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伺机而动

“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买枪不过是以防万一。”靳言撑着下巴沉静地思考后,又说:“来之前我已经打听好了,有一处地下酒吧那里有人私下兜售手枪,我现在开车,导航到那里,想办法买一支。”

“可是你会用枪吗?”我担忧地问道。

“你记得那次赵秦汉把你带走的时候,我带来的那支枪吗?那是我16周岁生日时父亲送给我的。我从小就爱玩枪,不过直到16周岁才真正拥有了一支真枪。”提到父亲和童年,靳言的脸色终于有了些许微微的松懈。

“那就好,想想还是觉得有点害怕。”我心有余悸。

“不要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除非我死了。”靳言拍着胸脯说道,随后他发动了车子,带着我往那个地下酒吧开去。

我们整整开了两个小时的车程才找到了那个地方,靳言让我乖乖在车里等他,他进去了那间看上去很破旧的酒吧,半小时后他走了出来,上车的时候在我面前把枪露了出来,对着我笑了笑:“搞到手了,试着练了练,还挺顺手。”

那把黑漆漆的手枪外表看上去和小时候见过的玩具手枪区别并不大,可是一想到里面的是真枪实弹,心便不禁有些虚了起来。靳言看出了我的忐忑不安,他伸手把我抱入怀里,他说:“老婆,你如果害怕的话,你就回H城等着我,让我一个人处理。以前我不是故意消失,不是不想带着你,只是我的世界除了你看到的那一面,还有这样不堪的另一面,我不想让你知道这些。”

“以前……你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吗?”我不禁问道。

“在认识你以前,我有过很长一段刀光剑影的生活,那时候我和秦洋两个人……呵呵,不过那时候还年轻,没有想太多。我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我以前经常打架对吧?你记得我一开始把你带到我家,当时那个房间吗?”他边说着,边把手枪小心翼翼地在身上藏好,然后重新发动了车子,带着我离开了那个地方。

“记得,我都几乎忘记了。那时候是怎么回事?”我不禁问道。

“那并不是为了好玩准备的,如果白天带你进去那里,你肯定会吓到。那里很多地方都有血,以前谁不听话或者欠钱不还,我们就会把人带到那里,用那些手段……老婆,我和你说这些,你会害怕吗?”他扭过头,目光忐忑地望着我。

什么?原来那间刑房竟真的是刑房……我突然害怕不已,一想到最初的那一晚和那时候的靳言,再想到后来发生的种种,很难把最初的那个他和后来和我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靳言联系在一起。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望着他一脸的不敢置信。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他说:“害怕了?如果害怕的话,我现在送你去机场,现在时间还来得及。”

我摇了摇头,的确他所说的那些离我的世界太过遥远,但是我已经认定了他,我相信他不会变成我最不想看到的那副模样,我相信他有一颗永不会改变的赤子之心。这个男人,我早就认定了。

“不害怕。我和你一起去。如果没有认识你,或许至今我依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妹,做着最普通的工作。可是因为认识了你,我的人生才有如此多的改变。没有你,没有我的今天。”我握着他的手,诚恳地说道。

“好。”他欣慰地一笑,不需要更多的言语,我们的心已经紧紧融合在了一起。

我们在路上找了家饭馆吃了顿美味的晚餐,然后再度回到了别墅的附近,继续等待着多米母亲的到来。

这一天夜里凌晨两点多,靳言唤醒了正在沉睡的我,我刚睁开眼他便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他指了指前面。我一看,只见好几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别墅的门口,紧接着从车上下来了十来个穿着黑色衣服、戴着墨镜的年轻人,而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多米。

多米在门口和这十来个人说了些什么,紧接着走了进去,这十来个黑衣人排成两队,领头的那个人吩咐了几句之后,他们各自散开,随后隐没在黑夜里。

“看来他们的仇家不少,连回趟家都需要这么多保镖轮流值守。”靳言小声说道。

“好像电影一样的感觉,真的好好奇他母亲到底是什么来头。”我不禁纳闷起来。

“看来是多米先打头阵,先过来布置好一切,然后他母亲才出现。”靳言说道。

“这么多人,我们怎么办?我们贸然出现会不会直接被他们抓住?”我说。

“不急,再等等看。你看,二楼的房间灯亮了,多米应该住在那里。老婆,你在车里等我,我下车一趟。”靳言说完,立马做好准备下车。

我忙拉住他,我问道:“你去干嘛?”

“小便。”他说完,对我坏坏一笑,然后说:“你要跟我一起吗?”

“都这个时候还开玩笑,我都紧张死了。”我气得猛拍了下他的手臂,他笑呵呵地下了车,一会儿工夫人都看不到了。

我坐在车上大概等了十分钟左右,突然一个穿黑色西服的人跳上了车,我差点儿吓得尖叫起来,他连忙捂住了我的嘴,我闻到了他手上熟悉的香烟味:“别害怕,是我。”

这么一会儿工夫,他不知道从哪儿弄来这么一套西服,在黑夜里看着和其他的黑衣人一样。

“你干嘛去了?”我小声地问道。

“小便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保镖,我就趁机和他换了身衣服,有备无患,你说呢?”他对我眨了眨眼睛。

“那那个保安呢?你把他怎么样了?”我连忙问道。

“没事,不会死的。”靳言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上车就为了和你报声平安,我要进去了,我去和多米谈谈。”

“啊?你怎么进去?”我完全愣住了。

“有这身衣服和墨镜,又在夜里,外面那些人不会起疑心的,他们都是短期雇佣的,没那么忠诚。”靳言说完,推开了车门,突然猛一回头,在我嘴上狠狠亲了一口:“锁好车门,安静在车上等我。我来的话会先轻轻敲三下车窗,如果没有这个暗号,不管是谁过来,都不要开门,知道吗?”

“嗯。”我的心砰砰直跳起来。

“我走了!”

还没来得及等我多说一句什么,他已经下了车,飞快地消失在了黑暗里。我竟从不知道他有这样的手段,这真是令我惊奇又害怕。原来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有如此神秘的一面和如此矫捷的身手。

我死死地盯着别墅的门口,我看到靳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了那堆人里,他手里还像模像样地拿着一个对讲机,边说着话边自然地推开别墅的门走了进去。那一刻,我的心快要跳出了胸腔。

我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究竟要做什么,我双手紧紧抓住座椅,目光不敢挪往其他的方向一步。手不自觉地一阵乱摸,突然摸到了一个什么东西,我拿起来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一看,竟是一把手枪。

靳言没有带枪进去吗?还是他买了两把,一把悄悄地留给了我?我看着手里的手枪,心里害怕极了。

他进去了好几分钟,别墅里没有传来任何异常的动静,看样子应该没有发生打斗,不然周围不会这么安静。

我正忐忑不安的时候,手机忽然亮了,竟是靳言发来的短信:“我藏好了,等他母亲出现再行动。你乖乖等着,不要害怕,一切有我。勿回。”

收到他的短信后,我安心了许多,我继续趴在车窗上望着那栋看上去安静得异常诡异的别墅,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不觉我迷迷糊糊中竟睡了过去,直到一阵强烈的光线刺痛我的眼睛,我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亮了,可是靳言还是没有回来。

我看了看表,发现时间是早上七点左右,太阳早早升起了,车里特别热。这时候,又有好几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一辆加长林肯在队伍的最前面,有两个年轻的女人先下来,紧接着扶着那个我曾经见过的黑衣女人下了车。

她终于来了……

此时,靳言给我发了条信息:“那女人是不是来了?”

我忙回复了一条信息,我说:“嗯。”

“乖乖别动,如果听到枪声,你就赶紧开车跑。勿回。”靳言快速回复了我一条信息。

那黑衣女人一下车便径自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帮人,男男女女都有,浩浩荡荡进入了别墅,那几辆车在把人送到后,迅速掉头驶出了别墅。这阵势看上去排场真大。

黑衣女人进去后,外面又瞬间安静了。突然,那个扶着黑衣女人的女保镖朝着我的车走了过来,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手紧紧握住了那把被我藏在膝盖下的手枪,手不停地发抖,不知道她是不是发现了我,她究竟想做什么……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