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助

白瑶看到苏荷出来就知道她可能要搅和一下了。吃完饭再说?白瑶怎么可能让她得逞,吃完饭怕是白贺也忘记她刚才的内段话忘的差不多了。她不是一向喜欢装贤妻良母么,白瑶刚好也要恶心恶心她。

想到此处一把扑倒苏荷怀里学着白浅的样子也撒起娇来,声泪俱下的说道:“苏姨,今天妹妹真的是冤死我了。我觉得如果现在不处理好这件事的话,我饭都吃不下去了,苏姨一向是对我最好了的,肯定会替我主持公道的。对吧苏姨?”

苏荷现在简直犹如一口气哽在喉咙里一样,发作不得。若是她现在不替白瑶解决这件事说不准白瑶从今以后就会恼了她,而且这个家她一向是装作把白瑶当成比白浅还亲的亲女儿的存在,白瑶现在如此直白的请求她又怎么能无视?可若是帮了白瑶的话…苏荷抬眼便看到对面的白浅也正将目光聚焦到她身上,苏荷一下子犯了难。

扑在苏荷怀里的白瑶见苏荷迟迟不肯出声,抬头便看到了苏荷那一脸纠结的神情,也大概猜到了她的几分心思。于是趁热打铁哭嚎的更加厉害起来,“苏姨,您听见我说话了么?”

权衡了一下,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可不能在眼下这个关头让白瑶对她产生了疑心。她已经觉得白瑶已经有点难掌控了,眼下这个时机或许正好是能再次哄骗白瑶的时候。下定了决心,苏荷温柔的摸了摸在自己白瑶言语中有着说不尽的维护之意:“怎么了我的瑶瑶?浅浅又欺负你了?和苏姨说,回头苏姨收拾她这个小丫头的。”

白瑶就知道她赌对了。果然面对利益和亲情方面,苏荷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利益。白瑶也装作终于有人能理解她的样子,终于破涕为笑了开来,“苏姨,妹妹今日非要缠着阮家小姐,然后把人家惹恼了。连带上我也使得阮小姐怨恨起来,我一时气不过训斥了妹妹几句。可能我言语有些控制不当,妹妹有些生气了。”说道此处白瑶放开了苏荷,还对着白浅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妹妹,我知道你内心可能气不过。但我也是为了整个家好啊,还希望你别那么记仇了。”

听完白瑶说的话苏荷就知道坏了,她也很了解白贺的心思。若是白瑶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白浅犯的错就不止是使得阮琪恼怒了她这点小女孩之间打闹的过错。偏的还因为白浅的缘故使得这个家里唯一和阮琪有挂钩的白瑶都恼怒了起来。小了可以说只是同学之间的拌嘴,大了就可以说是两个集团之间的不睦的开始。

果然白贺在了解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看着白浅的眼光越发恼怒起来,仿佛现在这个揽着他手臂撒娇的不是疼的女儿,而是一个活脱脱的丧门星。

白浅见白贺这般看着她,也开始害怕了起来。跳还想要为自己辩解一番的白浅又忽的看到了苏荷警告的眼神,白浅这才是真的害怕起来。父亲发起飙来训斥白瑶的样子她不是没见过,只是因为那从来不是她才觉得不可怕,如今主角换成了她,白浅这才明白了什么叫孤立无援的滋味。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