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领证

“因为我没有办法相信你。”我看着赵秦汉,冷冷说道。

“这是我的底线了,小书。你也知道,以我的条件,如果不是出于爱,我不需要这么低声下气让你和我结婚。我和你结婚,也是仕途上的一种冒险。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向我抛出了橄榄枝。怎么在你这里,我却变得一文不值。”赵秦汉说道。

“那你的意思,只有这样,你才能帮我们?”我不禁问道。

“嗯。我真的没有必要,为了一个男人冒那么大的险。”赵秦汉说。

“好。让我回去想想。”我说。

“你没有时间了,如果今天不阻止,明天一旦案子移交到法院,一切都来不及了。”赵秦汉看着我,有恃无恐地说道。

我明明知道这是一种变相的逼迫,我亦明明知道这一切可能都是他们早就设下的圈套,我知道即便靳言完好无损地从那里出来,我们也将从此陌路……可是靳言,请原谅我,因为爱你,我但凡有一点点办法,都绝不愿意你一个人幽闭在阴森孤冷的监狱里长达数年,我无法想象这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思考了十分钟,在那漫长的十分钟里,我不停地和自己的心在对话。十分钟后,我看着赵秦汉,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好”字。

“我晚上就开始运作,一切我来想办法。明天早上8点,我去你家楼下接你。你带好身份证和户口本,可别忘了。”赵秦汉喜出望外地说道。

我回到家里,当环顾家中的一切,想起我和靳言这么多年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这个小小的公寓里承载了我们太多的欢乐与痛苦,屋里随处可见的情侣挂件、装饰、杯具,橱柜里靳言的衣服一件件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内……一切的幸福,至此画下了剧终的符号。

我不停地问自己,是选择嫁给赵秦汉,免靳言受牢狱之灾,还是眼睁睁看着他坐牢,然后在这个家里耐心地等待……当坐在床上,一件一件地把自己的衣服放入行李箱的时候,我又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了。

电话响了起来,是靳言的父亲打过来的。英雄暮年,九死一生,靳言父亲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苍凉:“小书,想想办法吧,千万不能让靳言坐牢。一旦被定为犯罪,以后就是一辈子的罪犯啊。等他放出来,他这一辈子就毁了啊……”

靳言父亲的话醍醐灌顶一般让我的心更加坚决了,是啊,即便我能够等待,以靳言的骄傲,他又任何能够承受这样的命运;即便我能等待下去,靳言的父亲又怎么承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不想了,也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我一定要把靳言救出来,哪怕是以和赵秦汉结婚为代价,我也一定要救他出来。

我跪在地上把我们的这个小家里里外外都擦洗了一遍,我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整理好摆放好,把靳言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重新叠好放回去,收拾了几件自己的换洗衣服,静静地坐在床头,一夜未眠……

隔天早上八点,我的电话响了,不用消说,我自然知道是谁打过来的。我从抽屉里把户口本和身份证拿了出来,提着我的行李和包,穿了件简单的碎花衬衫配牛仔裤,麻木地往楼下走去。

那种心情,像是去赴死一般沉重。可是,我明明不是要去领证么?呵呵……人生真是讽刺啊,我无数次幻想过我们站在婚礼登记员的旁边宣誓的情景,却没有想到,最终和我走向民政局的人,竟然是赵秦汉。

恍惚间想起赵秦汉曾经无数次强调过的一句话:小书,我相信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妻子,我相信你最终会属于我……

越想,这心里越是心颤。越想,这心里越是凉薄。

走下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我差点儿猝不及防摔了一跤。赵秦汉连忙扶住了我:“昨晚没睡?黑眼圈这么重?”

“嗯。”

“你都收拾好了?”他扶我上车,又问我。

“嗯。”

不想说话,一句话都不想多说,我安安静静地靠在他车的靠椅上,经过红绿灯口的时候,赵秦汉伸手过来抓我的手,我激烈地甩开了,大声说了一句:“别碰我!”

“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小书,我希望你开心一点。我已经和民政局的朋友打好招呼了,我们去的时候不用排队,直接走的后门。”赵秦汉笑着说道。

他穿了一身崭新的西服,银白色,看着像个新郎。大喜日子,多么讽刺的四个字。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至此,仿佛已经沉了,永远地沉了。

“等下领证的时候你笑一笑,免得让朋友笑话,以为我强求你呢。”赵秦汉一路上都在不停地说话,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个世界上,哪有感同身受这种事。

“昨晚我一晚上都没睡,越想越激动,小书,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让你过得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幸福。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是没有关系,只要你肯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像你证明,你嫁给我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赵秦汉激动不已地说道。

“能不能不说话,让我安静一会儿,行吗?”我终于忍不住开口。

“好,我知道你也没睡,你先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到了我叫你。”他说。

“靳言的事情怎么样了?”我问。

“已经压下来了,不出一个星期,他就能从里面出来,我保证一点事情都不会有。”赵秦汉说完,又叹了口气,“为了这件事,我可是没少求人,连我姨夫都惊动了,说我动作太大了,把我批了一顿。”

“如果一个星期后我没有见到他从牢里出来,我就死给你看。赵秦汉,我说到做到。”我说。

像我这样手无寸铁、离权利漩涡如此之远的人,所能握住的唯一武器也不过就是生死了。用死威胁别人曾几何时在我眼里是最幼稚的事情,可是今天我说出口的时候,竟突然明白了这种极度无奈以至于只能抵死相逼的感觉。

“放心吧。不过你答应我,等他出来后,绝对不能和他有一点点的联系。”赵秦汉不悦地说道。

到了民政局的门口,他刚停好车,便有两个工作人员殷勤地走过来,把我们引入了民政局内。

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我们根本无须排队,提供了双方的证件和户口本,照了相,填了表格,一切自然有人搞定,他在办公室和他的那位朋友小王聊起天来,我坐在一边,呆呆地望着窗外。

小王说:“秦汉,之前从没听说你谈恋爱啊,怎么突然就领证了?你看你这事儿办的,够速度的。”

“我们是高中兼大学同学,认识很多年了,感情基础深,也知根知底,我爸妈都见过她,也喜欢她。”赵秦汉笑着说。

“你这女朋友好安静,也不说话,我是该叫嫂子还是该叫弟妹呢?”小王试图和我搭讪,我只微微一笑,并不参与他们的对话。

赵秦汉伸手过来握住我的手,我挣脱了一下,他握得更紧了一些:“你看你手凉的,喝杯热茶捂一捂,小王这儿的龙井都是上好的西湖龙井,你喝喝看。”

“谢谢,我不爱喝茶。”我看都不看便拒绝了。

“你嫂子比较高冷,不爱和人说话,兄弟,见谅啊,我们今天还有别的事,我们先回去了,改天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赵秦汉见我这样,连忙说道。

“别急,这两天登记的人比较多,你们再等一会儿,应该快好了。”小王连忙说道,又说,“到时候办婚礼的时候可要叫我啊,这份礼我是一定要随的。”

“好的,一定。”赵秦汉回答道。

我们又坐了十来分钟左右,有人敲门进来,地给我们两个红本,对我们说:“好了,恭喜你们结为夫妇。”

证,就这样领完了。一切,从此彻底洗牌了。这原本应该是属于我和靳言的结局,可是,如今,一切都变了。

当看到这两个红本的时候,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我觉得心一下空了,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填满。

“小书,你流鼻血了。”赵秦汉慌张地拿纸巾替我擦拭,我从他手里接了过来,自己擦了擦,淡淡说道,“没事。”

“靳言,对不起。再见了,我们。”我绝望地靠在墙壁上望着窗外,想着他在里面的样子,想着他出来后一推开门时的凄凉。

赵秦汉把两个红本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反复查看,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小王不停地给我们道喜,我面无表情,眼睁睁看着他把两个红本放进了自己的公文包,然后,他笑着对我喊了一声“老婆”。

我胃里一阵恶心,忍不住干呕了两声,赵秦汉一脸尴尬,悻悻没有说话。这时候,又有人推门进来,小王笑着对我们说:“我估计你们没吃早餐,所以特地让人去永和豆浆买了过来。”

当那股油条的香味飘过来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一口气跑到卫生间,剧烈地呕吐开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