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写名字

第四十八章:写名字

柳七七深吸口气,止住了咳,深深看着他,“我”

“七七”尉迟锋担心地看着她。

“王是觉得臣女医术不精,想害你还得这么麻烦”柳七七语出惊人,但是也说的不错,她可是给摄政王治病的人,想害他直接在药里下毒就好了,哪里还用得着巫蛊之术

“还是说这几乎销声匿迹的巫蛊之术,连臣女一个父母都没有的人有本事弄到这种书那当初的处理方式还真的要好好查一查。”柳七七又扔出了一个问题。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他们都知道柳七七是个孤儿,让他们说出柳七七能找到已经被禁止的巫蛊之术的话,也是困难得很。

“这是什么”司徒平阳拿了过去芯儿手里的那两本书,翻了翻。

“这书为什么还要拿出来”司徒平阳又还了回去。

“公公主,这书里有巫蛊之术的用法。”芯儿有些颤抖的说,巫蛊之术这种邪恶的法子,任谁也不会碰到了还能像平常一样,像柳七七和尉迟慕卿这样平淡的反应,也是绝无仅有。

“瞎说,怎么可能你不要诬陷御医姐姐。”司徒平阳一副不信的样子,直接反驳了芯儿。

“公主殿下,这是刚才别人撞到了碰巧翻到的那一页。”芯儿定了定神,找到了刚才那人给她看的那一页。

司徒平阳看了过去,怪不得会被人一眼看见,芯儿翻开的那一页上就画着一个可怕的骷髅标志,下边就是一个被使用了巫蛊之术的娃娃,跟桌子上的那个很像,除了,书上的那个,带着一个诡异的笑,让人不寒而栗。

“这”司徒平阳一时语塞,也被书上的东西给吓了一跳,脸色不太好。

“这书可不是我的。”柳七七看到那本书心下了然。

“既然事情是由本宫挑起来的,那让本宫来问吧。”陈贵妃对着众人抱歉的笑笑。

“娘娘想问什么”柳七七看了看尉迟慕卿,也接回了话。

“柳御医说这不是你的书,那可否告诉我们,这书是谁的”现在的陈贵妃完全没有了刚来时的傲气,或者说,她把傲气给隐藏了。

“这书”柳七七突然笑了,“五殿下好大的忘性,这瀛洲怪谈不是殿下给的我吗”

“我本宫”尉迟锋单手抱着兔子,单手指着自己,“本本宫好像是有瀛洲怪谈来着”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这种书,他母妃和皇叔是不想让他看的,偷偷藏了两本,怎么会被搜出来。

“那日臣女从宫外回来后,殿下的丫环带给臣女的,不过这几天臣女生病,没来得及看,现在看来,有人先替臣女看了。”

柳七七说的随意,但是听在别人耳朵里就不是随意的了,尉迟锋是谁堂堂五殿下,以不学无术出名,瀛洲怪谈是什么书听书名就知道,和四书五经圣人贤德是完全相反的,他这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皇子会学巫蛊之术鬼才信,但是私下送书这种事也是他会做出来的,这也正说明尉迟锋不会陷害柳七七,那这么说,到底是谁值得怀疑呢

“不对啊,这书我看过,里边没有这种东西,不然我也不会给七七啊。”尉迟锋突然说话,连称呼没改过来都没有发现,他想起来这书里压根就没有什么巫蛊之术,那种东西,怎么能让七七看见。

“没有吗”柳七七又笑了,“那这东西是怎么来的”

“不对,不对不对,哎,你把书给我看看。”尉迟锋把怀里的兔子给了苏叶,伸手去翻书。

“对,就是这一页。”尉迟锋直接把成册的书从中间撕开了,只留下了手里的那一半。

“五殿下,这书有什么问题吗”陈贵妃看着尉迟锋的举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这书我曾经撕下来过几页,这几张是重新黏上去的。”尉迟锋直接把那几页也撕了下来,有些不太齐的纹路展现在众人眼前,“你们看,这可是真的。”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五殿下是不是记错了这可关乎臣女的声誉的,您确定您没记错”柳七七直接问出来了他们想问的问题。

“我怎么会记错,这几页这几页是”尉迟锋突然卡住了,“是春宫图。”许是觉得不说出来更麻烦,他还是别别扭扭的说了出来,脸上微微泛红,他虽然大大咧咧的,但这种事,说出来还真是让人难为情。

“既然如此,就没有臣女的事了吧。”柳七七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巧合她可不信,能把尉迟锋的情况摸得这样清楚的还能有谁

尉迟锋想不到,她可没那么傻,沐晴,还真是小看了她 ,想不到当初帮了她一把却给自己惹了个麻烦。

“拿纸笔。”尉迟慕卿看着眼前的情况,突然说了句话。

苏叶一刻不敢耽误,直接进房拿出了柳七七不常用的纸笔,放到了桌子上,她虽然不知道尉迟慕卿要干什么,但是,凭她第一天看到这两个人的相处,她就知道尉迟慕卿不会害柳七七。

其他人全都看着尉迟慕卿,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柳七七。”他叫了一声。

“臣女在。”柳七七上前一步,也露出了一丝疑惑。

“写本王的名字。”

柳七七看了他一眼,狐疑的拿起笔,开始写字。

尉迟慕卿,四个清秀的字慢慢地展现在众人眼前。

一旁不知何时站出来的暗影把字和哪个巫蛊娃娃拿了起来。

看到暗影的动作众人才明白,这是在对比柳七七的字迹。

“七七”尉迟锋最先发出声音,“你这,写的不对啊。”

“哪里不对”柳七七又看了一眼自己写的字,是尉迟慕卿没错啊。

“你看这个。”尉迟锋直接上千用手指了出来,“这个慕字,少了一个点。”虽然是很细微的错误,但是一对比就很明显。

柳七七仔细一看,还真的是少了一个点,她一直是这样写的,没想到,是错的。

“臣女,可能是一时顺手,还请王恕罪。”柳七七脸上有一丝僵硬,竟然是错的,还真是

“皇叔你看,这下七七排除嫌疑了吧,我和七七关系好宫里的人也都知道的差不多了,说我和七七一起演戏还可以,要是说皇叔和七七一起演戏打死我都不会信。”尉迟锋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尉迟慕卿瞥了他一眼,制止了尉迟锋想要拍向柳七七肩膀的手,改成摸了摸头。

“本王的御医,归本王管。”尉迟慕卿看了看四周的人,直接说出了最后的决断,这话的意思是再告诉某些人做的太多了吗难的是尉迟慕卿的脸上从来没有多余的表情,其他人别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情绪。

“摄政王殿下,那,那这个东西”司徒平阳有些小心的问。

“无聊。”尉迟慕卿瞥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向来没有感情的眸子里竟然流露出一丝轻蔑,看的司徒平阳一惊,这种表情,她是第一次见,让人心寒。

“咳咳”柳七七抑制不住,又咳了起来,“咳各位,既然,没有臣女什么事了,各位随意,臣女先告退。”柳七七对着尉迟慕卿笑笑,嘴角带着丝血迹,转身进了屋。

尉迟慕卿也转身就走。

仍旧站在原地的暗影拿起了被留在桌子上的那个巫蛊娃娃,看了看在场的人,也离开了。

“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们也走吧。”陈贵妃也后知后觉,带着一群人离开了芝兰院。

偌大的院子,只站着尉迟锋和沐晴。

“殿下。”沐晴喊了一句。

他看着柳七七的屋子,原本是找来给七七解闷的,谁承想会给她带来这样的麻烦,他现在连怎么和七七说话都不知道了。

“走吧。”尉迟锋定了定神,也转身离开,希望她不要生气。

“御医。”苏叶看着坐在窗边的柳七七,院子里的事情她们都看到了,不过看柳御医这种平静至极的表情就知道,她没有生气,但是也平静的让人有些呼吸困难。

“什么时候,能长大呢。”静默了好久,柳七七才吐出来这么一句话,她是故意转身就走的,也是故意没有理他的,在她眼里,尉迟锋是有些打仗行军的本事不错,但是归根结底他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与尉迟仪相比起来,他还差了很多,最起码今天的事情尉迟仪全程都是一言不发,只微微皱着眉头,让她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这就是一种能力,一种高于他人的能力,在这深宫里,虽说尉迟锋那样吃喝玩乐也不失一种在宫里存活的办法,但是却比尉迟仪低了许多。

“御医莫急,该长大的时候就长大了,五殿下今天的表现也不错呢,况且,殿下他若是长大了,也就不会这样爱笑了吧。”苏叶揉了揉怀里阿七的脑袋,她总觉得,这个五殿下也有些本事呢。

“是啊。”以前师父在的时候,她也是个爱笑的姑娘呢,现在,再让她笑也没有那么高兴了。长大,还真是一个神奇的转换,一不小心,就替换了些什么。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