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你那么恨我,可你又做了什么

“小书,别难过。”大姐见我这样,伸手把我搂入了怀中。

“姐,我不难过,就是伤感。”我默默拭去了眼角的泪,强颜欢笑道。

爱情最残忍的一面,便是眼睁睁看着你曾经心爱的男人终日陪伴在别的女人的身旁,而你无能为力。

一辆车从公路上疾驰过来,在我们的附近急刹住了车,赵秦汉从车上满脸焦急地下来,焦急不已地对我说:“小书,你怎么样了?没事吧?我刚刚才得知情况,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事,你不用来也没事的。”他热切的态度到我这儿却换来了我的冷漠对待,我明明知道赵秦汉是真的关心我,可是我还是不想给他一个好脸。

“小书,你看你,怎么这么说话呢,秦汉这不是担心你吗?”大姐连忙对我说道,又对赵秦汉说,“小书她惊吓过度,我陪陪她,你去那边找刑风去,他没准也有事和你说。”

赵秦汉十分关切地看了我一眼,见我不想理他,于是笑着说:“好的,姐,那我过去那边了。”

赵秦汉走后,大姐和我沿着潘家河长长的堤坝走了一长段,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神来,我扭头对大姐说:“姐,我没事了,我能平静了。”

“我知道也理解你的心情,我没办法帮你什么。只是,凡事要往前看。早点放下,早点安心,知道吗?”大姐柔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尽量吧,或许这一辈子我都忘不掉他了。在山上这一夜,我有一种预感,就算靳言忘记我了,他还是会重新爱上我。”

“小书,这并非一件好事。其实你们现在,已经完全不在同一条路上了,我希望你看清现实,心里能够明白。”大姐听完,语重心长地说道。

“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我觉得有些缘分是注定的,注定分不开的人,无论怎样都不会分开。”我望着缓缓流淌的潘家河,不禁说道。

大姐见我依然固执地坚持着,于是索性什么话都不劝我了,只是轻声说:“这里太冷,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球球和晓晓都等着我们。”

大姐提起球球,我这才忽然发觉还有比思念靳言更为重要的事情,于是我和大姐回到了家。不久后,赵秦汉和刑风也来到了大伯家。

农村人做饭都喜欢用很大的搪瓷碗装,伯母炖了一大盆的野猪肉,又凉拌了一大盘的凉拌香菜,炒了好几盘田园里摘来的新鲜蔬菜,又烧了一条起码五斤重的鲤鱼,我们坐起来,刚好一桌人。

当看到眼前这么多美食的时候,我这才发觉肚子已经饿了,赵秦汉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肉,自己却丝毫没吃多少,我心里莫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于是也默默地给他碗里夹了一块肉。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赵秦汉说不出来的感动。

可我自己,却对自己的这个举动十分地诧异,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我当时为什么会这样去做。

饭后,我抱着球球坐在大伯家院子里的葡萄架下乘凉,赵秦汉走了过来,把球球从我怀中接了过去,我微微抗拒了一下,还是让他抱了。

“今天你对我真好。”他声音温柔地说。

“哪里好,我没觉得。”我说。

“以前你从不会在饭桌上给我夹东西吃,这一幕我幻想过很多次了,没想到今天你居然真的做了,我真的好感动。”赵秦汉一脸欣喜地说道。

他这么说,让我心里更加尴尬更加难堪了,我故意板着脸说:“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而已,你别想那么多。”

“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心硬的人,你之所以在我面前表现出这样刀枪不入的样子,不过是不想让自己被我打动罢了。”赵秦汉忽然这么说道。

“不要一厢情愿,行吗?”我听他这么说,顿时站起来从他怀里把球球夺了过来,然后往大伯里屋走去,不再想搭理他。我听到他在我身后发出了一串爽朗的笑声,可是那串笑声却让我莫名地不爽,因为我明白那笑里的潜台词是什么。

大约三天后,我依旧在农家乐里忙活的时候,靳言又一次出现在了农家乐的门口。

烈日炎炎,大棚里因为调节了温度,所以并不显得闷热,靳言从大棚的入口走进来的时候,我正在给新种下的玫瑰施肥。

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我于是抬头看了看,发觉是靳言的时候,我立马低下了头,面无表情地继续忙我的事情。

“小书。”他轻轻地叫了我一声。

“嗯。”我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

“在忙呢。”

“嗯。”

之后,便是一阵很久的沉默。我去不远处的水池边提水,他连忙过来从我手中接过水桶,慌里慌张打了一桶水,随后帮我提到了我刚才所站的地方。

“你怎么不理我?”他心虚地问道,声音听起来很弱。

“有事吗?”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生气,但是我就是生气了。

“她……脸还没有消肿,听……听说你大伯有草药,我过来拿草药,顺便……看看你。”他支支吾吾地说道,似乎很难为情。

“顺便?”我一听这两个词火气就上来了,“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好意?她脸肿没肿和我什么关系?我用不着你来看我,你给我滚!”

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对靳言说这么重的话,也是我第一次生这么大的气,我无法容忍这个曾经融入我骨髓的男人,如今为了别的女人上门向我讨药。我发现我变得刻薄了,特别刻薄。

他怔住了,他喃喃地问道:“你怎么了?对不起……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就吻你了。小书,你身上有一种我很熟悉的感觉,可是我真的记不起来你是谁,对……对不起。”

“就算是你记不起来,身边人的话你总应该相信吗?靳言,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所有人都记得,却单单忘记了我?这是为什么?”我心酸地望着他。

“我……”他的眼神无比复杂,他看着我久久,之后竟无言以对。

“你走吧,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我气得从他边上把你满满的一桶水一口气提了过来,谁知道水桶的手把忽然断裂,桶里的水全部洒了出来,我的裤子和他的裤子都被打湿了。

“你别生气。”他依旧说着这样不痛不痒的话,只是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格外地心痛。

“不用你管,你走啊!”我大声喊了一声,心痛地蹲在地上。

“球球呢?球球在哪儿?我想见见球球。”靳言见我这样,于是又说。

“你见球球做什么?我话说得还不够清楚吗?你给我滚!永远不要踏入这里半步!下次我要是再看到陶梦然或是你出现,我会让村民直接把你们打出去!”我愤愤地喊道。

“小书,你别这样。对不起,我知道那晚……”他依旧站在原地不走,顿了顿,又说,“是我冲动了。”

当他嘴里不断说出这样不痛不痒的话时,我的心绞痛得更加厉害,我看着这个我深爱多年的男人,我看着这农家乐的一切。曾经这里是他给我的聘礼,我真的怀疑这样下去,有一天这里会不会变成我的坟地?从他出现起,我的心就没有停止过痛楚,那种一阵阵的绞痛让我感觉自己几乎快要死去,同时我的情绪也被他弄得无法再平静,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完全失了控……

“靳言,你给我滚!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我也不想听你再多说一句话!从今以后希望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的每一句话都会勾起我心里无穷无尽的恨!你践踏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根本不知道我都为你做了些什么!你简直就是一个混蛋!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我们死生永不复见!行吗?”我无比大声地对他喊道,像一个疯子一样歇斯底里。

这心底的荒凉如同大漠一般,在我的心里扬起漫天的流沙,一切往昔的恩爱再也不复存在了!这个男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都已经彻底将我遗忘了!爱情最痛彻心扉的一面,便是别人已经携着新欢远走高飞,你却只能停留在原地苟延残喘地回忆,曾经所有的美好都变得斑驳,变成了“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流水……

我原本无比美好的爱情,我们那么多年的相互扶持,我们那么多年的恩爱,全部不复存在了。当爱情沦为回忆的时候,本就是这个世界上的痛中之痛之一。我本无法忘记,也从未想过要忘记,可是今天,当我面对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他时,我突然想放下了,我突然不想再坚持了,因为我已经找不到坚持的理由了。

当我在最最绝望的时候,他蹲了下来,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无比生冷地说了一句让我诧异到无以复加的话:“你这么恨我,可你看看你自己又都做了些什么?”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