了,如今修缮神女山之后,把道观重新建了起来。我和大姐早就约定好要去上香,但是一直没能抽出时间,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我们打算唯心一把,去道观里祈福。

一大早我和大姐就出发了,我们从山脚登台阶而上,沿着刚建好的阶梯一层层往上攀岩,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了神女峰。寺庙就建在神女峰的峰顶之上,到庙里后,我和大姐各自买了香虔诚地参拜了一番之后,见旁边有位道士,于是我和大姐各自摇了摇签。

我摇了一次,签上写着“菱花镜破复重圆,女再求夫男再婚。自此门闾重改换,更添福禄与儿孙”这样的内容,道士一看,对我说:“是中中签,算不得上上,也不算下下,为破镜重圆之象,为先凶后吉之箴。”

“破镜重圆”四个字让我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我和大姐两两对望,两个人都不知道是喜是悲。

大姐于是也摇了一把,大姐这一回摇到的也是中签,签上画着“姜太公渭水垂钓”的图案,签上写着“鲸鱼未化守江湖,未许升腾离碧波。翌日峥嵘身变熊,从教一跃禹门过”的内容,道士说这签的意思是需要忍耐,动则凶,静则吉,要等候时机来临,不能操之过急。

虽然抽签不过是我和大姐的意识之兴,可是抽出来的签却与我们的现状极其符合,让我原本好不容易平静的心不禁又荡起了微微的涟漪。

我和大姐在山头转了一会儿之后,大姐给刑风打去了电话,我们还是一致决定唯心一把,按照签上的意思来,把昨晚的方案直接推翻,先按兵不动,该怎么做便怎么做,先忍一忍看看情况。可是,问题又来了,我们要等多久呢?万一什么行动都不采取的话,事态越来越严重了怎么办?

沉思了好一会儿,大姐还是下定了决心:“现在的情况是动也不是,静也不是。古人都说要以静制动,既然签文的意思也是这样,那我们就静一静,就这么定了。”

“嗯。”我于是也点了点头,“不过我的又是什么意思?破镜重圆,究竟是指什么呢?”

“眼下的情况,应该是指你和靳言吧。虽然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和陶梦然在一起,但是刑风没怀疑过靳言的人品,我想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那段时间他出来之后,你和赵秦汉在一起了,我见到过他有多难过。后来他和陶梦然在一起了,连我都不怎么敢相信。”大姐说道。

我们正聊着,我的电话忽然响了,我看到是靳言打来的电话,心想一切会不会有些太巧了?

我刚把电话接了起来,靳言就在电话那头说:“小书,我等待的这一天终于快要来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