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亲王府

第三十四章:亲王府

听到原因的尉迟慕卿虽然觉得不合适,但还是笑了出来。

柳七七懊恼的转过头,她就是恐高,至于么,有这么好笑,好看的眉头也蹙了起来,脸颊两侧还有可疑的红晕,她也是第一次这样被人抱着啊。

见柳七七有些生气,尉迟慕卿忙控制住,“别担心,我在。”随即轻轻吻上她的额头。

“恩。”柳七七闭上眼睛,反正,有他在,她也不用担心什么。

只留下风中凌乱的三个人。

“我我刚才看到了什么”暗魅睁着俩眼看着离开的两个人,一副被雷劈到的模样。

“恩主子笑了。”暗煞也有些吃惊,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看见主子笑。

“快,打我一下,我不相信。”暗魅仍然不信,拍了拍旁边的人,主子还会笑他肯定是做梦了,肯定是。

旁边的暗影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

“哎,哎哎”暗魅一跳脚,“你还真打啊,疼死我了。”他一脸哀怨的看着暗影,是不是兄弟了,打他打的这么狠。

“看来是真的。”暗影仍旧一脸平静,好像打人的不是他一样,一旁的暗煞抱着肩看暗魅找打,三个人打打闹闹,也自成一道风景。

柳七七一脸疑惑的看着尉迟慕卿停下的地方,亲王府,三个大字让柳七七有些惊讶,怎么,不应该回皇宫吗,来他家府邸干什么

尉迟慕卿没有丝毫要解释的意思,抱着她就往里走。

“等等。”终是忍耐不住,柳七七还是开口问了出来,“你要带我进去”

尉迟慕卿停下步子,“不然呢”

“呃”他反问的这么理所当然,柳七七反而没有办法再问下去了。

“我进去,不太好吧。”外人可是传闻,尉迟慕卿的亲王府没有一个女人,她这样被他带进去了

“有何不可”尉迟慕卿没有一点怀疑,又抬起脚往前走。

“”柳七七词穷,她也是挺会说话的啊,为什么一碰到他就会不知道说什么算了,反正被他抱着,今天她是想尽也得进,不想进也得进了,索性钻进他怀里不露脸。

尉迟慕卿看着柳七七的小动作,微微勾起了唇角,还真是,可爱啊。

“王。”一位有些年纪的老者

出门迎接,同时也有些疑惑,他们家这位王,可是很少回来的,这府邸大部分时间都是空着的,怎么今日回来,还抱着一位姑娘

“恩,我带她回来疗伤。”尉迟慕卿简单地交代了一句。

“好,我去收拾收拾。”老者听完就走进了院子,虽然仍带着疑惑,但他可不敢问,这位主子的事,问了他也不会说,不过,这抱姑娘回来,还真是让人惊讶啊,看来,这亲王府要热闹起来了。

尉迟慕卿轻轻把柳七七放在床上,“还疼吗”

“还好。”柳七七终于感受到了触在地面上的踏实感,看着尉迟慕卿给她盖上了被子,一时间,有些暖暖的感觉。

“恩。”尉迟慕卿仔细地给她把被角掖好,“你的伤,我帮你处理一下。”

“恩不用了,我自己来。”柳七七匆忙拒绝,她是有伤不错,可是这背上的伤她怎么好让尉迟慕卿帮她处理。

“你自己,动得了吗”尉迟慕卿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我”柳七七再次被他噎到,她不处理可以吗

“放心,我只是处理伤口。”尉迟慕卿自然知道柳七七顾忌什么,他也真的只是想给她处理伤口而已,毕竟,距她摔下去也有一段时间了,再拖下去,恐怕就感染了。

“恩。”柳七七也知道她的伤该处理了,索性抱都抱过了,她也没有那么扭扭捏捏,背对着尉迟慕卿就解开了外衣,任由尉迟慕卿露出她的肩,凝脂般的肩膀,被血染红了一片,看的尉迟慕卿一阵心疼。

“疼不疼”尉迟慕卿拿着伤药,轻轻的撒在她肩上,看着她突然一抖,立刻停了下来。

“没事。”柳七七调整了一下坐姿,刚刚那一动是突然有东西触碰时下意识的反应,再加上她本来有些紧张,所以反应大了些。

“恩,你忍着点。”看来是时候让人把那座山检查一遍了,再有人掉下去或者找到的话,可就麻烦了。

“太后娘娘。”一身粉色裙装的司徒平阳巧笑嫣然地站在一身华服的老人身边,似乎逗得她十分开心,捂嘴笑着。

“哎,就你这小丫头能得哀家的心,她们这些人啊,一天到晚就知道叮嘱哀家这,叮嘱哀家那的,好容易有个小姑娘跟哀家说说话,可不能轻易让你走了。”虽然是吃斋念佛了一段时间,但是,宫中的人自有自己保养的方法,葱指上带着青玉做的护甲,上雕刻着几颗红宝石,大气华贵,着一身金色抹胸宫装,外披黑色高领披风,黑金相映,说不出的雍容大度,乌木般的墨发被人细致的盘了起来,象征太后身份的头饰闪耀在中间让人无法忽视,耳边带着一对珍珠流苏耳坠,将她整个人的气质提升了不少,带着笑意的脸上更让人觉得这太后随和的很。

“太后娘娘可是取笑平阳了,我也就是闲来无聊,来叨扰太后的,娘娘可不要嫌我烦才是啊。”十五岁的小姑娘,正是可人的年纪,再加上司徒平阳本来就有些孩子气的特性,更招像太后这样的人喜欢,一时间,两人倒是谈的挺融洽。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哀家啊,倒是很希望你能来多陪陪哀家呢,这深宫里头也没个说话的人,哎,平阳丫头你也来了不少日子了吧,怎么样,哀家的皇儿皇孙有没有看上眼的有就告诉哀家,哀家去给你说媒去。”太后拉过司徒平阳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哎呀,太后娘娘。”司徒平阳哪里被人这样开过玩笑,被太后握着手也抽不开,只能坐在一旁把脸扭了过去,一副娇羞的样子。

“哈哈哈平阳丫头还会害羞啊。”看着被自己弄到娇羞的小姑娘太后笑的合不拢嘴,“你可别跟哀家做表面功夫,这宫里谁不知道你这丫头喜欢哀家那个摄政的皇子。”

“太后娘娘,您这就不对了,我可是来陪您说话的,有这样调笑来帮忙的人的嘛。”司徒平阳小嘴一撅,一副不高兴到底样子。

“好好好,哀家不说,哀家不说了,再说这件事你这丫头还要翻了天了。”停了一下,她才又说“据说那个新来的御医是个女人”

“是啊,御医姐姐是个很不错的人呢,医术好,人也漂亮,反正啊,也是一个美人呢。”司徒平阳一脸向往的样子。

“奴婢可不这样认为,那天太后娘娘身体不适,正好太医不在,就想着找御医去看看,谁知道那御医直接让奴婢去找摄政王,你看看,医者不应该以病人为先的嘛,她这样,奴婢可是看不出半点好来。”一旁的如意听不过,直接就把那天去找柳七七事情给说了出来,一脸愤愤的样子,好像自己受了多大委屈。

“好了,别说了,多大点事,毕竟是御医,你们该尊重着点就尊重着点,别让人找着话柄。”太后出来打和,不过这聪明的人都听了出来,太后这意思不就是柳七七一个御医都能爬到自己头上了吗,连太后的面子都不给,摆明了在说柳七七恃宠而骄,眼里不容人呢。

“许是御医姐姐在忙呢。”司徒平阳状似没听懂的样子,直接给柳七七解释了起来,不过,这越描越黑也不是骗人的,在忙忙成什么样连给太后治病的时间都没有了看似是在为柳七七说好话,却是实实在在坐实了柳七七目中无人的罪证。

刚上完药的两个人丝毫不知宫里的情况,穿好衣服的柳七七直接靠在了床上。

“我想问问你,你在这里的时候,都不注重称呼的吗”她从刚才就有些疑惑,为什么尉迟慕卿跟那位老者说话的时候用的是“我”

而不是“本王”在她的印象中,这种身份有别的称呼不是一直都要注意的吗,除了尉迟锋那个不守规矩的,别人都是这样啊。

“王府里的人,都是可信的。”尉迟慕卿没觉得不对,对他而言,一个身份算不了什么,对于自己信任的人他没怎么注意过称呼,只是不回来的时候长了,所以一般人也听不到他自称“我”的时候,像暗影他们那样的,是要维持自己身为主人的形象,一个上位者必须要有的能力罢了。

“原来是这样。”柳七七点了点头,按照尉迟慕卿表现在外边的情况,她原来还以为在王府里也会是一种严肃的气氛,但是听到尉迟慕卿直接自称“我”的时候,她真的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其实在他冷硬的外表下,也是渴望着和人正常平和的交流的吧。

“恩,你好好在这里休息,我得回宫一趟,有什么事就喊暗魅。”尉迟慕卿站起来。

“恩我什么时候回去”

柳七七总觉得在王府过夜有些不太好,但是眼下也没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合适了,毕竟,她摔到了全身,行动都不方便,回皇宫的话,也没人能照顾的上。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