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好像变得有些责任感了

声音越来越近了,我听到靳言和阿松还有那位医生在阻拦,但是似乎沈紫嫣带了好些人,应该是没有阻拦成功,因为听声音眼看着就要走到我这里了。

我知道该来的挡也挡不住,虽然一时没有想好怎么应对,但我还是率先推开门走了出去。

我就这样推门而出,衣衫完好地站在了走廊中央,只见前面乌压压的一帮人。靳言依然站在那一头没有过来,女医生和阿松拼命在阻拦但是顾及对方身份又不好太过分,所以一帮女生就这么地冲过来了。

当我一个人走出来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靳言也僵在了原地。

我站在走廊中央,平静地注视着沈紫嫣和她身后那一帮女孩子。沈紫嫣披头散发,双眼红肿,身上衣服也是胡乱搭配一气,看样子似乎失恋让她深受打击,一时连形象都不顾了。

见我一个人站了出来,沈紫嫣示意大家停了下来。她一声冷笑,然后说:“果然,潘如书你真的在这里!看来别人没说错!你的确和他在一起了!”

或许就在这一刻,靳言缓过神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从那一头走过来,拨开那一拨人,直接朝着我走了过来,站在我的身边,然后冷冷得对沈紫嫣说:“我们已经结束了,你不要连累无辜。”

“连累无辜?呵呵……靳言,如果不是她,你会和我分手吗?我告诉你,你别被她的外表所迷惑,她根本就不是刑雨!她也根本就比不上刑雨!”沈紫嫣气得大喊道。

我微微一笑,我很平静地看着她,我说:“沈紫嫣,我和靳言现在只是朋友关系,或许你们分手和我有间接的关系,但那是靳言自己的选择,我问心无愧。”

“和你无关?潘如书,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你怎么阴魂不散地非要缠着靳言!你不是身边已经有那么多男人吗?你干嘛盯着靳言不放?我告诉你分手我还没有同意,我也不会同意!”沈紫嫣激动地大声喊道。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们都已经分手了。沈紫嫣,该给你的补偿我已经给了,请你适可而止!”靳言在的身边冷冷地说道,他下意识上前一步挡住了我,很怕我会受到伤害。

“你以为我要的是那个对我而言一点作用都没有的本色娱乐会所吗?靳言,我要的是你!我从小就喜欢你,如果不是刑雨突然出现,我们早就很幸福地在一起了……靳言,你小时候说过喜欢我的,你还说过长大了要娶我的,这些你都忘记了吗?”沈紫嫣又凄厉地哭了起来,那模样和声音的确让人我见犹怜。

坦白说我受不了一个女人在我面前展露伤悲,不管她曾经与我有什么样的恩怨,看到这样的情景都会让我的心变得沉重,虽然我并不同情她。但同为女生,我还是会觉得悲哀。

我不禁望向了靳言,我看到他脸上划过一丝丝的不忍一闪而过,但随即他的脸色就恢复了平静。他接下来说的一番话让我不敢置信,因为,我没想过这样的话语会从靳言的口中说出。

他说:“如果你珍惜你我曾经与刑雨的友情,那么请你明白死者为大的道理,别再动不动提刑雨了。人会长大,也会慢慢改变。沈紫嫣,我们虽然名义上保持了这么多年的男女朋友关系,但都是表面,我和你从没有在一起过,这点我想你很明白。你爱的是我浮华的表面,是我身上值得吹嘘的资本,而并非是我本身。这么多年,如果当初我们不选择在一起,或许现在我们会成为一对很好的兄妹,但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回不去了。今天的话,我只说一次。我自始至终爱的人都是潘如书,而我对你问心无愧。虽然我们有名无实,但是我对你尽了一个男朋友该尽的责任。沈紫嫣,如果你真的顾念我们从小到大的情谊,请你冷静地想一想,这些年,你真的爱过我吗?”

原来他并非像外表那样冰冷,他的内心其实细腻非常,只不过他从不喜欢表露,更不喜欢倾诉。其实他看得透彻,也什么都懂,只不过从不说出口罢了。

他大概从未对沈紫嫣说过这些话,所以,沈紫嫣也听得愣了,她十分茫然,似乎对靳言的话并不能明白。她是一个从小到大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姑娘,她的世界简单而直接,她想要什么都有,任何人夺走她的任何一个玩具她都会加倍抢过来,又何况是一个男人。她或许潜意识早把靳言当成是她的私有物品了,她可以对他无爱,也可以把他随手一扔,但是当有人想抢走的时候,她还是会不惜一切办法地夺回来。可是,她从不懂得珍惜,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珍惜。她或许从未想过爱这一回事,她以为她对靳言是爱,殊不知,那并不是爱,只是一种强烈的占有欲罢了。

她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久久,她再次哭着喊道:“我不懂,我也不想听这些,我就想你做我的男朋友。我不要分手,我不想分手。你告诉我怎么做,你还会回到我身边?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该怎么面对别人的目光啊?”

她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地蹲在了地上,一脸鼻子眼泪地望着靳言。此时此刻,她就像是一个丢了心爱的玩具而无理取闹的孩子,哪里还有半点儿昔日张牙舞爪的猖狂。原来剖开那层鲜艳的外表,她不过就是一个有着强烈虚荣心的单纯姑娘罢了。

靳言不想再多说下去了,他也明白说任何她都不会懂。经历不同,根本就无法感同身受。他苦笑了一下,然后说:“你走吧,希望你以后好好找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好好想想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不要再那么贪玩了。还有,以后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也不要找潘如书的麻烦。如果你敢惹她,你知道我的手段!”

“靳言!”沈紫嫣声嘶力竭地大喊了一声,绝望地蹲坐在地差点儿晕阙过去。阿松往前一站,沈紫嫣带来的那帮和她差不多的姑娘哪里敢说半句话,甚至连上前扶起沈紫嫣的勇气都没有。

靳言给了我一个眼色,示意我回到房间里去。推开病房房门之际,他大声喊了一声:“阿松你傻啦?!把她们统统给我赶出去!”

随后,他迅速拉着我的手进了房门。一分钟之后,外面所有的嘈杂声彻底归零,整个医院安静得近乎诡异。

靳言显得十分疲惫,他看着我,突然问我:“我是不是很残忍很冷漠?”

“你要是真的很残忍很冷漠,就不会把本色娱乐会所拱手给她了。”我淡淡一笑,既感慨又欣慰地看着他。同时,一想到本色娱乐会所从此变成了沈紫嫣的地盘,又有些说不出的可惜。毕竟,那是我第一次和靳言认识的地方。

他也笑了笑,懒懒地说:“我坚持要分手,我爸为了不得罪她父母,就做了这样的决定。本色娱乐会所这两年一直亏本,我爸现在的主战场也不在娱乐这一块了,所以干脆就做了个顺手人情,把本色转给了她,为的就是堵住她父母的嘴,也省得外面闲言碎语。你别觉得可惜,跟着哥好好混,以后哥打下来的江山都是你的。”

他的最后一句话戳中了我的笑点,现在的他说出这样冠冕堂皇的话来未免还显得太过孩子气。我于是又问道:“可是她父母就这样就同意了吗?既然如此,当初怎么会让你们订婚?”

他伸手弹了下我的额头,他说:“最近我家的产业都不景气,我爸的资金严重缩水了,和他家的合作也到了尾声。他父母见这样早就心里害怕了,我这时候提出退婚,悔婚的不是他们,他们表面不开心,心里巴不得这样。”

“呵呵,她父母也太唯利是图了吧?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沈紫嫣的思想还是这么单纯?她一点都不怨她父母吗?”我不禁问道。

“怨?”靳言嗤之以鼻地笑了笑,他说:“她父母永远是一副女儿要天上星星都能摘来给给她的虚伪模样,从小到大给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让她完全断送了自理能力,长到现在依然毫无主见,只能任由父母摆布,傻乎乎地成为了父母交换利益的筹码,却还乐呵呵地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公主。”

“你既然这么瞧不起她,干嘛要送她一套会所?”我嘟着嘴问道。虽然会所和我半毛钱关系没有,奇怪的是我心里竟有一丝丝的不平衡,我还是把自己代入太厉害了。

“她对我从小到大都很真诚,总是屁颠屁颠跟在我后面,不管我对她怎么样,她始终笑嘻嘻的。我虽然从没有喜欢过她,可是当向她提分手的那一刻,看到她那副样子,我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许,我们不知不觉都长大了,考虑事情不会像以前那样片面了吧!”靳言懒懒地躺在床上,悻悻地说道,又说:“给了她也好,我心安了,心里再也没有一点愧疚,以后可以放心地追求你了。”

他用柔柔的目光看着我,见我望着他的目光十分异样,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变了?”

“嗯……好像变得有些责任感了。”我说。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