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疑点重重

第224章疑点重重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温佑隼的状况才渐渐好了一些,他要留我和裴曜竣吃饭聊表谢意,却被裴曜竣拒绝了。

“既然你们还有事,那我也不留了,有机会再聚。谢谢你了段宁,为了我的事如此费心。”

“温你不用Ke气,能帮到你我很开心。”温佑隼和裴曜竣又寒暄了几句,我们便踏上了返程。

“裴曜竣,你记不记得温刚才问我‘为什么是林馥暄’?”

裴曜竣冷哼一声,将头扭了过去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树木高阴阳怪气的说道,“温,你叫的倒是很亲热嘛。”

我微微一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裴曜竣你吃醋了?哈哈哈”

“吃醋?吃你和温佑隼的醋?别开玩笑了。”

我看着裴曜竣闹脾气的样子就像一个五六岁的小朋友,越看越觉得好笑,笑的有些停不下来。裴曜竣伸手狠狠的捏住了我的脸颊,轻轻的往两边拉扯着,“再笑!再笑我就把你从车里扔出去!”

“好好好哈哈哈我不笑了。我们说正事,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会选择林馥暄来陷害你?十三年前虽然温佑隼的势力不像如今这样庞大,可也不是个小人物了,选择温佑隼的朋友下手风险终归是有点大的吧?之前你认识林馥暄吗?”

“谈不上认识,不过我们见过。有一年的拍卖会上,温佑隼携林馥暄一同出席。”

“那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想激化你跟温佑隼的矛盾?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到时候他们就可以渔翁得利了。”

裴曜竣SI索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不太可能。我与温佑隼不同,温佑隼家里世代经商,十几年前他已经是个风云人物了,可是那个时候我却只是个普通人。”

“难道真的是巧合吗?对了裴曜竣,你记不记得那次我们在巷子里被袭击?有一个DAO疤脸说,‘十几年前你知道了不该知道事’这会不会是你当年被陷害的原因?十几年前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事啊?”

裴曜竣陷入了沉沉的会议中,过了好久他才开口说道,“十三年前我才刚十八岁,那时候应该是我刚刚高中毕业吧?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应该并没有招惹到谁。”

我拿出随携带的笔记本一边记录一边说道,“现在我们把整件事整理一下,如果有说错的地方你记得提醒我:1,十三年前你还是只是个普通学生,被污蔑,以罪的罪名蒙冤入狱;2,受害人的孩是林馥暄,温佑隼的朋友;3,温佑隼彼时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商界英。”

“4,后来林馥暄离奇失踪,在谅市被掉的犯罪团伙手中,到了谅市福利。5,那天在巷子里袭击我们的人和十三年前陷害你的人必定有很大的关系,或许就是同一伙人。”

“现在我们有以下几个问题没有答案:1,当年你一个安稳读书的学生为什么会惹祸上,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2,他们为什么要选定林馥暄作为受害人陷害你,难道仅仅是巧合吗?”

“3,我爸爸对待工作向来认真负责,按照他的格是不会在没有做DNA比对的况下就确定你是罪犯的。可是偏偏在那个时候他有了一个难得的升迁机会,为了免横生枝节,也为了彰显他的功绩这才将你匆匆定罪。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胆的设想一下,我爸爸也是入圈里的一部分?4,在利用完林馥暄之后,为什么不杀掉林馥暄一了百了?”

我看着纸上整理出来的密密麻麻的讯息不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件事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我喝了口水,顿了顿又继续说道,“综上所述,我们不妨大胆的设想一下。十三年前你可能不经意间知道了什么,你以为不重要,却危害到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他们对你进行污蔑。”

“为了能让他们的计划得以顺利进行,在那个关键时刻给了我爸爸一个晋升的机会,我爸爸因为自的私为了更进一步没有进行DNA比对就对你匆匆定案。受害人林馥暄也忽然失踪,唯一可以证明你的清白的人不知所踪。”

“如果刚刚的设想通通成立,能决定我爸爸是否升职的必定是安系统的重要人物,而试图把林馥暄拐卖出境的应该是一个势力庞大的黑社会组织。裴曜竣啊裴曜竣,你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

裴曜竣的眸越来越深,眼眶里的血丝越来越重,似乎要滴出血来,“无论是谁,我都要让他万劫不复!当年参与到这件事里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听着裴曜竣决绝狠辣的语气不心里一惊,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咽了下去,没有说出口。裴曜竣,你对我爸爸的报复已经够多了,你还是不愿意收手是吗?

一LU上,我跟裴曜竣各怀心SI,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晚上回到裴宅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间休息,裴曜竣也没有叫我上去。

我躺在洁白柔软的上,辗转反侧却始终难以入睡。我推开门去想去厨倒杯水和,透过地窗,却看见一个孤寂的影坐在园里喝闷酒。地上已经扔着两三个空空的酒子,他的胃是不想要了吗?我想出去阻止他,可是每一步都迈的格外沉重。

我不知道裴曜竣对我到底是怎样的感,可是我能看懂自己的心,我爱他,特别爱。就像喜天冒出新芽的柳树,就像喜百合的香味,就像喜西瓜最中心的那一块果肉,就像喜橘子罐头

可是天意弄人,偏偏我与裴曜竣之间夹杂着复杂的恨意,就算我能把他对我家造成的伤害通通抛之脑后,我爸爸妈妈也不会原谅他。而他也不会原谅我爸爸,十三年的仇恨,恐怕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了吧。

我在沙发上坐下,静静的看着他孤单寂寥的背影,直到他醉倒睡着了,我才敢回间拿来一张毯子盖在他的上。裴曜竣,就让我这样陪着你吧。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