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失子之痛

我们只能在警察局里等待着事情的进展,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我再一次崩溃,我冲到靳言的面前,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我说:“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你招惹什么样的女人不好!你为什么非要和这样的女人搅在一块!”

那一刻,我好不容易克制的情绪又一次如同山洪一样爆发出来,靳言没来由地挨了我一巴掌,他的眼眶立马红了,他说:“我知道你难受,你如果打我会好受一些,你就打我,没事,我不反抗,你打我,打到你没有力气为止!”

刑风和大姐冲过来拦我,可是此时已经拦不住了,靳言给了他们一个眼神让他们不要拦阻,我就这样一拳又一拳狠狠地砸在了靳言的身体上,往他的心口处狠狠地砸着,我听到他疼得“闷哼”了一声,可是他还是站得笔直,完全不反抗。

终于,我发泄完了之后,浑身瘫软,跌落在椅子上,绝望地望着天花板,想着这如梦如幻的十多年。因为爱他,因为爱这个男人,我承受了那么多非人的命运,我接受了那么多老天一次又一次厄运的安排,我度过了那么多个痛彻心扉的夜晚,我的人生这十多年里几乎一直处于一种动荡不安之中,每一年都是如此这般“树欲静而风不止”!

球球俨然成了我人生的全部意义,他带给我无数的温暖,他给了我无数的力量,我记得头三个月躺在床上每天一动不动地保胎的煎熬,我记得孕中期每天夜里脚上抽筋夜夜辗转反侧的艰辛,我记得好不容易怀胎四个月做筛查医生说孩子可能不健康时我天昏地暗的心情,我记得孕晚期坐立难安根本无法踏实入睡的日子,我记得生他时因为大出血差点儿去了鬼门关再也回不来的那一天,我记得他出月子后第一次感冒咳嗽我抱着他整夜在房间里踱步的心情,我记得我曾经那样祈祷只要孩子能够平安我哪怕折寿十年也愿意的那种虔诚……孩子,就是一个母亲的命啊!我这一辈子再苦再累再难我都能熬过去,但是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受到一点点的苦楚,可是现在,因为我的大意,因为我的疏忽,孩子就这样被人掳走了!我的球球!我的孩子!

世界又变天了,好不容易阳光万丈的天,忽然间又暗下来了。老天,你究竟要折磨我多久才肯善罢甘休!你究竟要让我一个女人承受多少你才肯放过我让我过平平常常的生活!为什么我的幸福总是那么难以企及?为什么我只想过平平常常的日子你却非要给我那么多的磨难?

我一天都没有吃饭,一点都吃不下,我迷迷糊糊中昏睡过去,梦见球球脸上一脸的巴掌印,躺在一块冰冷的木板上大声地喊着“妈妈”,我的球球他那么可爱,他从小到大那么乖巧,他一直以来那么爱笑,老天你折磨我也就算了,你为什么要折磨我的球球!为什么要让我的球球遭受这样的厄运!

陶梦然,你为什么卑鄙无耻到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我这一辈子没有招你惹你,可你却为什么一定要在我的人生里阴魂不散!

我有太多太多不明白的问题想要问上天,可是无论我们这些凡人的生活是多么水深火热,天依然还是该白的时候白,该黑的时候黑,昼夜交替,时光轮回,终于,警方告诉我们:“锁定了一辆车牌为外省牌照的面包车,警方找到车的时候车已经被弃在郊外了,但是车里遗留了一只孩子的鞋子。”

当看到那只带着蓝色叮当猫的鞋子时,我的心又被狠狠撕裂开来,我们连夜开着车赶到了那个省,警察颤抖着手把那只小鞋子递给了我,我不断地摇头,我不敢去接,老实说我不知道球球现在究竟怎么样了,我不敢想,我一想我就觉得我不能活了!

这一双鞋子,还是球球过周岁的时候小雪送过来的,因为小雪的儿子叫做叮铛,所以小雪自己做了两双鞋子,一双给叮铛穿,一双送给了球球。这双鞋子的鞋底很软,球球穿着走路很舒服,所以球球很喜欢,我便常常给他穿着,如今睹物思人,更觉得肝肠寸断、力不可支!

“别担心,我们正在追踪,他们应该逃不了太远,现在各地都已经封锁住了,我们一定会千方百计找到孩子的下落!你们放心!请相信我们!”警察安慰道。

“请你们一定要找到孩子!求你们!”靳言紧紧握住了警察的手,对警察说道。

大姐把我搀扶到了一旁的凳子上,我靠在墙上,一言不发,脑海里都是球球的模样,他走路时一颠一颠的样子,他笑起来的天真无邪,他扁着嘴哭泣的样子,他不停叫“妈妈”的样子,整整两天没合眼,吃不下,睡不着。靳言也一样,从我打他之后,他一直就一言不发,没吃东西,没睡觉,胡子长在了脸上,头上的白头发依稀又显露了出来,看上去仿佛苍老了好几岁。

我明白这些事根本不能完全怪他,他同样承受着和我一样的痛苦,他同样也不希望命运如此,可是我们却偏偏遭遇了这样的厄运。

大姐和刑风也都不好过,他们都放下工作陪我们千里迢迢赶到了这个省,见我们两不吃不喝,他们也没怎么吃,一路上两个人交替着开车,因为这样他们才强迫自己休息。

“我做梦梦到了球球,球球在笑,他是个天使,陶梦然再邪恶也不会对天使下手的。”大姐搂着我的肩膀安慰道。

这些日子,我们除了不断配合警方调查,其他的时间基本上时时刻刻都在祈祷,我们身边能发动的朋友都发动,微信、微博、网络论坛……一切能做的我们都做了,我们公布了陶梦然和那个厨师的照片,我们写下了重金悬赏的诺言,我们接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说看到了疑似球球的孩子,可是都不是……

孩子仿佛石沉大海一般无声无息,不好的消息一个又一个传来,有人打电话绘声绘色地说看到孩子被卖到了山区,有人打电话来说路边垃圾堆里发现了孩子的一只手,有人说看到孩子在街边乞讨……每一个消息传来都让我们的心仿佛坠落悬崖一般带着一种无比惊悚的痛苦,可是一旦去证实之后发现不是,心里又多出了一丝丝希望。

那种感觉是那样的矛盾,一边无比害怕着群众口中的孩子的下落就是我的球球的下落,一边一个又一个的坏消息被证实是虚假消息之后心里又觉得无比庆幸,我的球球才刚刚学会说话,我的球球才刚刚会走路,他还来不及分辨这个世界的善与恶,他无法机智地和敌人展开争斗,他还没有成长到能够记得我电话的年纪,他的人生还是一张白纸急等着被这个世界涂抹与刻画……然而,他就这样在一夜之间凭空消失了,被陶梦然这个恶女人带到了那个黑暗又邪恶的世界。

我们又在警察局等了三天,这三天里,我们又接到了无数的举报电话或信息,我让这些人加我微信把拍到的孩子照片或女人照片发过来,结果都不是。直到一天傍晚,有一个头像是一片黑暗的男人加了我的微信。

他发来了一张模糊的背影照,那个背影臃肿而肥胖,很像陶梦然如今的身形,而且从背影上看,她的手里正抱着一个孩子。当我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上!

我连忙发信息过去,我说:“请问你在哪儿看到的?”

对方回道:“在我们村子里,这个女人现在就住在我们村子上,你们带着赏金过来,我给你们带路。”

这几天陆续有好心人为我们提供信息,提到赏金的人也有,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想光冲着钱想帮忙的人一定也有,再加上照片的可信度很高,于是我对他说:“赏金没问题,不过你得确定我们去的时候这个女人和我的孩子都在。”

当时我发信息的时候,大姐、刑风和靳言都在我的身边,对方每一条信息发过来的时候,我们商量着怎么回信息比较好,大姐说:“这张照片还不太可信,你让这个人把正面照拍过来,如果真的是她的话,我们可以给20万赏金。”

于是,我按大姐的话回了过去,顺便点开这个人的朋友圈,似乎是一个新开的账号,他的朋友圈里一片空白,这引起了我们的警惕。甚至我有一种感觉,会不会这个人就是厨师或者陶梦然扮演的。

这个人收到讯息之后很久没有回复,我们的心又一次悬了起来。我们在警察局附近开了两个房间,我和大姐睡一屋,刑风和靳言一屋。晚上10点半的光景,我正坐在床上看着球球的照片抹泪的时候,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电话来一看,正是那团黑影发过来的,当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一下尖叫起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