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我又没打算和你谈恋爱

老爸操起擀面杖就冲了过来,我连忙把他推出了门冲他大喊:“快跑!跑得越远越好!”

随后,我关上门死死不开,老爸气得拿着擀面杖在我身上重重抽了几下,终究就我这么一个闺女,打了几下之后恶狠狠地问我:“和那小子怎么认识的?不说看我不打死你!”

“学你一样,玩微信附近的人啊。”我吊儿郎当地说道,一句话直接把老爸噎在了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老妈重重地叹了口气,骂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个老不中用的东西!钱钱赚不到,就知道和外面那些骚女人瞎聊!看看现在女儿都成什么样了……”

两个人三言两句又吵吵起来了,我在这种无休无止的争吵中捂住了耳朵。真想逃出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逃得越远越好。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因为没处可去之间在街上瞎晃。本来想把他拉黑的,但一想到那张帅脸,还是没能忍心。百无聊奈中,我尝试着给他发了个信息:“在?”

没过多久,他便给我回了一条:“在。你怎么样了?”

我没想到他会回我,于是我迅速回了一条:“被赶出来了,无家可归,在街上瞎晃。”

“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他很迅速回了过来。当看到这条讯息的时候,我忍不住嘴角上扬。

我连忙报上了我的坐标,很快他就出现了。见到他,我第一句话便是:“我不想回家,给我开个F。”

他皱着眉头看着我,没有理会我不正经的话,径直问我:“你爸妈没找你事吧?”

“给我开个F,听到没?”我凶巴巴地问道,压根懒得理会他的话。

他无奈地看了我一眼,还真的二话不说带着我来到了上次那家酒店的门口,真的给我开了一间房。

“你自己上去吧,我要去找我哥。”他说。

“不的,你送我上去。”我嘟着嘴说道。

“不送,等下你又缠着我,我都怕了。”他悻悻地说道,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从他的笑容里,我知道他并不反感我。

“送不送,不送的话我就跟着你走,你去哪儿我就跟去哪儿。”我不依不饶地说道。

“走吧。”他大概有些了解我的个性了,于是真的陪我一起走进了电梯。

“你是那个学校的学生?”我问。

“以前是,现在早毕业了。”他说。

“噢……”我心里不禁涌起一丝丝的窃喜。心想,哇,原来是个高富帅,赚了!

读那个学校的人,家里没有点家底是读不起的。

他把我送到了房门口,对我说:“我真得走了,我哥找我有事,房卡给你。”

我打开了房门,连拖带拽地把他拽进了房间里,然后“嘭”地关上了门,笑嘻嘻地看着他,嘟起嘴说:“我不许你走。”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喂,矜持点儿。别闹,我真得走了。”

“不行,我一个人在这儿太孤单了,我害怕。”我不依不饶地抱住了他。

我这么一抱,他顿时浑身僵硬了一下,他轻轻地说:“不要这样,我不喜欢女人太开放。”

“你明明很喜欢,”我笑着说道,“我们把在我家没做完的事情再做一遍吧?你不是要让我付出代价吗?那你来啊。”

“你要是真这样的话,我不会负责,也不会承诺的。你是女的,我希望你先想好。”他郑重其事地说道。

“谁要你负责,我又没打算和你谈恋爱。”我嘟着嘴说道,瞪着无辜的眼睛望着他说,“亲我。”

“这是你说的啊。”他像是突然受到了蛊惑一般,从被动一下变为主动,他直接把我压在了床上,然后便开始吻我。

“你不去见你哥了?”我笑嘻嘻地故意逗他。

“等收拾完你再去!”他悻悻说道,语气忽然变得坏起来。他直接解开了我的衣服扣子,又问我,“你是不是经常在微信上加附近的人?你难道经常这样?你才这么小,你怎么这么开放?你就不怕遇到坏人吗?”

我被他一系列的问题弄得头疼,于是索性吻住了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的嘴唇好软,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沐浴露的清新木瓜淡香,凑近闻起来特别好闻。

我其实不是他想的那么开放的女人,其实他是我加的第一个“附近的人”。我之所以愿意和他这样,只不过是因为他并不令人反感而已。

“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我从没有这样过,微信上的女人难道都这么开放吗?”他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不停地问我。

“喂,敬业一点好吗?能不能完事了再问我?”我被问得不慎其烦,于是凶巴巴地说道。

他被我的语气逗笑起来,他直接把我拽起来让我坐在他的身上,他说:“看来我还没有征服你,接下来我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话音刚落,他便疯狂地动作起来,我先是一阵错愕,紧接着在一种从未有过的颠簸中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极致欢乐。一瞬间,浑身都瘫软了。

“你信不信,我从没和别人这样过?”当他把我放在床上,无力躺在我身边时,我望着天花板,悻悻地问道。

他不知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有一行泪水流了下来。在我心里,有一个极其黑暗的阴影。他的出现,好像治愈了我。但是这个阴影,我发誓此生不会向任何人吐露。

“不信。你那么开放,刚认识我就敢和我这样。”他直截了当地回答道,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像是没事人一样迅速穿好了衣服对我说,“我真的得走了!再不去我要被我哥骂死了!”

“你还会回来吗?”我也坐了起来,问道。不知道为何,心里竟然有一丝丝莫名的不舍。

“看情况。”他微微一笑,拿起桌上的钥匙链便准备出门。

“喂!”我大喊了一声,我说,“你要是能回来就回来吧,我一个人害怕,我不敢一个人睡。”

“你胆子那么大,你什么不敢!”他却不屑地笑了笑,然后就这样走了。

我环顾着这空荡荡的房间,脑袋不禁有些微微的疼,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的电话,我知道是我爸,可是我不想接,我不想接他的任何一个电话。

我没有开灯,一个人在黑暗里静静地坐着,也睡不着,一睡着,那个巨大的阴影便在我脑海里不停地盘旋。我不想去想,更不敢去想。

“你回来好不好?我一个人好害怕。”一个小时后,我给他微信发去了信息,但他却没有回复。

我又在黑暗中等了大半个小时,我又发过去:“我在等你呢,你来吧,我不缠你了,我就想你抱着我睡一觉,我已经好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他还是没有回我。

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产生一种强烈的心理依赖,明知道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不正经、不值得珍惜的女生。

可是,我还是隐隐觉得他是我最后一颗稻草。如果他能来,他或许能拯救我走出黑暗。

可是我等了一晚上,他都没有出现,也没有给我回信息。天一点点地亮了起来,直到隔天早上九点钟,他依然没有回我信息。

于是,我盯着他的头像看了许久之后,把他拉到了我的黑名单里。陌生人,再见,我心里默默这样想着,随后起身走出了房门。

一夜未睡的我顶着浓浓的黑眼圈回到了家,当我推开门的时候,屋里一片狼藉。锅碗瓢盆摊了一地,父亲坐在窗户前吧嗒吧嗒抽着烟,妈妈坐在我的床头抽泣。

“日子过不下去了,离婚!”见我进来,父亲撂下一句狠话,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离婚就离婚,要不是为了歆歆,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过这么多年这种穷酸日子吗?!”妈妈边哭边吼道。

“你这个女儿是不是我亲生的谁知道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为什么嫁给我!”爸爸这一句一出口,在我心里一下翻了天。

妈妈的脸瞬间变了色:“歆歆,你别听他瞎说!他喝酒喝多了脑子烧坏了!”

“我有没有瞎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当年你那么穷我嫁给你,跟着你过了二十多年苦日子!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妈妈站起来又破口大骂道。

我感觉我快要疯了,我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尖叫声,然后哭着抱着头蹲在了地上,他们两这才停止了吵架。

“你们别吵了!每天就知道吵吵吵!”我哭着喊道,“以后我不回家了!我搬出去住了!你们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我再也不想听到你们吵架了!”

我夺门而出,一口气跑到了大街上,蹲在街头嗷嗷大哭起来,心里涌出了一种说不出的绝望。

这时候,有一辆奥迪R8停在了我的旁边,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手里抱着一叠文件,她的妆容那么得体,她的服装那么高雅,她大概见我蹲在路边哭,她蹲了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闻到了她身上香奈儿香水的香味。

“小妹,你怎么了?没事吧?”她柔声问我,我一抬头,看到了她温柔似水的眼神。接下来,她对我说了一番让我永生难忘的话。

后来的后来,当几年后我再次见到她时,我才知道这个在街头给我鼓励的优雅女人竟然是靳凡的嫂子,靳凡哥哥靳言的老婆。缘分,有时候真的无比神奇。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