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你到底是谁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说谁?”我无比疑惑地问道。

“你们说的不是财务部那个没来多久的女生吗?从我进公司第一天开始我就觉得她很面熟,但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后来你们告诉我有人举报公司出现财务问题,我就暗地里去调查了,然后我突然想起来,她以前和我有过一次接触。大约在两年前,她让我从美国帮她走私一批假的化妆品,那批化妆品利益惊人。我记得当时她的穿着极其朴素,似乎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那时候她没有办法一次性负起所有的运费,当时还陪我睡了一觉……我那时候接触的女人太多,她不化妆看上去并不出众,所以我一时没记起来。我来公司之后,我发现她每次见我都有意回避,估计是怕我认出来,我电脑里应该有她的资料,可惜我的电脑还在美国,现在估计都被警方收缴了。”多米说道。

“你确定吗?她为什么好端端会出现在我们公司?而且故意给我们制造财务问题?”我顿时心里涌起无限疑惑。

“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就是天仁跨境的负责人。这家公司之前一直以海淘化妆品为主,最近打算进军国外保健品市场,我上次跟你们所说的那款营养粉,那家公司也在争取国内代理权。她这时候故意给我们制造难题,为的就是让我们自顾不暇,从而得到那款营养粉的代理权。”多米冷静地分析道。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我问多米:“如果她争取到了那款营养粉的代理权,我们将会怎样?”

“目前我们已经把所有的资金回笼了,就是看准了那款营养粉的高额利润,我这次去美国,已经和那边基本谈妥,接下来就差签合同。这个女人,临门一脚,把一切的计划都搞乱了!我看外面乱糟糟的,这一回是不是不好糊弄?”多米问我。

“嗯,问题很多,那女人在我们的票据上做了手脚,现在财务在票据方面没有说服力,税务稽查这方面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现在只能全力配合。”我说。

“我去天仁跨境一趟,我去会一会那个女人,好歹一日夫妻百日恩呢。”多米嘴角勾起一丝坏坏的笑意,随后手插在兜里,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我心里同样对那个女人充满了好奇,而且另一方面我不想同时面对赵秦汉和靳言,所以我连忙喊道:“我也一起!”

我连忙追上了多米,飞快地和多米一起走出了公司,多米回头一看我,脸上似笑非笑:“你干嘛,舍不得我啊?”

我抡起包往他后背毫不留情地砸了过去:“你少和我开玩笑,现在都十万火急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怕什么呢,大不了一切重头开始啊。”多米淡然自若地在前面走着,仿佛天塌下来也不过是一件轻松的小事一般。

我们径直下了电梯,我钻进了多米的沃尔沃越野车内,他某些地方真的和靳言很像,比如骚包程度如出一辙,他竟然也喜欢橙色的车身,品味真是让人无语。和多米成为朋友之后,发现他这个人并非像以前那么令人讨厌。或许人有时候真的是因为立场不同,所以待人的态度也不同。

多米驱车来到了东城区,在东城区新成立的电子产业园内,我们看到了亮闪闪的“天仁跨境”四个大字。

多米对我甩了甩头,扭头问我:“今天我帅吗?”

“没我老公帅。”

“切。”

多米不屑地“切”了我一声,随后施施然朝着天仁跨境的门口走去。他刚刚从美国回来,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服,这样的身材配着那样惊人的外表,说不帅的确有点儿违心。

“哈喽,我想找一下你们总经理,我是美国钮迩美公司的大卫。”多米往前台的桌子上一趴,用流利的英语对那前台姑娘说道,随手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前台姑娘迷得七荤八素,用蹩脚的英语对多米说:“请您等一等,我先去看看总经理方不方便。”

多米对着那前台小姑娘眨了眨眼睛,小姑娘激动得路都不会走了,我小声地对多米说:“你什么时候变成了钮迩美公司的大卫了?”

“在美国刚巧收到的一张名片,这不正好派上用场了吗?”多米嘿嘿一笑,然后对我说:“接下来看我的。”

“行,看你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里却依然一如既往地着急。

靳言接连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我和多米有急事出门了。

这时候,前台带着一个身高大约一米六三、身材纤细、一身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过来,女人化了精致的妆容,一头打理得体的卷发,纤纤细腿煞是动人。

那张脸虽然经过了精心的修饰,但是我仍然能够看得出来她就是突然消失的陶思然。当意识到这一点,我顿时有一种“仇敌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我挺了挺身子,刚想冲上去质问,却被多米拦在了身后。

那女人表情一脸的高傲,装作根本不认识我们的模样,问道:“您好,请问你们是?”

多米依旧用英语回复自己就是大卫,女人一听,也装模作样地用英语和多米对话,压根就不想表露出一点点她和我们有过任何交集的样子。

在多米的要求下,她很不情愿地把我们带到了她的办公室里,当走在她的后面看到她的背影,我始终无法把她和那个实习生陶思然对比起来,也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作为堂堂的总经理,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或许她不单单是想害我们,也是想借机了解我们公司都与哪些国际公司有合作……这么一想,我心里更是一凛,好有心机的女人!

“请坐。”她微笑着请我们坐在了她办公室的会客沙发上。

多米一直直直地盯着她看,她被看得很不自然,她说:“大卫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两年不见,变漂亮很多,都认不出来了。”进了办公室后,多米不再说英语,直接开门见山说起了中文。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们不是美国钮迩美公司的,我已经确认过,他们公司近期没有业务代表来中国。你们找我的目的是什么?”这女人见多米这么说,也直截了当地说道。

多米站起来环视了一圈,随后走到她的办公桌旁,从名片夹里拿起来一张名片,微微一笑,手优雅地捏着名片说:“陶梦然,别来无恙。两年前你还是个走私假化妆品的小姑娘,两年后你就有这么大的公司了,啧啧,人不可貌相呢。”

陶梦然的脸色变了变,连忙走过去抢多米手中的名片,多米故意捉住了她的手,一把搂住了她的纤纤细腰,玩味地说:“还记得那一个销魂的夜晚么?小梦……我可是印象深刻呢。”

“你到底是谁?你再这样我叫保安了!”陶梦然使劲挣脱,脸已经红成了苹果。

“我是谁你应该很清楚啊,这么久没见,就没有想我吗?那一晚你不是说想一辈子做我的女人么?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多米依然紧紧搂住她的腰,她刚想伸手从兜里掏出手机,多米便提前把她的手机拿了出来,利落地扔到了我的手里。

我还是头一次见多米这么赤果果地调戏一个女人,忍不住笑了,突然想起曾经在办公室他调戏我的那一幕,不禁有些尴尬。

陶梦然又恼又怒,却无可奈何,她的手被多米牢牢抓住,腰被多米紧紧搂住,身体和多米挨得特别近,她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紧张得声音都颤抖了:“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句话,应该是我们问你吧?陶思然?噢,不对,应该是小梦,我的小梦……”多米说完,使劲在她的腰上掐了一把,突然语气加重:“你见识过我的手段,居然还敢到我面前来撒野。这么有种的女人,我还是头一回见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快点放开我,否则我报警了!”陶梦然依然死不改口。

“报警?”多米笑了笑,“好啊,你报警啊,两年前你走私假化妆品的事情顺便也一起报了,我电脑里现在还有你的资料呢。”

“如果是这样,你岂不是也自投罗网?”陶梦然很有胆量地说道。

“忘了告诉你了,警察现在是我好朋友呢,没看我现在要多乖有多乖么?只是你,你胆子还挺大啊,是不是间谍电影看多了?跑到我们公司来撒野?”多米玩味地抚摸着她的脸,无比温柔地威胁道。

“我……我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陶梦然极不自然地后退了一步,但语气依旧不肯有丝毫的让步。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陶梦然一声尖叫,门瞬时而开,一个我们都意想不到的男人走了进来。当看到他的时候,我为之一愣。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