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你永远的小赖皮

他就这样眼睁睁地在我的面前消失不见,我疯了一样在屏幕上打出一串又一串的字,可是我第二次发送的时候就被告知我已经被禁言。很快,屏幕又亮了起来,这一回出现的却是一个黄头发的非主流姑娘。

我的心像玻璃一样破碎成渣,我愣愣地盯着屏幕,小雪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又一次把电话放在了我的耳边:“如果你想找他,我可以帮你找到。我想如果想找一个人,一定会有办法的。”

“不用你帮我,谢谢你的好意,只是以后请你不必这样了。”我冷冷地拒绝,随后挂掉了电话。

世界那么大,一个人如果成心不想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怎么寻找都没有意义。小雪见我这样失魂落魄,重重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姑娘,现在发现,你比一般的姑娘还要傻。明摆着人家就是不想见你,你还这样丢了魂似地满世界疯找,至于吗?”

我笑了笑,我知道有些感觉别人不会懂,自己懂却形容不来。有些人不知道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我就是爱他,不管他成为什么样的人,不管他是否躲着我,不管我们是怎样的关系,都改变不了我爱他的事实。

我回到了家,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时候,我给刑风打了电话,我说:“哥,我在网上的一个视频里看到了他。”

刑风似乎在闹市区,电话里一阵杂音,他说话的音量也很大:“听不清你说什么。我和你大姐在夜市吃烧烤,你要不要过来?”

和我大姐?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听不清,要么你过来吧!打车过来!打车费给你报销!”刑风对着电话大声喊道。

挂了电话,我犹豫了两分钟,一想反正睡不着,于是换了套衣服,真的按照刑风所说的那样打车过去了。半个小时后,在从前我们常常吃夜宵的烧烤摊上,我竟然真的看到大姐和刑风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天气很冷,烧烤摊搭起了帐篷,帐篷里放着暖风机,进去的时候倒是也不觉得寒冷。只是大姐的个性向来都有洁癖,她可以清楚地说出烧烤中含有多少种有毒物质,可是她居然坐在这里,而且手里拿着一根烤串正在细嚼慢咽,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哥,你这是使了什么花招,居然能让我大姐来吃烧烤?!”我一坐下就不由得惊叹连连。

大姐依旧素面朝天,常年在实验室里待着,她的脸比雪还白,不用化妆也照样眉目如画。她穿这一件白色斗篷式的呢子外套陪着一条浅蓝色牛仔裤,显得比我还要朝气蓬勃几分。刑风则穿着黑色中长风衣、搭配着格子围巾,人高马大地坐在那里,光上半身便比旁人高出了一大截,看上去十分扎眼。

这是我第一次细细端详大姐和刑风,看着他们吃东西的动作,笑起来嘴角的幅度,说话时的轻声慢语,突然惊觉他们两好像特别相似。

我惊讶地望着他们,刑风见我不住地打量他们,于是笑着问我:“怎么了你?一直看着我和你大姐做什么?你刚才在电话里说什么?这里太吵我也没听太清楚。”

“我在一家视频网站看到靳言了,他在那里唱歌,我一说话他就不见了,不知道是看到我说话还是没有。”刚忙着注意他和大姐,竟忘了这茬。他这一提醒,我才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

“唱歌?视频网站?这小子在搞什么?”刑风是70后,自然听得一头雾水。

“唱歌唱得好可以赚钱,他现在……”我苦笑了一下,说了一半便说不下去了,“他可以直接告诉我们啊,他为什么要跑到美国那么远?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他要做这一行呢?”

刑风听我这么说,顿时悠悠叹了口气:“他也需要缓一缓,松口气,迎接新生吧。他是打定主意要自己度过这一段最艰难的日子,避免自己对生活的脾气迁怒到别人。这样挺好,至少说明他开始成熟了。一个人愿意正视人生的低谷,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别担心,我相信他会回来的。”

大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听刑风这么说,于是也附和道:“是啊,人生很多路的确只能靠自己一个人才能闯过去,别人是帮不上忙的。他这么选择,总有他自己选择的理由。你好好过你的人生,别太担心了。”

“你们两……”我见他们一个鼻孔出气,不禁诧异了。

“怎么了?”他们竟异口同声地问我。

我一下没崩住,立马笑开了。他们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口径有多么一致,大姐脸色一红,顿时低下了头,刑风也极不自然地拿起啤酒喝了一口,喝到嘴里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拿错了杯子,喝进去的是刚刚倒上的开水,顿时嘴巴差点儿烫得起泡。

发现这个小小的秘密之后,我沉重的内心终于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欣慰。从前我从未将大姐和刑风关联到一起,如今见他们坐在一起如此地和谐,我突然发觉他们十分般配。而且,看上去他们似乎对彼此都有好感。

爱情从来没有既定的模式,两个人爱对了眼便足够。或许,这恰恰就是爱情最动人之处吧。所以,这个世界上,总有不可思议的爱情存在。可是,我的爱情为何却如此飘零?靳言,你究竟在哪儿?你看到我的留言了吗?你知道我在找你吗?你是不是怕你唱歌会被我嘲笑才故意消失?

我难受不已,回到家后失魂落魄地打开电脑屏幕,电脑始终开着,我的QQ自动登录着,一封邮件一闪而过,我以为是垃圾邮件,但却依稀看到了标题中“宝贝”的字样。

我忙不迭地打开了邮件,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愣住了。邮件是靳言发过来的,比上一次的简短许多,但却字字戳我心窝:

宝贝:知道你一定很担心我,我一切都好,吃得好,住得好,做了好几份工作。努力的感觉很棒,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孤单。以后,你想我了,就给我发邮件,我可能不能及时回你,但是我会每周按时给你回信。我会争取更快一点到你身边,希望我出现的时候,你还没有被人抢走。不多说,请为我珍重。——你永远的小赖皮

真是混蛋一样的男人啊,为什么字字如此撩我心?为什么想我爱我却要躲着我?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一起面对?为什么要选择一个人孤独地去走?我泪落不止,我无法控制自己对他的思念,也无法停止眼中的泪水。

曾经在一起的三年里,我都没有逼他学会用文字和我交流感情的方式,没想到如今他却自己主动用这样的方式和我交流,我明白他也在想念我,我明白他认为这是最好的控制思念的方式,我明白他可能现在过得很辛苦可是在学着坚强,我明白他或许和我在S市的那一年里一样强撑着独自走好长好长一段路,他没有告诉我他究竟要达成什么条件才能再度回到我的身边,他没有给我具体的期限,他没有让我等他,可是我却心甘情愿为他守候为他等待。

思念一个人的滋味真的好痛苦,走在没有他停留的城市里真的好痛苦,这座曾经我们牵着手去过无数地方的城市如今一片冰冷,没有一个地方能够让我感觉到温暖,因为没有一个地方还能找寻他的踪迹。街边并肩而行的情侣,单人电影票,夜里一个人辗转反侧的孤独,推开门人去楼空的寂寥……种种情形戳人泪点,思念一次次袭来,防不胜防。

我每周去疗养院探望一次他的父亲,每一次去的时候许阿姨都在,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人,对自己的丈夫始终不离不弃。靳言的两个弟弟上了费用高昂的寄宿学校,许阿姨便辞了护工,每天住在疗养院里陪着自己的丈夫。

这一次我去的时候,许阿姨临走的的时候对我说:“靳言寄了十万元钱回来了,钱从国外打到我的账户里,给我打了个电话问他爸爸情况。这孩子,突然变得懂事了好多。”

“阿姨,什么时候打过来的?他用什么号码打给你的?能告诉我号码吗?”我一听,鼻子不由得就酸了。

许阿姨拉着我的手,温柔地看着我说:“前几天打过来的,我告诉他你经常会过来陪我,他说让我转告你一声辛苦了。让我们都别担心他,说他现在很好。号码没有显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他不想让我们联系他。”

“阿姨……”我眼眶一下又红了起来,拉着许阿姨的手,不知道该什么是好。

“傻孩子,别想太多,他声音听起来和从前一样,不用担心的。他是成年人了,会懂得怎么照顾自己。”许阿姨见我这样,忍不住抱了抱我,柔声安慰道。

靳言的父亲做完手术后便一直没有没有起色,如今像沉睡了一样,每天异常安稳地躺在床上,许阿姨告诉我,为了节省费用她打算把他接回家自己护理,现在正在和医院的护工学习护理的知识,等她一个人都能上手的时候,她就把他接回家去。

很欣慰她和靳言都如此迅速地接受了家庭的落魄,很欣慰许阿姨在这个时候还坚守在靳言父亲的身边,或许平淡琐碎的时光里有的只是柴米油盐的牵绊,只有在突如其来的灾难或变故面前,我们才能感受到一个人的真心。

我的靳言,他终于不再是从前那个纨绔公子,他终于开始用自己的肩膀扛住家庭的重担,当听到许阿姨说他寄来钱后,他对家庭的那份责任感让我的心更加坚定不移地追随着他。

许阿姨最后对我说:“靳言临走前对我说,让我放心,他一定会调查出是谁突然整垮了本色集团,他还说他一定会在他父亲醒来之前,把本色大厦夺回来。这孩子,志向大着呢,只是成功哪里那么容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