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做我的女人如何

阿松很快把饭提了进来,因为我不能动,他让阿松把我的床抬高,把餐桌摆上,把饭菜一一都放了上来,盖子统一揭开。

四菜一汤,都是用十分高级的饭盒盛的,看上去十分精致可口。他递了一盒饭给我,对我说:“吃吧。”

我的确饿了,毫不犹豫地捧着吃了起来,每一样菜色都十分可口。我虽然腰酸痛不已,但是我的食欲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我大口大口地扒着饭,吃到一半才感觉似乎不太对劲,他好像一口都没吃,整个过程始终以一种无比震惊的目光望着我,似乎对我的胃口有点儿难以置信。

“你干嘛不吃?”我边嚼着饭边问道。

“看你这么能吃,我想要么我先不吃,都留给你算了。”他边说,边忍俊不禁,大概从没见过哪个女生像我一样胃口大如牛。

“我饿了,你难道不饿吗?吃吧吃吧,客气什么,快点吃,我们来比赛!”我边吃边说道。

“比赛?吃饭有什么好比赛的?你脑袋被驴踢了吧?”他又好笑又好气地说道。

“脑袋没被踢,腰倒是被驴踢过。”我说完就连忙用枕头挡住了头部,生怕他有揍我。

没想到,他直接把枕头扯了扔在地上,用力把我的头死死固定不让我低头,然后狠狠地亲了下来,堵住我的嘴巴足足亲了两分钟,亲得我脸色发紫几乎窒息,这才作罢。

“以后再跟我犟嘴,就用这一招对付你!”他得意地抹了抹嘴唇,嚣张地说道。

我必须承认这一招的确够狠!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乖乖吃完了饭盒里最后一口饭,把饭盒放到了一边。

他把他的盒饭推了过来,他说:“看你一副没吃饱的样子,给你吃吧。”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的盒饭自己吃,浪费粮食太可耻,我是不会帮你的。”我再次把盒饭推到了他的面前。

他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捧起盒饭像我一样大口吃光后,居然还嘟囔了一句:“真难吃。”

说完,他大声朝门外喊了一句:“阿松!进来收拾!”

“别了,我来收拾吧!”我连忙说道,又引来他一个白眼。

此时阿松已经进来,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直接拿着一个黑色垃圾袋把桌上的一并扫入垃圾袋里,紧接着给垃圾袋封口,擦拭好饭桌后移开,把我的床缓慢放下,提着垃圾袋一声不吭地出去了,动作高效而专业,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你从哪儿找到这么一对活宝的?”我不禁问道,对阿松阿杰的身世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他们是我爸收养的一对孤儿,从小就受过密训,一直跟着我长大,我们是生死兄弟,他们是这个世界唯一不可能背叛我的人。”靳言骄傲地说道。

“那他们没有父母吗?”我问道。

“我不知道,我爸没有提起过。他们因为受过密训的缘故,思维方式和平常人根本不一样,他们以服从我为天职,只听命于我,现在连我爸命令他们都没用。”靳言说道。

“那他们岂不是等同于人型机器人?一切情感需要都被剥夺,太残忍了!”我内心忍不住对这对双胞胎兄弟又多了几分同情。

“他们一年的薪水够你做服务员一辈子的薪水了,我不会亏待他们的。”靳言说道。

“他们天天和你在一起,哪有时间去消费去享受?那些钱有何用?”我无奈地笑道。

“他们也有假期的,轮休假。哎,你关心这些做什么?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潘如书,你考虑一下,做我的女人如何?”他突然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道。

“做你的女人?怎么样才算是你的女人?”我不禁问道。

“我的女人,就是绝不可能和别的男人有一点瓜葛,完全服从于我,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让你什么时候陪我就陪我。当然,作为补偿,我会给你你所有想要的一切,只要我能满足,怎么样?”他看着我,目光带着期盼。

“为什么选择我?”我诧异地问道。

“你比较对我的胃口。”他说。

“如果我不答应呢?”我问。

“由不得你不答应。你要是不答应,除非你离开H城,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他说。

“什么代价?”

“让你生不如死。”

“靳言,你认为这样我就会怕吗?”

“我知道你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但是我的手段,你应知道一点了。”

“我不喜欢被人当玩物。”

“不是当玩物,我也会付出一点点的真心。”

“一点点?我想要全部。”

“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