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蜕变

我擦干了眼泪,往球球的病房里走去,推开门的时候,赵秦汉正在屋里来回地踱步,见到我回来,他脸上焦急的神情立马崩开,他问我:“怎么去了那么久?他呢?走了吗?”

我点了点头,见球球依然在睡,走过去触碰了一下他的额头,并没有很烫,这里心里才微微放下心来。

“护士刚才来量过了,他还有点点低烧,不过已经没事了。小家伙大概累了,一直睡得很香,你也休息一会儿吧。”赵秦汉对我说道。

球球在医院里住了一个礼拜,因为赵秦汉告诉了他的父母球球病了,顾阿姨和他父亲都来看望球球了,顾阿姨看到球球手上的针眼心疼得掉泪,他父亲自我和赵秦汉结婚以来便对我的行为有着种种的不满,所以没有给我好脸色。但看得出来,他对球球还是担心,不然不会亲自前来。

他父母来过之后,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来探望球球的陌生人络绎不绝,一个个打着来探望球球的名义,却分明是挂羊头卖狗肉,想趁机和赵秦汉一家人搞好关系。

我被这样的官僚主义弄得不胜其烦,于是一个星期之后,我便把球球接回了乡下。球球已经不发烧了,额头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发烧后留下了后遗症,他有些咳嗽和流鼻涕,赵秦汉的父母劝我让球球多住院几天,或者把球球接到他们家里有保姆照顾,我没有同意。这一天,赵秦汉的父亲发了火。

“小书,有些话我本不当讲,你们年轻人有你们年轻人的自由,我们家呢,也是民主的家庭。先不说你和秦汉突然领证的事情,单说球球,我们作为球球的爷爷奶奶,从他出生后就没有见过他几面,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寒我们的心了?”赵秦汉父亲不轻不重地说道。

顾阿姨见我低着头,以为我受了委屈,于是连忙说:“老头子,球球生着病呢,他生下来到现在都是小书自己一个人带,我们也没帮上忙,你就少说两句啊。”

“哼!”赵秦汉父亲冷哼了一声之后,背负着双手傲慢地走出了病房门口,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对赵秦汉说:“小汉,你出来!”

赵秦汉连忙跟着走了出去,顾阿姨又坐下来好言相劝了我一番,我执意坚持着自己的理由,顾阿姨听我这么说,于是恋恋不舍地看了球球一眼之后,同意了我要把球球带回乡下的决定。

我不知道赵秦汉的父亲究竟对赵秦汉说了些什么,赵秦汉回来后听说我要回乡下,于是直接去给球球办了出院手续,我们当天下午便回到了潘家小镇。

这一路上,赵秦汉的脸上一直沉郁,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直到回到了农家乐、安顿好了球球之后,赵秦汉这才悠悠地开口对我说:“小书,我爸的意思,婚礼还是得办。如果我们再往后拖下去,他就直接给我下命令了。”

“何必呢?赵秦汉,你现在放手还来得及。你只要跟你父母说孩子不是你的,你就可以有完美的理由跟我离婚了。离了对我们两都好,你不觉得吗?”我听他这么说,心里本能地不开心起来,于是干脆说道。

“如果我父母非要办婚礼呢?你怎么打算,我想听听。”他直接绕过了我的话,问我道。

“我不会出席的,就算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说,“球球还没有痊愈,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话题,行吗?”

“如果他和陶梦然结婚了,你是不是就愿意和我结婚了?”赵秦汉语气平静地问我,可是我分明听到了那话里隐藏的怒气。

“我说了暂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我冷冷地说完,拿着球球的衣服走到了水池边上。

我没想到赵秦汉仿佛突然失控了一般冲过来从后面抱住了我,他大声在我耳边问道:“是不是因为今天见了他的原因?!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只要靳言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你就不会对他死心!无论我怎么对你,他一勾勾手指,你就立马回心转意了!潘如书,你不要逼我!”

我被他的话给吓到了,我拼命想挣脱但是挣脱不开,那一刻,我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我说:“赵秦汉,你放开!”

“不放!你是我老婆!我难道连抱你的权利都没有吗?!”他说完,抱得更紧了一些,“我一直尊重你呵护你到今天,可是却得不到你一丝丝的回报。那个混蛋那样伤害你,你还让他抱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进病房的时候我就看到你的衣服湿了!”

“赵秦汉,你放开,我们好好谈谈。”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知道在这个时候越刺激他,他会越失控。

“我不会放的,以后我要真正行使我做丈夫的权利,我要让你穿上婚纱做我的新娘,我不管你有没有心,我都要你为我生儿育女!”赵秦汉痛苦地喊道。

当我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心跳得无比地迅速,我知道我曾经最害怕的时刻真的来临了,我知道赵秦汉迟早有一天会失控,会不顾一切地疯狂占有我,会不愿意再遵循我们一开始的原则。

“你冷静一点,我们当初不是约定好了吗?难道你要反悔?男人说话一言九鼎,我希望你不是出尔反尔的人。”我尽力平静地说道。

我把手放在赵秦汉的手上,试图把他的双手拉开,一开始他极力不放,后来他大概渐渐恢复了理智,他的手渐渐松开了我,我转身,看到他慢慢地蹲在了地上,把头紧紧地埋在臂弯里,再抬起头来时,满脸的泪水。

“对不起,刚才是我冲动了。”他再度站了起来,勉强对我笑了笑。

“给我半年的时间好好考虑,如果半年后我想通了,我们就真正像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行吗,再给我半年时间。”我说。

“好。”赵秦汉颓然地转身,往院外走去,“我不是对你没有办法,我只是太爱你了,所以愿意迁就你。”

他留下这么一句话后,就这样消失在了院门口。从这以后,大约半个月的时间他都没有来过。

球球病好后,我的农家乐也重新开张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农家乐的客人突然越来越多,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团体打来咨询电话问能不能过来度假,我一时忙不过来,于是在村里花高薪雇了几个年轻漂亮、早早辍学的女孩子,她们本来都在城里打工,一听说家里的工资比城里还高,于是都回来了。

有了这帮女孩子的加盟,农家乐一下变得热闹起来。潘家小镇的水土比较滋养人,所以这里的姑娘也都格外水灵,让来这里游玩的客人印象特别地深刻。

刑风开发的旅游产业正式进入了营业阶段,最近发展的势头格外良好,把潘家小镇的整体经济都带动了起来,我常常望着大批去神女山观光的游客,不自觉总想起那条大蟒和那片装满兰花的幽谷,一边希望那么美丽的景色得到开发,一边又生怕人为的破坏让那里变得不再那么神奇,所以心里十分矛盾。

陶梦然开张的农家乐从建成起做了无数广告,生意却不如我的一半红火,常常是我这边客满了,客人才会选择她那里。我这里的农家菜是专门让我们村里一位多年掌勺大锅饭的师傅做的,用的是地地道道的土灶,菜谱及材料都是我们找了村里的很多老人传授做菜经验、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想好优雅的菜名并且把菜做出来,我的客房也都是我自己亲手布置的,客房干净整洁,被套床单都是过去农村常用的款式,枕头都是用荞麦、决明子等做成的药用枕头,我明白大家之所以选择农家乐是为了体验地道的农家风味,所以尽可能地在每一个细节都体现出农家特有的韵味,一来二去,我的生意变得日渐地红火,几乎每一天晚上都爆满。

我原本开这家农家乐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功利思想,没想到却靠自己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了“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感觉,一天天的高强度工作占用了我大量的时间,也让我的心体会到了充实满足的感觉,同时,我花田里的鲜花销量也日渐走俏,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不知不觉间,我成为了回乡创业的“标兵”。

此时,我的心情和之前那一段时间的沮丧也截然不同,我觉得我渐渐活出自我了,我说话比从前更有底气,我做事不再像从前那样畏手畏脚,我为人处事的态度渐渐大气很多,与此同时,我突然发下曾经的感情也在念念不忘中渐渐忘却了。

半年的时间眨眼便过去了,就在我感觉我的灵魂变得轻盈的时候,有一天傍晚,我接到了赵秦汉的电话,却是用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打过来的,他在电话里对我说:“小书,会有很多人去找你,无论他们问你什么,你都说不知道。不管他们问什么,记住了吗?你赶紧找何律师,没有律师在场的话,你别回答任何问题。就这样,我挂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