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可能断了……

他把我再次放低,我的身体几乎紧挨地面,他故意拉着我的手和我十指相扣,笑嘻嘻地说:“这不是在追么?我也听了你的话啊,不是么?”

说完,他把脸凑了过来,唇几乎碰到了我的唇,这种姿势让我完全失去了安全感,我感觉随时都会摔向地面,心慌之下失声叫到:“你快把我扶起来!”

“求我啊。”他用我刚才的语气说道,脸上的表情格外神气,像是报仇一样畅快。

“你别想,有种你就把我摔到地上。”我毫不怯弱地呛道。

“那样我会心疼的,”他故意把声音压低,语调极其温柔,他突然一下把我整个人扶起来,一只手拖住我脖子一只手捉住我的双脚脚踝,然后力大无穷地把我整个人举在头顶。

那一刻,我吓得心仿佛都要跳出来了!

“靳言!你干嘛!这样我会摔跤的!”我吓得大声喊了一声,声音尖利无比。

他见一旁有一颗叶子已经落光的梧桐树,于是把我举到了梧桐树边上,我本能地伸手拉住了梧桐树分支出来的一根小腿粗细的枝桠。当我双手抓住树干时,他突然猛地松了力道,我整个人瞬间悬空在半空中,只不过他依然拖住了我的脚底,使得我不至于太过艰难。

“给你换换感觉!怎么样,上面的空气新鲜吗?”他在下面大声地笑着说道,“你难得比我高呢!好好在上面享受啊!”

“靳言你放我下来!你不要命了我看你!”我连忙喊道,生怕他会放开我的双脚。

他感觉出了我的害怕,于是愈发得意了,他故意在下面左晃右晃,时而松,时而紧,把我捉弄得不知所措。

最后,他干脆使坏地脱掉我的棉靴,故意扣我的脚板,我痒得受不了大笑不已,一笑,手上的力道一松,我整个人一下自由落体,一下摔在了他的身上,把他重重地压在了身体之下。

我虽然不重,但是压下来的力道想必不轻,他惊呼了一声,面色惨白地大呼:“快,快起来,你压到了我的……”

他龇牙咧嘴,脸胀得通红,似乎十分痛楚。我连忙从他身上爬起来,四处寻找我的棉靴。等我找到棉靴之后回头看他,发现他的面色已经胀成了青紫色,他双手捂着胯下,疼得原地打转。

我愣了几秒,终于明白过来他伤到了哪儿,那一刻,我简直无法控制自己地狂笑开来,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他却全然没有了之前的神气,也毫不理会我的嘲笑,只是小心翼翼地捂着蹲在地上,疼得不停地吸气。

“怎么了?还痛呢?”我见情况不妙,顿时止住了笑意,蹲下来问道。

我记得我刚才跌落下来的时候虽然突然,但是毕竟高度不高,应该不至于真的伤到啊。不过……如果是那个地方的话,那就真的是难说了。

“可能断了……”他脸色极其难看,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来,那副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

“啊?”我大惊失色,此时已经顾不得开任何玩笑了,我连忙焦急地问道:“那怎么办?我现在送你去医院?你还能走吗?”

我担忧地望着他,下意识地望向他的胯下,一看到那么敏感的部位,脸就不由得害臊地发红,他掏出电话递给我说:“你赶紧找到阿松的电话,让他们最快速度来接我,晚一点我的命根子都保不住了!妈的!好疼啊!”

他疼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把我吓得也是魂飞魄散,我连忙帮他找到阿松的电话,也顾不得阿松接到电话后的愣神了,我直接报了我们现在的位置并且让他飞速赶来,不然靳言就没命了,他一听,哪里还能想太多,挂了电话就二话不说开着车神速冲进了校园,我们一同把靳言扶到了车上,送到了他家的私人医院。

还好,这一乌龙事件没有造成太大的恶果,医生检查了之后说只是轻度损伤引起了轻微血肿,休息一两天就没事了。

为靳言检查身体的医生依然是曾经那位医治我的医生,她宣布检查结果的时候我也在当场,一听到说没多大事儿,我再一次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你居然还敢笑!”靳言此时疼痛大概有所缓解,躺在病床上瞪着眼睛看着我说道。

“当初你可没少笑我,现在轮到自己了吧!自作孽,不可活……”我得意地学他的样子朝他大吐舌头。

那位女医生见我们这样,十分暧昧地笑了笑,推推搡搡地把阿松拽出了门,房间里顿时就剩下了我和靳言两个人。

“还好没事,不然的话……”他冷不丁伸出一只手来猛掐我的脸。

“不然又怎样,谁让你捉弄我,活该,怪不得我。”我笑着往后退了几步,保持了足够的安全距离,难掩心里的得意,又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我发现你现在变得挺伶牙俐齿的啊。”他瞪了我一眼,想翻个身,结果又疼得嗷嗷直叫。

我笑到不行,我说:“你可别动了,再动真断了,你就彻底废了。不过那样的话,我可以考虑和你做闺蜜。”

他气得不行,想教训我无奈又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一时憋在那里半天,任由我挖苦和嘲笑。半晌,我终于累了,悻悻地趴在床头看着他,这才喃喃地说:“幸好没事。”

他见我突然认了真,于是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头:“现在真是被你弄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我感觉我都不像是我了。”

我冲着他甜甜一笑,不知道是笑多了还是真的累了,我感觉头脑发胀昏昏欲睡,我说:“你睡吧,我趴在这里睡一会儿。”

“你上来和我一起睡。”他温柔地说道,又说:“现在好了,你什么也不用担心了,我也碰不了你。”

我差点儿又笑场,我说:“不要,万一我再碰到你,你可就真的完蛋了……”

“你睡觉很乖的,睡着了就和冬眠的青蛙一样一动不动的。”他很认真地说道,只是他的形容让我瞬间无语。什么嘛!居然说我像青蛙!

我气得腮帮鼓鼓,他大笑起来,他说:“现在更像了!小青蛙,上来吧!我们……好久好久没有一起睡觉了。”

他的话让我突然有些感伤,从前许多美好的回忆一时都涌上了心头。我于是不再推辞,脱了鞋子和外套,小心翼翼地爬上他的铺位。好在这里的病床还算宽敞,我们都不胖,所以睡在一起并不显得拥挤。

他执意让我枕着他的手臂,我的手轻轻地环着他的腰,微微侧躺在他的怀里,那股熟悉的香味让我的心一下变得安宁,他轻轻地说:“睡吧,宝贝。”

一声“宝贝”让我心悸。是有多久,没有听到他这样的呼唤了?我情不自禁地抱他抱得更紧了一些,他紧紧捉住我的手,很快我就听到了他均匀而有力的呼吸声,他可能也真的累了……于是,我也渐渐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我们睡了多久,门外一阵嘈杂的声音把我们吵醒了。当我睁开眼,发现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进来为我们拉上了窗帘,并关了灯,房间里一片昏暗,空调吹得人暖洋洋的。此时,靳言也苏醒了过来。

“外面怎么了?好像很吵。”靳言轻声问道。

“你躺着,我出去看看。”我说。

“你躺着吧,我去。”他说完,立马坐了起来。虽然动作飞快,但没听到他喊疼。我不禁问道:“你不疼了?”

他点了点头,贼贼一笑道:“睡一觉就好了,我的宝贝哪有那么脆弱。”

我不禁瞪了他一眼,害羞地翻身面对着墙。我听到他笑了一声,然后他打开门走了出去,很快就听到了他森冷的一声大喝:“吵什么?”

门外依旧窸窸窣窣的,似乎不止一个人在说话。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会儿,但是靳言关上了门,我依旧听不太真切。

我一时好奇心起来,反正也睡不着,于是下床走到了门口,轻轻打开门。这一下,声音立马真切了不少。

原来是沈紫嫣找到这里来了……我一打开门,就听到沈紫嫣的哭声:“靳言……我的青春在你身上浪费了那么多年,你就给我这样一个交待吗?你让我的脸面往哪儿搁?你让我爸妈以后怎么做人……呜呜呜……”

沈紫嫣哭得十分凄楚,声音听起来断断续续,似乎十分伤悲,听得我心里也一阵悲戚。的确,不管怎么样,她爱了他这么多年啊。一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对沈紫嫣心生怜悯。可想到她曾经对我那么过分,一时我又无法同情起来。

我凝神听着,只听见靳言生冷地说:“我们已经结束了。对不起,沈紫嫣,希望你以后幸福。”

靳言的一句话让沈紫嫣万分激动起来,只听到好几个女生在为沈紫嫣鸣不平,然后又听到沈紫嫣在说:“潘如书是不是这里?潘如书呢?我要见她!我想问问她凭什么抢走我的男人!”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