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叫声嫂子让我感觉感觉

我听大姐这么说,连忙坐到她身边,我问:“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爸说的,孩子不是孟长青的,生下来孟长青抱着去做亲子鉴定了,才知道不是自己的孩子。”大姐说完,苦笑了一下。

“也就是说……这场戏根本就是二姐自导自演的?其实她和孟长青根本就没有?”我不禁问道。

“有没有这个只有他们二人知道,如果没有,孟长青也断然不会接受如棋。只是如今闹成这样,岂不是把他们两个人的人生都毁了。如棋这样,以后还有哪个男人敢要?”大姐紧皱眉头说道。

“那孟长青联系你了吗?”我问道。

大姐点了点头,然后说:“给我打了电话,我没接,发来短信告诉我他要去外地了,我也没回。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不爱一直搅在这些事情里,徒增伤感罢了。”

“你别难过,不是有句歌词叫做,挥别错的,才能和更好的相逢吗?如果不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和刑风又怎么能够在一起呢?”我握着大姐的手安慰道。

“嗯,都是缘分使然。我晚上只是想和你聊聊天,我们姐妹两从小感情就好,如今阴差阳错的,生活也渐渐靠拢。我以前从没想过找一个商人做老公,不过刑风的确比孟长青成熟,大概经历过世面吧,那种为人处事的沉稳和张弛有度是我最欣赏的地方。我一直在学校里,这么多年没怎么接触外面的世界,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单纯许多。”大姐淡淡说道。

“嗯,是啊。”我亦附和道。

“你和靳言以后也好好的吧,现在看他对你这么上心,我挺欣慰的。你们说过什么时候结婚吗?”大姐突然问道。

“还没有来得及提这件事,不过我不担心了,我觉得没有什么能够再让我们分开了。”我笑着说道。

大姐见我一脸幸福,于是也笑了:“这三年,每次见你总是闷闷不乐的。现在看你这样一个劲傻笑,我就放心了。”

我们姐妹两就这样聊了一夜,彼此谈论着彼此的男人,谈起家乡的事情,又说到我和刑风曾经的约定,关于神女山的那个梦想,引起了大姐强烈的兴趣。

我们约定,如果我们的感情能够顺利走向婚姻,我们一定会偕同我们的丈夫,为家乡的发展尽一份力。我们聊了许久许久,感觉和大姐从未如此接近过。这一趟旅程不仅让我和靳言的感情得到了升华,也让我和大姐的心更近了一步。我想,这就是旅行的意义,能够让我们从日常的琐碎生活中抽丝剥茧,探寻到最内心的纯粹。

天亮了,我们踏上了归程,登机后,我还是像来时那样无比踏实地趴在了靳言的大腿上,安安心心地一路沉睡。只有在最信赖的人身边,才能得到这样彻底的放松。

旅行归来,生活便回到了正轨。我按部就班地上班,靳言每天早出晚归地忙碌着,因为他们公司的几个项目刚刚上线,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日渐减少,往往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而我早上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

这样持续了两个月之后,有一天晚上我们终于有空在家一起看电影,我微微地抱怨了一下最近生活的聚少离多,靳言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对我说:“你要么从那个公司辞职吧,过来帮帮我,这样我们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可是那个公司是我们的第一个公司,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我不禁说道。

“那个公司既然当初在最难的时候给了刑风,就让他去运营吧。咱们现在的悠品发展前景很好,目前我正在大力招人,现在公司我能信任的人只有多米一个人,我觉得还不够。你作为我的老婆,这时候不来帮我,还等什么时候?”他笑着拥着我的肩膀说道。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我躺在他的怀里问道。

“你除了做你的本行,我还想你帮我管理财务这一方面,公司现在的账目一团糟,现在每天的订单数额渐渐加大,财务这一方面必须得是自己人。”靳言用一副很严肃的口吻说道。

“可是怎么和刑风说呢?”我说。

“这个还需要说吗?如今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娶的都是你们潘家的姑娘,还有什么见外的。我现在是急需要你在我身边,对他来说却并非如此。再说了,许颂不是最近把傅杰招聘到了你们公司么?你不在那边,对他们而言也没有什么损失了。”靳言冷静地分析道。

这一晚商量之后,我们一起请了大姐和刑风还有许颂吃了一顿饭。这是我们第一次以未婚夫妻的名义,很隆重地宴请了他们。这么多年,我们第一次以成年人的身份共同进退,坦然说出自己的想法,借酒表达了内心的感受。刑风和许颂听我和靳言说完之后,并没有觉得意外,刑风反而说:“去吧,应该这样的。这时候不陪他奋斗,还等什么时候。”

就这样,不久后,我正式把所有手上的工作交接给了傅杰和许颂,然后正式来到了悠品报道。

此时悠品的员工已经增至近两百人,刚刚建立了一个大型的仓储基地,跨境电子商务已经得到了良好的运转。此外,靳言和多米联手开发的游戏也正式进入了开发阶段。

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态势。我来到悠品报道的第一天,当看到靳言西装笔挺地站在会议桌的最中央位置淡定从容地交代接下来的工作安排,神态自若地侃侃而谈悠品未来发展的前景以及他的雄心壮志时,我心底自豪得无以复加。

我本想低调,不想让太多员工知道我和靳言的关系。岂料,我上班第一天,他在早会上说完所有的会议内容之后,突然大声说:“接下来,我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大家原本做好了散会的准备,一听靳言这么说,顿时全部打起精神正襟危坐,听着靳言接下来要说什么。

结果,他却话锋一转,自己先笑了起来:“来,大家掌声欢迎一下我的老婆、你们的嫂子强势加盟咱们悠品!”

我“噌”一下脸红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高调。大家“刷”地把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然后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我不得不硬着头皮站了起来,示意大家停止鼓掌,然后笑着说:“大家好!”

“我暂时把我老婆的职位定位副总,主管负责公司的人事和财务两块,从今以后人事部和财务部的各方面事务都直接向我老婆汇报。至于她的工作能力如何,由我来直接进行考核。以后,大家叫她嫂子就好了。”靳言大声说道。

大家又开始热烈的鼓掌,我用目光示意靳言低调一些,谁知道,他非但不低调,反而直接走到我身边,大大咧咧地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得意地对大家说:“来,大家先叫一声嫂子让我感觉感觉。”

靳言的公司比较年轻化,除了主管财务的姐姐年纪稍长之外,大部分都是刚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互联网公司的气氛本就活跃,比较不拘小节,大家听靳言这么说,顿时哄堂大笑,然后齐刷刷地叫了一声“嫂子”。

我被这样轻松的气氛给逗笑了,于是等大家鼓完掌后,我说:“我和你们言哥不一样,我在工作中是比较严肃的。我奉行的信条是相互尊重,职场虽有上下级之分,但也同样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希望以后大家继续努力,让悠品能够更上一层楼!”

“听到没?你们嫂子以后管你们,谁要是敢不听嫂子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好了,散会!”靳言大大咧咧地说道。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三三两两地离开了会议室里。那个叫做多米的男人,是第一个离开的。而且我发现了,不管大家笑得多么灿烂,多米都是面无表情的。不知道是因为他天生比较冷漠,还是因为他在国外长大所以笑点不一样。

我瞪了靳言一眼,我说:“哪有在会议上这么随便的?你这样还怎么服众?像个孩子一样!”

“谁说的,我严肃的时候你没看到而已。不过,我就是想让大家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宠你。”他伸手搂着我的腰,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老婆,以后老公的钱都掌握在你手里了!你可别不给我花!”

“你是老板我不过给你打工而已!别说的那么夸张!”我简直哭笑不得。

“你错了,我是老板,你是老板娘。虽然我们还没有结婚,但是我要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靳言的老婆是谁。”靳言认真地说道。

“傻子一样。”我心里甜得不行。

“好了,乖乖去给爷工作吧。一会儿中午午休的时候,来我办公室一趟。”他笑得贼贼的。

“啊?午休去你办公室做什么?”我惊讶地问道。

他贼溜溜地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人,于是在我的腰上轻轻掐了一下,在我耳边低低地说道:“中午,给你吃甜点,最近你不是一直喊饿吗?”

“没啊,我不爱吃甜点。”我十分迟钝,并没有意识到他的意思。

他哭笑不得地捏了下我的鼻子,然后说:“好好工作,等到中午你就知道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