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挑丫环

景府曾有侯爵,是宁远县绝对的第一大豪门。

而且景府护卫的凶悍恶名扬名整个京城,所以人牙子即便八面玲珑,能说会道,但在面对林雅时,心下也仍然是不免有些个战战兢兢。

不过商人重利,人牙子为了能做成今天这笔生意,最好能和景府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所以在短暂的拘谨过后,便是强壮着胆子滔滔不绝的给林雅介绍了开来。

此时人牙子身后,一溜排开,站着三十多个年龄在十二岁到二十岁之间的女子。

景府护卫找到人牙子时已经说明,要买丫环,年龄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

这三十多个人中,也不全是这个人牙子的。

知道景府要买下人,人牙子自然是非常的重视,若是能和景府建立起长久的合作关系,以后还怕赚不到钱?而且若是能再和景府攀扯上点关系,那么整个宁远县的地界,包括县令这个父母官在内,也是没人敢在生意上盘剥自己了。

于是他连忙让几个熟识的同行送来一些相貌不借,年龄大小合适的。

林雅听着人牙子的介绍,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一边认真打量眼前的女孩子们,一边端起茶杯轻啜。

人牙子说了半天,口干舌燥,但却见眼前这位漂亮的不像话的景府少夫人端坐的稳稳的,脸色淡然,一点表示都没有,就是渐渐的闭了嘴。

很显然,这位景府少夫人是个极有主见的,不会因为她的话语,而改变下的决定。

遇到这样的主顾,最好是少说话,别惹的人家厌烦。

人牙子经常和地主豪门中的女主人谈生意,多少也算是见过世面的。

林雅的美眸,在面前一众女孩子身上仔细扫过,发现这三十余个女孩子中有大半相貌都是很不错,而且一个个气质性格各有不同,心下知道,人牙子为了凑出这么多好品貌姑娘应该是下了一番心思的。

人牙子恭敬的弯腰站着,等待林雅挑选,但就在这时,林雅却是起身走向了江龙的桌前,然后坐下,与江龙轻声攀谈了起来,不一会,二人的轻笑声就是传来。

即便人牙子久经商场见多识广,这时也是有些个傻眼了。

这位景府的少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买还是不买啊?

一句话不说,把自己和女孩子们全都凉在了这里。

有心跟上去问一声,但又怕行为太过鲁莽,坏了这单大生意。

最终人牙子咬了咬牙,决定就在这里先站着,反正景府少夫人也没有说不买了。

吃点苦受点累算的什么?

只要自己足够恭敬,就算这单生意不成,想来景府少夫人也是会给赏些茶水钱的。

女孩子们被凉在这里,刚开始也是有些发愣,不过不大功夫之后,就有人低声私语了起来。

再过了片刻,所有女孩子也都是因为此刻心情的不同,而露出了各自不一样的神色表情。

林雅虽然和江龙小声聊着,但注意力却是一直放在这边。

时刻注意着这些女孩子们的动静。

尤其是先前看了一遍,心中初步觉得不错的那个几个女孩子,她更是多加留意几分。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人让她失望,也有一些先前不出众的人因为表现好映入了她的眼睑。

“夫君,妾身去挑丫环了。”林雅起身,对着江龙福身一礼。

江龙轻轻摆手,“去吧。”

他早就看穿了林雅这般做的用意。

林雅缓步轻移重新走了回来。

“少夫人!”人牙子张了张嘴。

不过却是直接被林雅挥手打断,然后嫩指轻点,将面前不合格的女孩子一一指了出来,再开口道:“小二,带这些女孩子去一楼,给她们上几桌上好的酒菜。”

“是!”小二原本还不满这些客人居然在这里做生意,这么一大堆人几乎把二楼给占满了,但掌柜的沉吟片刻没有多说什么,他自然也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

却不想客人大方,居然让这些女孩子落座,给赏了酒菜。

要知道黄金楼是宁远县第一大酒楼,消费可是不低的。

给这些女孩子摆上三桌,就能有七八两银子入账。

被挑出来的女孩子们大多露出不甘心的神色,但林雅相貌绝艳,女性在她面前本来就会有莫大压力,而且她身上更有一股子淡淡的威严,所以没人敢跳出来闹事。

“你们也坐。”林雅吩咐小二给留下的女孩子上茶,上点心。

几个女孩爽利的坐下,端茶就喝,拿着点心便吃。

也有几个女孩子犹豫了一下,坐了半边屁股。

还有几个则是仍然站着,低着头没敢落座。

人牙子就是暗中瞪了那几个胆小的一眼,真是上不得抬面的东西!

林雅姿态优雅的端起茶杯,用杯盖拨了拨水面上飘浮的茶叶,红唇微张轻轻啜了一口,对于几个女孩子的表现,没有露出诧异的神色,显然已经是提前预料到了。

“你叫什么名字?”林雅看向仍然站在那里,一个神色紧张,捏着衣角的女孩子问道。

“奴婢,奴婢叫林二丫。”女孩子结结巴巴的回道。

“以前没有在哪家府中做过事?”林雅看出来这个女孩出身农户家中,有点小家子气,而且显得有些个呆笨憨厚,想来应该是家中突然遇到困难,这才被卖了。

“嗯。”林二丫惊慌道:“不过奴婢会努力学的。”

“你站在那边。”林雅指了指右手边。

林二丫以为没有被选中,一时之间眼泪就是流淌了下来。

张了张嘴,想要恳求,但终是没有说出来。

林雅这时看向一个坐着半边屁股,但是没有敢喝茶吃点心的女孩,“你叫什么,多大了?”

女孩连忙站起身,曲膝一礼,恭敬的回道:“回少夫人,奴婢叫宝珠,今年十五岁了。”

“宝珠?”

林雅失笑,江龙身边有个宝瓶,有个桑蛛,这位到是把二人的名字给凑齐全了。

可以看出来宝珠曾在别的府上做过事,她也不再多问,就是让她和林二丫站在一起。

林二丫的表现实在不好,所以宝珠也以为落选了。

来之前人牙子可是介绍过,这次挑丫环的是一位大主顾,谁要是能被选中以后定然是吃香喝辣的,而且混的好了,以后说不定人牙子还会求到门上,所以宝珠难免有些失望。

林雅接下来,又问了几个女孩子,不过没让她们起身,仍然让她们坐着喝茶吃点心。

林二丫与宝瓶更加确定自己没有被挑中。

“你介绍一下自己吧。”就在这时,林雅突然看向了一个相貌上佳,但算不上有多美貌,但气质有些淡雅,而且一直神色平静的女孩子。

“奴婢叫方晴。”女孩子缓缓的从座位上起身,对着林雅曲膝矮身,双手扶在腰间,标准的施了个万福,“今年十八岁,奴婢的父亲曾是一方十余万人口县城的县令,不过因为太过迂腐,不晓得变通,最后被上官找个由头,打入了囚牢。

父亲含冤莫白,死于狱卒之手。

母亲相继得了重病,无奈之下奴婢只能卖身为奴,得些钱财给母亲治病。”

说这些话时,方晴脸色仍然很是平静,双眼中也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仿佛不是在说自己的亲身经历一般。

人牙子却是慌了,方晴不是她手头上的人,先前瞧着气质不错,就给带了过来,却没想是犯官之后。

立即就要跪下磕头认错,不过却是被林雅先一步摆手阻止,“原来却是官家子女。”

“奴婢不敢。”方晴低下头。

“你说说,这些人中,我都相中了哪个?”林雅突然开始考较。

“如果奴婢所猜不错的话,应该只有林二丫与宝珠。”

林雅不置可否,“理由。”

“林二丫虽然老实,但身家清白,值得信任,有进取心,可以先当个三等丫环,再教导些日子,能成为合格的二等丫环。”方晴低眉顺眼侃侃而谈,“至于宝珠,其她几个人也不比她差。

不过奴婢见少夫人在听到宝珠这个名字的时候,似乎想要发笑,可能是因为这个名字,所以才凑巧投了您的眼缘吧。”

林雅没有对方晴细致的推测做什么回应,冷不丁的开口,“我要买一个大丫环,四个二等丫环,再加上四个三等丫环,你帮我挑齐了。”

“谢谢少夫人的信任。”

方晴神色间,终于浮起一抹激动。

接着,便在留下的一众女孩子中挑选了起来。

人牙子则是愣住,虽然她也算是见多识广,但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不一会,方晴把数目挑齐。

林雅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让人结账。

“谢谢少夫人,谢谢少夫人。”人牙子接过银票,直笑的合不拢嘴。

一下卖出九个人,共得银钱四十五两之多,而且其中一个还会是林雅的贴身大丫环,将来若是遇到麻烦可以求到门上,今天这笔生意是赚大了。

人牙子收了银票之后,却是没有立即离开,“以后少夫人若是……”

林雅却是不等她把话说完,就是淡淡的开口插言,“将来是否还会找你做生意,全看你平日里是如何做人的了。”

人牙子不懂,呆在当地。

方晴却是上前几步带着人牙子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人牙子突然飞快的掏出一锭银子,暗中塞进了方晴的手中。

付麒麟付麒麟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