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血泊之中

第249章血泊之中

我的心不停地**着,看着黑暗之中的裴曜竣挥舞着他的手臂,脸也是愈发的苍白了起来,大滴大滴的泪水从我的眼睛里面涌了出来,我说过的不想哭、不想泪,可是这泪水就跟承受不住这要命的地心力一样。

‘啪嗒啪嗒。’泪水就这么一滴滴顺着我的脸庞滑下来,直到我看不清眼前的男子、直到我的双眼模糊了之后,一切事物在视线中都朦胧了起来,为黑暗的产物、奴隶。

“不要”我轻轻的哼出来了声,泪水不停的顺着脸颊划,一丝凉意沁上了心头,裴曜竣仍然还在跟那几个黑男子拼命。

俗话说的好‘两拳难敌四手’,论是那裴曜竣生的再厉害,这周围一圈子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一个个的都是经过专业的击训练,甚至有的还在排的上名次。

更何况裴曜竣刚刚还因为保我挨了一DAO子,DAO枪棍棒无论那一个挨上一下子都不好受,尤其是DAO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干涸的血迹还在我的手中,黏黏腻腻的贴在我的手上,无论怎么往服上面擦拭,那刺眼的血迹就是牢固的贴在我的手中。

呼啸的海风狂暴的吞噬着岸边的一切,天空中的那些星星跟那一轮的明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偌大黑幕一般的天空中,竟然找不到一点儿的亮光,只有那无边无际的黑暗。

裴曜竣此时力量越来越虚弱,我站在旁边干愣着,想忙却发现什么都不会做,只能看着他们几个人对的围攻愈演愈烈,男人们那特的叫嚣声音也是越来越大。

我还可以听到了来自裴曜竣一声声的闷哼,也许因为太痛了,可是每一声他都不会全部的发出来,而是咽在肚子里面,好似拼命地忍住,不想让我担心。

我的目光一直环绕在男子的上,不舍得离开一点点儿,他那畅的动作、那用力地拳头、那俊美的脸庞,甚至是那粗重地喘息、那苍白的脸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不舍得离开眼睛,眼前的男子实在是太过优秀了。

倏地,一名黑男子趁着裴曜竣对抗两人不注意的时候,拿着一把水果DAO溜到了男人的后,想要出其不意的来上一DAO子。

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可是手脚无力、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怎么把这件事告诉一心一意对抗他面前两名男子的裴曜竣。

可是那一名黑子男子不会等我的、不会等我准备好的,他瞄准了好了时机,把手中的DAO攥紧了,眸光闪出来了一丝的狠厉,就在那DAO子快要挨上男子的时候我一声大叫!

“不要!”

当时心里面没有什么念头,只要他不再受伤就好了,我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只要裴曜竣可以平安,那就可以了。

我对不起因为我受伤的人、对不起我的爸爸妈妈、对不起裴曜竣,我甚至对不起我自己,我活着还干什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死了,这样子还可以得一个消停。

我奋不顾挡在了裴曜竣的面前,只听‘噗嗤’一声,一个冰凉的物体就这么挤进了我的膛之中,顿时口前面的“噗”一下子出来了好多的血液,我晃晃悠悠的倒在了血泊之中,耳旁小小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似还有爸爸妈妈的声音,我听不清楚了。

我就这么陷入到了泥潭之中,一点点儿的从脚趾到了脚腕,逐渐漫布我的全,眼前的事物模糊了起来,原来挨了一DAO子是那么的疼,那岂不是方才裴曜竣的时候也很痛了?

我实在是太对不住那个男人了,裴曜竣把我抱在了怀中,对着我的耳边一声声的呼唤着,用他那低沉、喑哑的声音一声声的唤着我的名字,那声音还有点儿**,可是很好听。

我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了,甚至连眼前的男子都看不清了,只能感觉源源不断的热乎乎的血液从我的子里面了出来。

我的心脏是不是被捅开了,要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多血液?

原来,人有那么多的血液;原来,我了那么多的血液都不会死

“滴答滴答。”

不知是哪传来的声音把我从梦境中唤醒,梦里面我跟裴曜竣终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梦境说到底就是梦,而且都是相反的,不敢奢求。

我蹙眉、半眯着眼睛醒了过来,烈的光线“唰”就跑到了我的眼睛里面,眼前白光一片,耳边还有嘈杂的各种声音,好似是有爸爸妈妈的声音夹杂在其中,甚至那声音凌乱的声音中还有我最爱的那个男人裴曜竣。

可,我是死了吗?

还是我们全都死了,一起到了天堂之中?

口上的疼痛却把我从SI绪之中拉了回来,我一定没有死,死了是不会疼的,我的口太痛了,就宛如一根根针在扎着我的皮肉般、又宛如一把DAO子一下下的捅在口。

适应了那股子烈的光芒之后,我才慢慢的把我的半眯着的眼睛全部张开,眼前异常充足的光芒让我很不舒服,根本就看不清前的几个人,只可以听见他们的声音。

“我”我想要发声,想要问问那几个模糊的影里面有没有裴曜竣,可是发出来的声音把我吓坏了,那破锣一般的嗓音,宛如一个烟龄几十年的老头子一样!

怎么搞的?

粗哑难听的嗓子吓得我根本就不敢继续说话了,只能是祈求眼睛可以适应一下之后再去认出眼前的几个人了。

“段宁!你醒了吗?”如此悉的声音让我眼前瞬间一亮,我的手也是被攥在了一个温暖、略微粗糙的手掌之中,让我很安心。

缓缓眨动着眼皮,光线也是慢慢的适应了下来,我发声说道:“你们?”我的嗓音依旧沙哑难听,可是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光线,看清楚了眼前的人,那不就是爸爸妈妈还有——裴曜竣!

那个为了我挨了一DAO子的男人。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