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

“我知道你的心会慢慢为我感动的,小书,我知道你这么说的意思。别给自己太多心理负担,我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赵秦汉听我这么说,语气却并未有太大的波澜。相反,还透着一种对万事都掌控在手的从容。

他越是这样,我心里越是涌起一种强烈的反感。我无法向任何人描述这种反感究竟从何而来,因为没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根本不知道原来有人可以深沉和城府到这般地步。

大姐之所以肯定赵秦汉,是因为她没有和他有过这样朝夕相处长时间的接触,在她的眼里,赵秦汉是和刑风一样的男人,有责任心,有担当,做事成熟大气,为人细腻体贴。可是,刑风所做的一切是因为刑风本身就是这样的男人;而赵秦汉,他与刑风的为人处事有着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可是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层面里,却藏着不为人知的谋划与算计。

这是我和赵秦汉相处多年才得出的结论,在大学的时候我已经隐隐感受过他对舆论的操控之力以及蛊惑人心的能力,如今和他生活近两年以来,愈发觉得当年的判断没有错。可是我心里明白,这并不怪他,他从小在那样的家庭长大,耳濡目染太多事,形成这样的政客型性格,也不足为奇。

“别人或许并不了解你,但是我对你的了解比你想象得深。赵秦汉,如果你认为你凭这些就能够打动我,从此操纵我,你就真的错了。你即便不和我离婚,我有生之年也不会对你的好有一点点领情。麻烦你以后不要来乡下了,让我和球球在乡下安生地活着,行吗?”我冷冷地说道。

“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甚至你不让两个老人看望孩子这点我都做到了。但是我不可能不来这里的,名义上我还是你的老公,我必须好好照顾你。另外还有一点,靳言可是马上就要来你的隔壁了……”一向很擅于控制情绪的赵秦汉突然意味深长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他的脸色也有些微微的暗沉,随后又说,“你今天和他们发生的争执,我来的路上都听说了。我希望你多少顾及一点我的面子,别再和他有什么瓜葛。”

“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我说。

“这是我们家的事情,我必须管。”赵秦汉的语气比我坚决了好几分,大概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泄露了情绪,赵秦汉忽然又温柔地说:“就算你不爱我,你也应该放下他了。他不再爱你了,这是事实。”

说完,赵秦汉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放在我的面前,我一看,是靳言搂着陶梦然的腰盛装出席活动的照片。当照片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的心不由得一阵刺痛,赵秦汉这时候说:“这是靳言和陶梦然出席H市某慈善晚会的照片,他们已然公开成为一体了。小书,这样见异思迁的男人,难道就是你深爱多年、甘心为他生儿育女的男人?他哪里比我强?”

赵秦汉的最后一句话直接击中了我的心,一句“他哪里比我强”,让我不禁对昔日这段我曾经无比坚信的爱情产生了怀疑。我从未怀疑过靳言有任何人品上的瑕疵,可是如今,我们的感情早已随着陶梦然和赵秦汉的插足而变得面目全非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陶梦然包下的那片场地每天夜以继日地开工,夜里各种机器依旧轰轰作响,吵得人难以成眠。工期十分地迅速,不到半个月,房屋已经初见雏形,竟完全仿照我农家乐房子的外型而建,我一开始望着这忽然从平地拔起的另一栋楼房,心里说不出来的心堵;不过心绪渐渐调适之后,心又渐渐回归了平静。

他们建设的速度很快,没多久,房子就已经初具规模了。一天清晨,我刚刚到达农家院的时候,他们那边就已经满满都是人了。我走过去一看,才发现他们已经在大张旗鼓地准备开业剪彩仪式了。

我站在那儿驻足围观了一小会儿,见陶梦然开着车远远地过来,于是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农家乐。

他们的开业典礼搞得十分隆重而盛大,据说把H市里很多名企业家包括一些相关政府政要人士都请来了。这一天潘家河的边上停满了各种豪车,热热闹闹地铺陈了好几里路。

我没有去观望,依然在我的花田里忙活着我自己的活计,心里却十分不明白陶梦然的此举究竟意欲何为。一下投入那么多资金,难道就为了和我一争高下吗?这样的比较,究竟有何意义?

三婶这时候抱着球球进来了,站在大棚的入口喊我:“小书啊,隔壁好热闹啊,那个XX明星都来剪彩啦!你不出去看看吗?”

我站起来,看到球球咧着嘴对着我笑,连忙走过去,逗弄了一会儿球球之后,我笑着说:“你去看吧,把球球放小车里就好,我来看着,我不爱看热闹。”

“你这孩子啊,从小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安静了。”三婶见我这么说,于是无奈地笑了笑,我让她把球球放在婴儿车里。

我把球球放在大棚入口处的水泥地上,我一边干着活一边不时和他对话,他挥舞着手咿咿呀呀地和我说着,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从小就特别心疼我,每次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很乖,他除了饿了或者需要大小便的时候才哭起来,一般都很少哭。

这时候,我看到不远处的芍药花上似乎有几只虫子,当时心里一沉,连忙走过去查看具体的情况。不过一分钟的功夫,我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球球撕心裂肺的哭声,我错愕地回头,竟看到球球的婴儿车倒在了花田里,球球整个人都栽入了花田中!

球球从小到大我一直都保护得很好,从来都没有摔跤或者磕磕碰碰过!没想到这一回,一摔摔了个大跟头!那一刻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我什么都不敢想,连忙奔过去把球球从花田里抱了出来!当看到球球的头上磕破皮、流出血的那一刻,我心里说不出的自责!恨不能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球球一定是看到我走远了,想跟过来,所以不断摇晃婴儿车,结果车往前滑了,重心不稳才倒下的!我看着球球满脸的泥,小脸儿疼得胀成了青紫色,我心如刀绞,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配做一个母亲!

我连忙擦掉球球脸上混着血的泥,抱着他不顾一切地往外狂奔,我刚奔到院子门口的时候,看到靳言刚好从隔壁的大门走了出来,他大概见我抱着球球脸上满脸的泪水,又看到了球球的样子,当时脸上大大地吃惊了一下!

“怎么了?怎么回事?”他拦住我,很紧张地问我。

“让开!不用你管!”我急得连忙推开他,不顾一切地往我的车上跑去,可是此时这里三层外三层围的都是人和车!速度根本就无法快起来!

他大概看到球球的样子,大声对我喊了一声:“潘如书!现在救球球要紧!你的车停在这么里面肯定出不去了!我车在最外面!我抱着球球跑过去!”

“不用你管!”那一刻,我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恨意。

当没有看到靳言的时候,我还觉得这一切不过就是一个意外。可当我看到靳言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球球今天的事情就是天意!为什么球球以前都好好的没事,今天他们要开业了,球球就突然出事了?!

“潘如书!现在不是较劲的时候!把孩子给我!我跑得比你快!”他大声在后面喊道,追上来不由分说地抢过孩子抱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撒腿狂奔。

很多认识的村民都上来询问情况,看见孩子摔了,连忙纷纷让出了道。靳言抱着孩子大步走在最前面,我紧跟着追了上来,我听到身后传来陶梦然大声叫喊靳言的声音,但是靳言没有回头,他小心翼翼地护着球球的头,小心地快步穿过人群,沿着长长的车队最后跑到了他的车上。

他直接把孩子给我,然后对我大声说:“上车!”

“先去镇上医院!”此时我也顾不了许多了,抱着孩子便上了车,对他说道。

“我知道!”他迅速发动了车子,飞快地往前方驶去,不一会儿便带我和孩子来到了镇上的社区医院。

“球球,球球,妈妈在这里,球球不哭,球球乖,球球一定不会有事的!”路上,我一边努力隐忍着眼泪、一边和怀里的孩子说话。

球球已经停止了哭泣,不停地想伸手抓自己的头皮,我连忙拉住他的手,他眼皮一抬一抬地看着我,我看得出孩子特别疼,可是他努力想睁开眼睛,似乎想告诉我他没事,我握住他的手,不停地和他说话。

这时候,球球突然伸手摸着我的脸,抓着我额前的头发,喊出了一个他从前从未喊过的音调“妈妈……”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