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遇险

第二十四章:遇险

三个人依旧旁若无人的看着尉迟慕卿和柳七七,猜测着自家主子的心思。

“好了。”经过一段时间,柳七七终于停了下来,桌子上出现了两个孔明灯,两个纸质莲花灯,每个灯里都有一小节蜡烛,柔光隔着薄纸透了出来,美好而静谧。

尉迟慕卿轻手拿起一个,从各个方面都可以看出柳七七的做工精细,粘合的非常完美,突然一支毛笔伸到了他面前。

“写一行字吧,作为思念亲人的寄托。”柳七七看着他。

尉迟慕卿也不推辞,接过笔就写,柳七七也拿起一根毛笔,开始写字。

一念一往皆浮华,半丝半忆尽无穷,尉迟慕卿放下笔,写的却是关于思忆念往两把乐器的诗句,笔锋劲直,龙飞凤舞。

柳七七在他之后放下笔,转头看向尉迟慕卿,正好对上尉迟慕卿看过来的眼神。

“一生一世一双人。”他不自觉念了出来。

“是啊,这是师父告诉我的,他跟我说,要么不嫁,要么只嫁一人,省的这世上情事过多,扰乱心房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师父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种浓浓的化不开的失落。

“你想家了”尉迟慕卿肯定的说。

“我是个孤儿,哪里有家”柳七七反问,“不过是每年今天都会想一想臣女的生父生母,为什么他们会放下我呢,我一直以为他们也是有苦衷的,师父也是这样告诉我的,但是或许心里总会有一些不甘心吧。”柳七七低下了头,“现在,多了个想念的人,竟然也觉得心里有些牵挂。”

尉迟慕卿静静地听,看到她不经常流露出的情绪,联系到自己,十分轻的叹了口气。

“放灯吧。”最后也什么都没说,拿起柳七七做好的孔明灯,送上了天际,两盏灯下,两心人,这样安静的时候,还能有几次。

“莲花灯呢”柳七七拿起来,走到亭子边沿,放到了水上。

柳七七轻触到水面的柳七七突然发觉不对,想起身却被人给拉到了水里,一时间,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连人带灯带了下去。

“柳七七。”尉迟慕卿眼神一凛,脱下披风就跳了下去。

“王。”三个暗卫瞬间跳出来,刚才事发突然,他们甚至来不及反应柳七七就被拖下了水,再加上距离有点远,来到亭子,尉迟慕卿也跳了下去。

“暗煞,你在这守着,我们下去救人。”暗影匆忙布置,也跳下了水,谁知道今天清元节竟然还会有人埋伏在水里,这是他们的失误,王的身子刚好,这一跳水在着凉了可就麻烦了。

“好。”暗魅也相继跳了下去。

跳下水的尉迟慕卿竭力找着柳七七的影子,这宫里的池塘,只有这一座池子里得水是通向宫外的,所以有些深,想到这,尉迟慕卿又继续往下找去。

被拖下水的柳七七也被人捂住了口鼻,一时间,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任由背后的人拖着她往下走,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她水加上心里的恐慌,她渐渐失去了意识。

许是感觉到柳七七没怎么有反抗,拖她下水的人才放开她,直接游走了。

直到下潜到一定程度,他才看到失去意识的柳七七,立刻上前将她抱在怀里给她渡气,奇怪,尉迟慕卿看着她,在失去意识了,她竟然还在发抖,当即,他就往上游。

“王。”暗煞看着上岸的尉迟慕卿,伸手想接过柳七七却被他避开了。

“去找刘太医。”头也不回的就往紫阳殿走。

尉迟慕卿把她轻轻放在床上,用干布擦拭她的头发,突然被她一把抓住,“师父,师父”握住他的手,都是颤抖的。

到底是经过什么,才让她害怕成这样

“我在。”尉迟慕卿鬼使神差般握上了她的手,冰凉刺骨。

直到柳七七安静下来,他才放手,给她盖上被子。

尉迟慕卿完全顾不上自己也跳过水了,去将暖炉推了过来。

“王。”刘太医进来后作揖。

“恩,给她看看。”尉迟慕卿往后退了退。

“王。”赶回来的暗煞把披风给他披上。

“王。”给柳七七看完的刘太医转过身,“御医她是着了凉,臣给她开两副药退了烧就好,但是她受了很大的惊吓,能不能醒过来,何时醒过来,只能看她自己了。”

受惊吓这就是她发抖的原因她怕水尉迟慕卿看向她,眼底有一丝探寻。

“多谢。”他把刘太医送走后,才想起来自己衣服还湿着,转身去换了身衣服。

柳七七再次醒来,晃了晃头,有些恍惚,她记得自己被拖到了水里,然后这是哪她一脸疑惑,这里不是她的房间吧

“醒了”进来的尉迟慕卿正好看到睁开眼睛的柳七七,不知怎么的,心里紧绷的弦突然就松了。

“王。”柳七七挣扎着坐起来,尉迟慕卿在这,那天晚上难道是他救了自己她不会是在紫阳殿

“没错,这里是紫阳殿。”尉迟慕卿看到她脸上的疑惑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多谢王。”柳七七起身,“臣女该走了。”

“你睡了两天。”还一直在做梦,尉迟慕卿没拦她,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会给她的心智造成这样的影响。

“恩。”柳七七脸色有些苍白,她怕水,非常怕,那时候的事情根本没从她的心里抹去,估计是在她昏迷的时候说了些什么。

“多谢王相救,臣女没事了,就不多打扰了。”她还是要避嫌的。

“你就这样出去。”尉迟慕卿坐在桌前,没有拦她。

“臣”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衣服给换了,现在的她,只穿了件白色中衣。

“现在是清晨,人不会很多,而且,芝兰院距这里也不算远。”柳七七也不在乎,这边有些偏僻,平常过的人就不多,她根本不担心。

“做本王的御医,你害怕吗”尉迟慕卿突然问了一句。

“怕怕什么”柳七七有些不明白,怕再次像这样遇险吗

“你不傻。”说实话,做他的御医危险性很高。

“怕又怎么样,即是来救人的,又怎么会因为害怕就退回去。”柳七七淡淡一笑。

“暗魅。”

“卑职在。”一到黑色的身影闪进了屋内。

“保护她。”这次的事情提醒了他 ,某些人,还是要动手了。

“是。”暗魅转身往屋外走。

“多谢王。”柳七七突然看到了院子里的桃花,“这桃花还是这么香啊。”闻着这清香都会感觉心情好不好少。

当柳七七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树下,她慢慢抬起手,一片桃花就落在了她手上,人面桃花相映红,如此美好。

尉迟慕卿看着她,微微出神。

“王记得注意身体,臣女告退。”柳七七微微欠身,就往回走。

看到清元节那天晚上送来的那盆紫色的花,柳七七摸了一下,突然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滴血上去,原本开的妖艳的花瓣竟然慢慢合上了,紫色夜来香,夜来国的国花。

又平静的过了几天,柳七七突然想起之前的那件事,宫外的百姓,有些她还是要去医治的,那就必须出宫,想到这,她就走向紫阳殿。

“王,柳御医求见。”

“恩。”

柳七七进来行礼后才说话,“王,臣女有事相求。”

“说。”

“宫外的百姓,有些还是臣女医治的,臣女想请王准许臣女出宫。”柳七七说的简洁。

“出宫”尉迟慕卿皱眉,“外边的医师不够吗”

“臣女在外时间长,有些情况王知道的不是很清楚。”顿了一下,柳七七继续说,“有些穷苦百姓是没有钱找医师的,医师们也只是凭着自己的一些小本事赚些钱罢了,这样两难的事情,总是有些尴尬。”所以她才会不收贫苦百姓的钱看诊,不过是为了那些可怜的人,况且就她一个人,也没有多大难处,相反的,她这样做还是不是接到一些百姓的回赠。

“看来,还是本王做得不够。”尉迟慕卿拿折子得手顿住。

“这也不能怪王,毕竟这样的情况到哪里都有。”柳七七早就看淡了这种情况,她只能尽自己所能,去帮一些她帮得到的人。

“本王准了。”

“多谢王。”柳七七上前接住暗影拿出的玉佩,这是御医专属的吧。

走到清心苑门口的柳七七,下了轿子,一隔将近一个月,还是最想念这里啊。

她走进去,一如往常般打开了店铺。

“哎这不是咱们柳医师吗”一看到柳七七的百姓惊讶的喊出声。

“是吗,在哪呢”听到的人四处张望,寻找那个一别一个月的医师。

“我说你,是看错了吧,咱们柳医师现在可是御医了,哪里能回来啊。”没看到的人开始怀疑,柳七七进了宫,怎么可能会出来。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从他们的称呼就可以感受到,他们与柳七七的关系多么亲切,这不是随便一个医师就可以做到的。

“各位,我是柳七七。”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