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送东西

第三十六章:送东西

柳七七看着他,“我是如何你还不知道么”既然她在,她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涉险。

当然,这么自信的语气,让尉迟慕卿微微一诧,后又了然,其实这才是七七原本的样子,自信,外表的脱俗气质再加上这样的自信,才是他喜欢的样子,他的人,本该如此。

“好,既是如此,就麻烦你了,这太后虽然走了些时日,但是我本就是后来插进来的,根基不算太稳,所以原先有些倾向太后的官员,现在有些浮动了,我得把这朝局坐稳,不然,遭殃的可是百姓。”尉迟慕卿早就有打算要把这朝廷里的官员格局给治理一下,太后回来的正合他意。

“就算没有你,这太后也是会来找我的,扳倒她也是在帮我自己,何谈麻烦而且,我都坐在这里了,怎么置身事外”

尉迟慕卿轻轻一笑,“是是,是我的错。”他自是没想到柳七七会这样说,一时间都被她给逗笑了,不过,倒也该谢谢这洞,不然,他该何时才能

“山上有洞,又不是我要踩进去的。”柳七七本就有些郁结,索性直接又多说了几句。

“是是,是我不该在山里挖洞,那你当怎么办呢”尉迟慕卿只觉柳七七今日有些小女儿撒娇的感觉,让人喜欢得紧,索性直接与她闹了起来,他也是好久没这样放松过了。

“我要休息了。”谁知柳七七直接一个拐弯,堵的尉迟慕卿无法说话。

“恩,是该睡了。”尉迟慕卿没有丝毫不耐烦,看看天色也是真的晚了,嘴角带着笑意,起身把柳七七轻轻放倒,细心地给她掖好被角。

“你要走了”柳七七闭着眼睛问。

“恩,宫里还有些事情。”尉迟慕卿俯身亲了亲她额头。

“恩,忙好你的,别忘记吃药。”柳七七这样说也只是医师的职业病,顺口而已,但是在这种场景下,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温柔感。

“好。”尉迟慕卿答应下来,满眼柔光。

“哎,你说主子怎么还不走啊”暗魅三个人照旧在外边警戒,但是,目光一直看向屋子里。

看着好好应下来但还坐在床边不走的尉迟慕卿,暗魅心里一直犯嘀咕,不知道是谁每晚都来看人家姑娘一眼,看完就走的,果然上了心的男人都一样,就连主子原本那样清心寡欲的也能变得这般柔情似水。

“许是想等御医睡着再离开吧。”暗煞一语中的。

“哎,我那费半天劲展开的纸,怎么让主子看到”想起下午自己偷偷趁柳七七不在,把那张写满尉迟慕卿名字的纸拿回来的丰功伟绩,他就一阵激动。

“我发个信号。”暗影也是心痒的厉害,毕竟他家主子这样的时候太少了,也就只有见到柳七七才会有点意思。

尉迟慕卿感受到有什么轻微的响动,看着渐渐睡着的柳七七,起身走到了桌边,既然是微小的动静,自是没什么大事。

借着月光,看到写满字的那张纸,尉迟慕卿眉形一弯,随即恢复了原样,走出房间。

直到又过了一周,柳七七的伤才算彻底好起来,重新坐在芝兰院的柳七七,披着披风,看见被雪覆盖的药圃竟然还有些熟悉感,果真在一个地方待时间长了,就会有感情吗

“柳姐姐。”柳七七听叫法就知道是沐晴来了,这丫头,自那日她托尉迟锋帮忙后就一直这样叫她,不知不觉,竟也习惯了。

“这天寒地冻的,姐姐怎么站在外边了”沐晴走近。

“刚回来,还没走进屋。”柳七七这说的是实话,她是真的刚刚走到芝兰院,虽说宫里有尉迟慕卿,但是两个人明面上还是君臣关系,再说还得扳倒太后,这关系自然不能暴露出来,尉迟慕卿差人将她送到宫门口,然后就一切按照规矩来了。

“走吧,进去说。”

直到柳七七坐稳了,沐晴才问,“不知姐姐这几日去忙了些什么可真是让人好找。”

“宫外有位百姓生病有些严重,我在外边一直忙着,只给摄政王递了假条。”柳七七惯常脸上没有表情,所以这说谎也是信手拈来,完全一副常态。

“啊,那可是治好了严不严重”沐晴一副受惊的样子。

“自是治好了,不然我怎么会回来。”

“说的也是,柳姐姐的医术可是无人能及的。”

看着沐晴巧笑的样子,柳七七不置可否,“是子锋让你来的”

“是啊,这几日姐姐不在,殿下可是每天都让奴婢来看的,奴婢还想着今日又要白跑一趟了,谁知姐姐回来了,这下殿下该高兴了。”

“若真是这样,到真是要麻烦你了。”柳七七抬手倒了杯茶。

“麻烦什么呀,姐姐帮我的才是真的麻烦你呢,哦,对了,奴婢新做了个香包,想着要送给姐姐,虽然不值些钱,但是姐姐可一定得收下啊。”

柳七七没说话,但是接了过来,倒是构思精巧,两只戏水的鸳鸯活灵活现,到底是宫里的丫环,手艺也不是常人能比的。

“还有还有,这两本书,这两本书是殿下找来的,说是一定要奴婢亲手交到你的手里,这任务奴婢也得完成,一定要收着啊。”沐晴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拿出两本书。

柳七七也接过,仔细一看,是两本瀛洲怪谈,上下本,也像是尉迟锋会看的书,点了点头也收了下来。

“我收着就是。”但是看不看就另说了。

“那奴婢就先回去了,不过奴婢觉得,还是很快会再见的。”沐晴说的笃定,尉迟锋听到柳七七回来了,一定会立马赶过来的。

“恩。”柳七七一如平常一般,淡淡的应了声,就看着沐晴离开了,晦暗的眸子,阴晴不定。

“这桃树也萎了啊。”柳七七站在紫阳殿院外,看着三月份还开满桃花花香四溢的那棵树,现在也被染上了一层寒意,但是看在眼里也别有一丝韵味。

“这株桃树,是母妃亲手种的。”尉迟慕卿走到柳七七身边,把她的披风又系了系,“冷不冷”

柳七七摇了摇头,“母妃是怜妃吗”她突然转头,看向尉迟慕卿,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生出尉迟慕卿这样出众的人。

“对啊,母妃,她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了。”尉迟慕卿有些出神,原本有些冷漠的脸色,也有缓和,

突然想起来那日母妃种树的样子,明媚的就像三月份的阳光,可是那日晚上他就染了风寒,高烧不止,那个时候正好受到皇后打击,哪里会有人来给他看病,那日晚上他虽然烧着,但长时间训练出来的警惕性还是让他有一丝清醒,他看到母妃拿沾了冷水的湿布敷在他的额头,一敷就到了半夜,迷迷糊糊间,他看到母妃哭了出来,没有一丝声音,只是不停流泪,那是他第二次看到母妃哭的样子,第一次就是他被那个男人逼着喝药的时候,不同于那时候的撕心裂肺,这次隐忍,痛苦,好像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的心里仿佛丢了什么,他的母妃,就算哭也这样吗他伸手试着去擦母妃流出的眼泪,这样好的人,那个男人怎么敢怎么敢这样对她记忆中一直对着他笑的人,终究还是离他而去了,那日办事回来,他以为可以看到母妃对着他招手,结果只有一具悬在梁上的尸体,那个时候,他的心就死了,有什么能让一直笑着的母妃放弃希望,放弃他呢

柳七七握上了尉迟慕卿突然攥紧的拳头,忽的一惊,好凉,刚想问他怎么了,却被尉迟慕卿一把抱在了怀里。

“怎么了”察觉到他的异样,柳七七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事,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就好。”想起母妃去世的样子,他就莫名心慌,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母妃可以丢下他,他没有怨什么,也不怪母妃丢下他一个人,他只是想要一个解释,一个,能让他接受的,解释而已。

“母妃啊”尉迟慕卿轻轻呢喃,细听之下,他说话的尾音还有些发颤。

“慕卿,我的慕卿一直是最好的,无论什么时候。”柳七七轻轻拍着他的背,不知他想到了什么,但是看到他这样情绪失控,还喊出了母妃,可能是想到了以前不太好的事情,或许,她可以问问暗魅。

“卿儿,我的卿儿是最好的。”似乎哪里传来了熟悉的话,是啊,母妃说过,他是最好的,母妃不会骗他的。

过了一会,觉得他情绪恢复了些,柳七七才慢慢放开他。

“好些了吗”她担心的问。

“没事,你受惊了。”尉迟慕卿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对着柳七七多少还是有些温柔。

“怜妃她人很好吧。”柳七七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她没有父母,也不能感同身受,但是,她觉得不用说些什么,尉迟慕卿,不该让人安慰。

“是啊,你的父母,也当如母妃一样。”尉迟慕卿知晓她的意思,也明白她在想什么,只是刚才他一直都有些混乱,一时间走了神。

见他明白自己的意思,柳七七也松了口气,不过也觉得自己有些搞笑,他怎么会不懂她的意思呢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