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我又不是赵飞燕

顾阿姨在楼下的小院里对着楼上大声叫着我们的名字,赵秦汉忙把我带去了楼下,而此时,赵秦汉的父亲正端着报纸、带着老花眼镜坐在饭桌上了。赵秦汉家会议桌式的饭桌在我眼里也颇具喜感,他父亲长得并不高大,看上去还颇有些儒雅,但身上有一种为官之人的气场,不知道在职的时候究竟是什么职位。看样子,赵秦汉长得像母亲,他遗传了顾阿姨的身高和长相,所以和他父亲相比更加狂野一些,有点儿不像是干部的儿子,倒像是来自藏族的康巴汉子。

我和赵秦汉分别入座,赵秦汉叫了一声“爸”,我叫了一声“赵叔叔”,赵叔叔随即放下了报纸摘下了眼睛,对我微微颔首,然后很官腔地说:“你好,欢迎你来我家做客。”

“谢谢赵叔叔和顾阿姨的款待。”我于是也像模像样地回答道。

顾阿姨用一口精致的象牙白大瓷碗端来整整一碗饺子,然后把四个盘子依次放在我们面前,用一双白色筷子把一只只晶莹剔透的饺子分别夹在我们的碗里,再把料碟分别放在我们的面前,然后笑意盈盈地说:“你们先吃着,我再去下一锅。”

“顾阿姨您也来吃吧,需要我帮忙吗?”我这才想起帮忙的事儿,连忙站了起来,顾阿姨忙说:“不用不用,这都好了,你们安心吃就是。小汉最喜欢我包的水饺了,每次他一个人都要吃上一大碗。”

赵叔叔话不多,他夹起一只水饺,微微沾了些醋,随后细嚼慢咽地吃了起来,动作十分优雅且缓慢。看样子,赵叔叔是一位养尊处优的老干部。相比之下,赵秦汉的个性倒是完全不同,赵叔叔才吃了一个,他就已经大口吃了好几个饺子。

不过,我发现他们在餐桌上都是不说话的。赵秦汉即便吃得快,但也没听见他发出任何声响。他家难道遵循“食不言、寝不语”的古训?我心里琢磨着,于是也慢悠悠地吃起饺子来。

顾阿姨做的饺子是芹菜猪肉馅的,还混合着虾仁在里面,皮薄馅多,吃起来格外香甜。我一口气吃了三个,越吃越觉得香。而此时,赵秦汉已经吃光了盘里的饺子,又把大瓷碗里剩下的饺子一股脑都拨到了盘里,他父亲见状,脸上露出了一脸慈祥的笑容。光那一脸笑意,就足以看得出他对这个孩子的喜爱,他一定很为赵秦汉自豪。

顾阿姨很快又端上来一大笼饺子,这一笼饺子是蒸起来的,皮居然是白里带绿,看起来像一颗颗小小的白菜一样,看上去格外精致。我惊讶地忍不住称赞道:“阿姨这饺子真好看。”

“这面皮是用蔬菜汁和出来的,所以包起来好看,这一笼蒸饺是白菜猪肉馅的,你尝尝看。”顾阿姨笑眯眯地说道,随后夹了三个放在我的盘里。

我发现赵叔叔吃的东西并不多,一顿饭下来他总共不过吃了七八个水饺,喝了一碗养生汤,随后顾阿姨拿来几个看上去像是保健药物的瓶子,我看见他每个瓶子中拿出一粒药丸和水一并吞下后,对我微微一笑说:“小潘,你慢慢吃,我要去书房了。”

赵秦汉立马站起来,我一见这情形,我也赶紧站了起来,我说:“赵叔叔慢走。”

我惊讶地发现,赵叔叔一步步缓缓走向楼梯的同时,顾阿姨和赵秦汉都站得笔直并且对赵叔叔行注目礼,但赵叔叔并没有回头,直到赵叔叔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顾阿姨这才连忙招呼我们坐下来,对我们说:“你赵叔叔吃的不多,他在这儿你们比较拘谨,现在他吃好了,你们放心吃吧,在阿姨这里都没有关系。”

我越来越对赵叔叔的身份有了很大的好奇,在家还讲究排场的人,想必在机关里一定位高权重吧?可以从顾阿姨和赵秦汉身上我完全没有感觉到他们像是官宦之家,顾阿姨的行事作风十分低调,她为我风雨无阻送餐一年,每天竟然都是骑着自行车来来去去;而赵秦汉的身上更没有半点儿官宦之子的纨绔之气,举手投足中都不见半点猖狂……刑风是怎么找到顾阿姨为我做饭呢?而且还把赵秦汉安排为我的同桌,这越想,我越觉得纳闷。

赵叔叔一走,赵秦汉明显放开了许多,他真的如顾阿姨所说的那样,一口气能吃下好几十个饺子。顾阿姨一个劲催促我多吃一点,在顾阿姨的盛情下,我也吃了不少。

我们吃完后,我帮着顾阿姨一起收拾碗筷,本想帮顾阿姨洗完,但是顾阿姨不让,硬是让赵秦汉带我出去散步。

顾阿姨对我似乎特别有好感,她对我的喜欢是不加掩饰的那种,似乎真的把我当成了半个家人。这一次赵秦汉来接我,她还再三吩咐让我把那件没织完的毛衣给她带过来织好,这样九月份我开学的时候就能带到学校。

“你有顾阿姨这样的妈妈真幸福。”我对赵秦汉说道。

“是啊,妈妈做饭特别好吃,所以我很少去外面吃饭,感觉厨师做的饭都不如妈妈。”赵秦汉由衷地说道。

“你爸爸好像很严肃。”我又说。

“嗯,我爸爸在家很少说话的。我们家每星期要召开一次家庭会议,每个月做一次总结会议,是不是听起来很怪异?”赵秦汉说完,自己都笑了起来。

“我觉得挺好的,至少你们家有很好。”我也笑了。因为赵秦汉是顾阿姨的孩子,我对他的排斥感少了许多。

“嗯,这点倒是。我爸是很讲原则的一个人,我们家任何事情都要拿出来讨论的。我从小到大的事情都自己拿主意,我爸妈提意见,但是我如果坚持的,他们就不干涉。”赵秦汉又说。

“真好。”

我以为赵叔叔应该是一个专制的人,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开明。不过也难怪,如果是专制独裁的父亲,大概培养不出像赵秦汉这样活力四射、全方位发展的孩子吧!

“还好吧,就是家里规矩太多了,时间久了特别拘束,我都恨不能赶紧长大,离家越远越好,在外面自由自在。小书,你和刑风不是亲兄妹吧?”赵秦汉突然问我。

我摇了摇头,避而不谈这个话题,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子,弯腰投掷到水中。小时候在潘家河的河边,每一次被小伙伴孤立的时候,我便喜欢玩这个打水漂的小游戏,所以我投石子特别有技巧,随手一扔,石头就能在河中溅起好几朵水花。

“嗨,你真厉害。”

我成功转移了话题,他也捡起石子扔了起来。护城河里的水绿幽幽的,水质并不是很好,远不如潘家河的清澈见底。一想到故乡,我的心里就很惆怅。

假如我能顺利录取进入Z大学,小画见到我会怎样?消失了一年我重新出现会让父亲怎么想?他会责怪我还是会为我自豪?一切的未知都让我的心像是被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一时间我又开心不起来了,索性直接一跳,坐在了护城河的栏杆上。

赵秦汉本能地拽住了我的衣服,紧张地说:“里面水很深的,要是掉下去怎么办?”

“要是掉下去,我就随着水飘走,飘到哪儿就算哪儿。”我微微皱着眉头,任晚风吹拂着我的头发。

“没关系我会游泳,我会救你上来的。”他说完,也跳了上来,坐在了我的旁边。大概是担心我,他的手半举起在我的后背,却并不敢触碰我的衣服,他说:“你这么瘦,我真担心风一吹,你就掉河里了。”

“哪有那么夸张,我又不是赵飞燕。”我被他逗笑了。

“你终于笑了,你笑起来挺美的,为什么老是要蹙眉呢?又不是林黛玉。”他说。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你又不是吕洞宾。”我反呛道。

他顿时哑口无言,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说:“看你平时不说话,嘴还挺厉的。”

我笑了笑,抬起头望着护城河的另一侧,心里堆积着太多的心事,一时便不再愿意说话了。赵秦汉坐在一边始终保持着警惕的姿势,似乎生怕我一个想不开就跳入了河里,其实我根本不会。

我们静静在河边坐了十多分钟之后,我说我要回去,于是赵秦汉陪着我去他家和他父母告别之后,把我送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后,我的心情依然有种说不出的沉重。眼皮一直突突地跳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心口堵得厉害。

直到半夜,这种心情依然得不到平复,我不知道是怎么了,直到半夜12点多刑风突然打来了电话,他用一种无比急促的语气对我说:“小书你现在起床穿好衣服等着我,我现在在高速上,大概一个小时能到你那儿。”

“怎么了?”我急急地问道。

“到了再告诉你,先这样。”他急迫地挂掉了电话,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似的,让我心慌不已。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