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一切都晚了

陶梦然怔住了,不过如今她明白这些已经晚了,一切都不过如同过眼云烟,曾经不属于她的一切,如今依然不属于她;曾经属于她的一切,她也彻底地失去了。

她喃喃地说:“晚了,一切都晚了,说什么都没用了,我的银行卡已经被冻结了,所有的资产都要被查封了,一切都晚了……”

她就这样在我面前嚎嚎大哭起来,像一个无助的孩子那样绝望而崩溃地哭泣,她一定会后悔,可是事到如今,后悔已经没有用了。

曾几何时我羡慕她的洋房豪车,羡慕她年少轻狂拥有一切,可是如今,我却觉得她可怜可悲,其实幸福原本很容易企及,其实只要转变一下思路,幸福就在那里……可是很多人都像陶梦然这样,舍近求远,放弃自己唾手可得的一切,去追求那些根本求不到的幸福。

此时此刻,看到她这样崩溃地大哭,虽然我内心很反感她的一切做法,但是我还是走过去抱住了她,我觉得她或许需要一个怀抱或者一些劝解。就像那一天我在街头哭泣,素未谋面的潘如书蹲下来劝诫我那样……

可是她的反应让我明白,原来人与人并不是一样的,她迅速推开了我,她说:“沐歆,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同情我,也不需要你来教训我,我没错,我只是时运不济,如果早一点遇到靳言的人是我,他就一定属于我。”

她依然执迷不悟,她依然认为她和靳言之所以无法相爱,是因为相遇的早晚。其实,根本不是。即便是她早于潘如书之前遇到靳言,他们也未必能够在一起。这样的道理,连我这样没读多少书的人都懂,她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我看着她像疯子一样走出了包厢,我追了出去,她已经飞快地走出了咖啡厅,等我结完帐追出去,她已经开着她的车离开了我的店里,她步履匆匆,不知道她会去哪儿。

我给靳凡打去了电话,我告诉靳凡陶梦然来找过我,从我这里走了。靳凡此时依然在马来西亚,他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海边大声喊道:“沐歆,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我一定要带你来这里!我们两个人!将来我们一定会结婚!你听到了吗?”

靳凡像疯子一样在海边开心地大喊大叫,他愉快的声音伴随着海浪的声音一起涌进了我的耳朵里,我是那么庆幸他能陪在我的身边,我是那么庆幸我们在最好的时间遇到了彼此,并且能够一起走到今天……

靳凡和他哥哥当晚便飞回了H城,这对我而言是个惊喜,靳凡担心我大老远跑去接机,所以没有提前告诉我他会回来。

当半夜我正睡得香甜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我惊叫着从床上爬起来,却看到靳凡推门走了进来,那一刻,我尖叫了一声,连忙扑在了他的怀里。

“怎么今天就回来了?”我惊喜地问道,像树袋熊一样挂在靳凡的脖子上不肯下来。

“对啊,太想你了。怎么办,离开你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靳凡抱着我转了一圈,然后把我放在了床上,我却勾着他的脖子,不依不饶地讨吻。

我们缠绵拥吻了好一会儿,他这才说:“早知道就带你一起去了,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想出国,只可惜你请不出假来。”

“对啊,现在工作正是要紧阶段,我可不能为了度假把工作丢了,要不然工作没了,我就配不上你了。”我嘟着嘴说道。

“说的什么话,我不会因为你没工作或者没钱就嫌弃你的。你就算在家,我也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靳凡笑着说道,又对我眨了眨眼睛说,“我给你带了礼物,你猜猜是什么?”

“什么?贝壳项链?还是大海龟?”我笑嘻嘻地问道。

“都不是,再猜。”靳凡笑着说道。

“那会是什么?难道你带了条美人鱼回来?”我自己说着说着,自己都哈哈大笑起来。

“你猜吧,你绝对猜不到。”靳凡笑嘻嘻地打开了行李箱,我看到他行李箱里除了衣服之外,什么都没有。

“到底是什么啊?你把我所有的好奇心都勾起来了。”我看着他,狐疑地问道。

“当当当当……”靳凡突然从他一件衣服口袋里掏出来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递到了我的手上,满怀期待地说:“打开看看,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二件礼物噢。”

“哇,这是什么?”我惊喜地看着手中深红色、写满英文的盒子,迫不及待地拆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条十分漂亮的项链,项链上的吊坠十分特别,深蓝色,通体莹润,形状如同水滴。

“好漂亮……”就算是一向不怎么喜欢首饰的我,看到这串吊坠,都忍不住叫了起来。因为这项链真的很漂亮,而且很特别。

“我在珠宝首饰店里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一款,觉得很特别,所以就买下来了。送给你,宝贝,今天我亲自为你戴上,希望以后你不要摘下来,一辈子戴在脖子上,好吗?”靳凡温柔地说道。

“嗯。”我温柔地应了一声,脸不禁羞得通红。

靳凡微笑着把这串项链戴在了我的脖子上,在我的额头上温柔一吻,然后问我:“喜欢吗?”

我由衷地点了点头,我说:“靳凡,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

“我的女人,我不对她好,谁对她好呢。我哥说了,男人一定要对自己的女人好,只要对她好,才能让她死心塌地地跟着你。我现在,就是要让你死心塌地地跟着我,到以后我们结婚,你就是我孩子的妈咪。”靳凡说完,把我抱了起来,在房间里快乐地转圈。

“你说曾经你哥和你嫂子,是不是也像我们一样这么幸福?”我突然忍不住想,当年他们在这间屋子里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情景。

“对啊,当年我哥和我嫂子每天都在一起,我哥也不怎么回家,每次回家急急忙忙吃完饭就赶紧去找我嫂子了。”靳凡说道。

“你们家的男人好像都很痴情,你爸爸对你妈妈也很好,你哥对你嫂子也很好,你对我也特别好。”我笑嘻嘻地说道。

“这是我们靳家的优良传统,遇到我,是你的福气呢,宝贝。”靳凡抱着我完,直接把我推倒在了床上。

“我出去这么几天,有没有想过我?”靳凡压在我的身上,笑眯眯地问我。

“当然想啊,每天都想。”我看着他的眼睛,温柔地说道。

“现在,我要好好尝一尝你的味道了。”他用牙齿咬了下我的鼻子,然后开始动情地吻我的唇。

也许爱着的人就是这样,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像是最后一天,每天都甜甜蜜蜜,每天都想粘着对方,每天都想知道对方究竟在做什么,嘴唇碰到嘴唇的那一刻,世界便一下美好了起来。

他深情地吻着我,用手褪去我身上的睡衣,还没来得及洗澡呢,就立马把我摁在了身下。

“不要,你没洗澡。”我使劲推开他,他一个劲地笑,却不依不饶地非得来。

“快去洗澡啦!听话!”我用力推他,却怎么都推不开,他抱着我翻了个身,让我趴在他的身上。

“不洗,我身上还有海水的味道,不信你尝尝,咸咸的,可好吃了。”他笑着看着我,又开始亲我。

他晒了几天,皮肤不似之前那么白皙,在灯光照耀下,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金黄色。我不停躲闪,他干脆像老鹰一样牢牢把我抓住,摁住我的手和脚,然后说:“不许动,让老公好好亲亲。”

“老公你妹,还没结婚呢,不许说自己是我老公。”我笑着说道。

“迟早会结婚的,我心目中的新娘只有你,也必须是你。”他说完,直接扯掉了裤子。

我激动地大叫起来,他直接把我整个人抱了起来,我一下坐在他的身上,我们两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一边流着汗一边抱着我说:“宝贝,我好想你……”

我们在一起疯狂了一整个晚上,一直到隔天中午,我们的房门被人敲响,我们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裹着浴巾去开了门,一看是靳言站在门外,连忙尖叫了一声,迅速关上门大喊了一声:“哥你稍微等下!我们换下衣服!”

我连忙进房间喊醒了靳凡,我让他赶快起床,我说他哥来了。靳凡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我们匆忙收拾了战地,迅速穿好衣服,然后这才打开门。

靳言打开门,下意识往房间里看了看,然后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他躺在了沙发上,然后悻悻地说:“昨天陶梦然联系你了?她说了她去哪里了吗?”

我于是把昨天的情况说了说,我说:“糟了,哥,她不会去找小书吧?”

靳言苦笑了一下,然后说:“对,她昨天去找她了,而且还告诉小书她怀孕了。问题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我的,我和她从来没有过……”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