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心疼孩子

“球球,球球,妈妈在,妈妈在!”那一刻,不想在孩子面前脆弱的我忍不住流出了滚滚的热泪。

球球肉乎乎的小手不停地挥舞着,我又接连听到了他好几声“妈妈妈……”的发音,那一刻,我心里说不出的百感交集。

我既激动又担心,既难过又心碎,我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球球身上,压根没有想过旁边坐的人是靳言,甚至我在那一刻都没有幻想过他就是孩子的父亲!

车开进了医院,我推开车门便往医院里狂奔进去,急诊处的医生一看孩子的情况,连忙在头部先进行止血等急救处理,然后让我抱去做脑部的CT检查看看,我大概说了说孩子摔跤时的情形,医生听完后,危言耸听地说:“孩子还小,如果是这样摔跤的话,很有可能造成颅内出血、脑震荡等情况,你看他现在意识已经有些迷离……”

我的心无端地一沉,我抱着孩子迈着沉重的步伐拿着单子去往收费处,完全忽略了身边还有靳言的存在。他一开始一直沉默着,后来追了上来,夺过我手里的单子对我说:“我去缴费!你先抱着他去拍片那里等我!”

他说完便大步跑去了,我抱着孩子上了社区医院的二楼,我刚到达CT室的门口,他便满头大汗地跑上楼来,气喘吁吁地说:“好了,我知道你害怕,我和你一起抱着球球进去吧!”

“不用!”我冷冷地拒绝,自己抱着球球进入了CT室。

在医生的要求下拍片之后,医生又让球球先挂上了消炎针,这是球球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注射点滴,当看到护士拿着针往球球的皮肤上刺去的那一刻,我觉得那根针仿佛扎在了我的心上一般,球球疼得哇地一声哭开了,我也跟着心疼得掉下了眼泪。我不经意间看到,忽然看到靳言的眼里也满是泪水,那一刻我错愕不已。

他大概没有料到我会突然抬起头看他,所以连忙别过头去,护士给我们找了座位让我抱着球球坐下来,球球在一阵哭闹之后,含着奶嘴渐渐睡着了。靳言不知道为何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手里提着一份外卖走了进来,默默地坐到了我的身边递给我说:“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不用。”我依旧态度很冷。

“你要照顾好自己,才有精神照顾球球。”靳言又说。

“你不必这么好心,你们不是今天开业么?回去好好操心你和陶梦然的事业吧。”我很想努力平静下语气,可是我还是无法控制这语气中隐忍的怒气。

“我那天在电视上看到你和赵秦汉了,”他突然把话题转到了我和赵秦汉身上,“你们的合影看上去很温馨,他把手搭在你的肩膀上,身后是你种下的大片花田。”

我先是疑惑了一下,紧接着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就是上一次的记者采访,后来采访结束后,记者让我和赵秦汉合影一张,我半推半就就这样有了和赵秦汉平生的第一张合影,记得当时脸上的笑容都是僵硬的。可我明明记得记者说过不对外公开的,不知道为何靳言会看到。

“你在哪里看到的?”我问。

“潘家小镇旅游宣传册上。现在你们过得挺幸福吧?”他语气有些伤感地问道。

他此时说话的感觉,和从前的他十分相似,我扭头看了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心里不禁有一种莫名的错觉,我觉得他根本就没有忘记一切。

“没你们幸福。”我淡淡地回答道。

我听到他轻声笑了起来,扭头一看,他的脸上呈现出从未有过的愁容,我见他这样,心里大骇,我问:“刚才你为什么哭?”

“心疼孩子。”他说完,伸手过来握住球球的手。

“我的孩子,你心疼什么?”我虽然心里说不出的诧异,可是又忍不住呛声道。

“他像个天使,希望他早点好起来。片子应该好了,我去拿,你坐这里陪球球。”靳言说完,站起身来朝着CT室里走去。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便已经迅速消失了楼梯口。今天他的态度显得那样的诡异,让我心里不禁荡起了微微的涟漪。可是假如他没有失忆,那他所做的一切,对我而言是一种多么大的残忍?!他失忆才这样做已经让我难忍了,可是如果他没有失忆却依然这么做,岂不是更让我难堪?!

可是话说回来……他从那里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赵秦汉的妻子,这对于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绝大的打击。将心比心,如果站在他的立场上想,又仿佛是我在大难临头的时候离开了他,选择了赵秦汉这样家世显赫又有身份地位的男人。

一时间,我的情绪变得复杂起来。没想到,赵秦汉不知道从哪里听闻了消息,竟焦急地出现在了输液室的门口。

见到我抱着球球坐在输液室,赵秦汉连忙走过来,紧张地问我:“球球没事吧?怎么会突然摔跤呢?三婶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正在开会呢,我连忙跑回来了。”

“嗯,没事了已经,刚拍了片子,还不知道结果。”我说。

“片子在哪儿?我去拿,我们带球球去城里检查检查,这医院我不放心。”赵秦汉说道。

赵秦汉正说着,靳言拿着片子走进来,高声喊道:“球球没事!医生说一切都正常!”

那一刻,我看到赵秦汉嫉恶如仇的目光朝着靳言直直地扫了过去,靳言显然也看到了赵秦汉,自然而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一向为人谦和的赵秦汉今天的语气变味了。

“孩子受伤,我刚好看到,所以送他们过来了。”靳言淡淡说道,可从我的角度,我看到他藏在裤子的手正握着拳头,握得特别紧,绷得手臂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哦。”赵秦汉冷冷地应了一声,紧接着说,“谢谢你的好意,现在我在这里了,你没事请回吧。”

那一刻,我看到靳言的手从裤袋里微微往外掏出但是又缩了回去,紧接着我听到他笑了一声,随后说:“不客气,那我走了。”

他无比快速地消失在了输液室的门口,一切的动作都让我的心感觉到无比地怪异。赵秦汉见我望着靳言的背影出神,于是坐在我旁边,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他们都敢把农家乐开在你的旁边抢生意了,你还余情未了啊。”

我没有应声,低头看着怀里的球球,看着球球越来越和靳言相像的脸,想着这两年经历的种种,心仿佛像吃了黄连一样有苦难言,可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懂得我心里的酸楚?!

“我们带球球去城里看看,今天这情况,你回去也是心里添堵。爸妈一直念叨好久没看见球球了,不如趁此机会我们回去看看吧。”赵秦汉见我不说话,于是又说道。

“球球没事了,去城里也是多此一举。你回去吧,我可以照顾好球球。”我淡淡地说道。

“你要知道我为了你,连那么重要的会议都推了!你知道这和我往后的升迁挂钩吗?!”赵秦汉的语气特别带着一丝丝的愤怒,我从没见过他如此情绪失控的样子。

“如果你觉得你的会议重要,你可以不来的。我一个人也能照顾球球,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是啊,就算我不来,也照样有人陪你们母子是吗?!潘如书,你有时候真的对我特别残忍!”赵秦汉气得站了起来,走出去接了个电话,满脸堆笑地解释完一切之后,回来突然重重地把手机往地上一摔,生气地说:“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回来了!一直以来,都是我不断迁就你讨好你,而你对我的一切对我的世界漠不关心!我赵秦汉从小到大除了你潘如书之外,没有人敢这么对我!”

他的声音让球球一下从梦中惊醒过来,球球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身体大大地晃动了一下,紧接着又大声哭了起来。

我听出了他哭声的不对劲,给他奶嘴他也不要了,我于是伸手一摸,竟发觉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掀开衣服一看,身上出现了大片的红点,像是药物过敏了!

我看见这情况,不禁慌了神,连忙大声喊道:“医生!你们难道没给我儿子做皮试就开药了吗?!药物过敏了!”

护士匆忙赶来,连忙停止了注射,球球放声大哭,赵秦汉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场面顿时乱作了一团!

“体温上升到了39度5!不行了!我们这里救治不了!赶紧送到市医院!”医生量完体温后,揩了一把头上的汗,为难地对我们说道。

赵秦汉激动地问医生:“你们怎么开药的?不是寻常的摔伤啊,怎么会一下过敏一下又发烧?!”

“现在不是理论的时候,赶紧让你们的救护车过来,我们直接去市里!”我见赵秦汉找医生算账,急得连忙喊道。

“车……车早上刚送了一个病人去市里,已经没有车了……”一个护士在旁边支支吾吾地说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