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靳言,我们别来无恙

“嗯。好。安顿好之后给我打电话。我有时间就去学校接你。”他欣慰地说道。

挂掉了电话之后,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来,我的大学生活将不会再平静了。风欲静,浪不止。

“靳言,我们别来无恙。”我轻轻地呢喃着,随后走进了女生宿舍。

刑风为我挑选的宿舍是Z大的A级宿舍,下面写字台上面是床铺,四个人一间,有独立卫生间、淋浴和阳台,环境还不错。我本来想住普通的就好,但是刑风说你就当提前透支以后的生活品质,毕竟要生活四年的地方,环境不要太糟糕。于是,我便没有坚持。

第一天的大学生涯,就在这样的兵荒马乱中安定下来。我所在的宿舍名字很特别,竟然是“520”,除了我之外,还有三位室友,一位短发西装中性打扮把我吓了一大跳之后才发觉是女的,一位带着厚厚的镜框剪着齐耳短发一看就是小书呆,另一位长得高高大大一看就是北方姑娘。

我们四个人互相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中性女名叫廖小钟,名字听上去也像男生;眼镜姑娘名叫做杨梅,光名字就把我们三个都逗笑了;北方姑娘一张口就是东北味儿,名字却叫得特别南方,居然叫韩小水。

四个人麻利爽快地各自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后,大家纷纷贡献出自己的零食,几个女生围在一起谈天说地很快就熟悉了起来。我在这种愉快而简单的气氛里突然发觉,我梦想中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心里不禁又有些小小的激动。

然而,当天晚上,我早早爬上了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转来转去都是靳言的身影。那些如烟的曾经,又一幕幕地涌上心头。明知道他已经是别人的了,也明明感觉到他眼神里的一片冰冷,可是为何还是那样地想他,还是那样地期待着与他的再次重逢。一年多了,为何我的思念还是如此浓郁?

大学生活比我想象的空闲,作业一下少了许多,课程也全凭自己兴趣,寝室的几个姑娘开始不约而同地翘课,宁愿窝在宿舍里睡懒觉,也不愿意去课堂上听课。而这,似乎是大学的常态。

我浑浑噩噩过了几天之后,觉得这样了无生趣,索性每一堂课都不缺席,一有空就猫进图书馆,一待就是一天。

一连几天过去,我没有再遇到他。那天的惊鸿一瞥,竟好似一场梦。我明明知道的,他哪里是那种会常常出现在校园里的人呢?可是,他回国后都在忙些什么呢?难道天天和沈紫嫣在一起吗?……我总是看书看着看着便不由自主地出神,思绪烦乱不已,时时刻刻乱糟糟,根本静不下心来。

赵秦汉约过我几次,我都以读书为借口没有答应他出门。他一进大学校园就如同挣脱了线的风筝一般很快就融入了校园里,和许颂还有小画他们那一批人打得火热,也加入了许多社团。他鼓捣着让我加入,我都没有答应。

大概是他告诉了刑风我的情况吧!有一天晚上,刑风特地开车来找我谈心了一番,我心不在焉地听着,他的大意是我要学会融入校园生活,像赵秦汉一样积极参与进去,这对以后出社会后的人际关系有很大的帮助云云。

我点了点头,轻轻地说了一句:“好。”

刑风见我这样消极,于是问我:“怎么了,丫头。是因为那天看到他的缘故吗?我觉得你和之前判若两人。”

我沉默着,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不是”,刑风对我已经很了解了,见我这样,知道他猜得八九不离十,他于是又说:“他这段时间不会再出现了,好像是去东南亚了,你知道他的,学业对他而言并不打紧。”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浓浓的失落感笼罩在我的心头。他又走了?呵呵……心里突然好涩。

刑风皱起了眉头说:“小书,不要为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太过伤神。听过一句话吗?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好好充实自己,未来你会遇到更好的人。你和靳言,终究是不合适的。早点放下吧,不要乱了心智,把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哥,我知道了。放心吧,我答应你的每一条都会做到。”

我说完便推开车门下车了,只听到后面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刑风找我谈过之后的第二天,我便天天和赵秦汉混在了一起。他已经成功打入了学生会内部,刚入学便凭着他的口才和学识混了个什么干部还是团长当了,让我诧异不已的同时也心里暗自纳闷,或许有些人就是天生的活动家吧!

和赵秦汉混在一起,自然免不了和许颂还有小画接触。许颂对我一向温和,从一开始就这样,如今也是一样。他是那种不会轻易去评判别人的男人,也不会轻易拉帮结派,总是高风亮节,天生一副领导派头,与别人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从不得罪任何人。这样的男生无疑是优秀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对小画情有独钟。或许,年轻时候的爱情大抵都是因为第一次爱上吧,所以不问缘由,只顾一头扎进去爱个你死我活。

我和小画变成了水深火热的关系,这种关系的恶化,特别是不知道哪些好事者把我排为大一人力资源系系花之后,更甚了。至此,我突然发现我从人人口中那个貌不惊人的丑小鸭摇身一变变成了白天鹅,而这,完全归功于刑风。

从我上大学开始,他会定期让人为我准备应季的服装,让人打理好我的发型,让清汤挂面的我一下在芸芸校园里脱颖而出。我身上穿的衣服品牌都比较小众,刑风告诉我并不贵,而且会一笔笔记在账本上将来让我自己偿还,所以我便由他去了。

我住着最高级别的寝室,穿着剪裁得体的衣服,用着最新款的手机,带着进口的MP4,刑风说,给我的配备一切都必须是他能力范围内最好的。于是,我成了同学们眼中的某某千金,我一再强调我只是普通人,但还是被贴上了这样的标签。

我轻而易举所拥有的这一切让小画忿忿不平,此时她已经是大三的学姐了,却还是常常忍不住当着无数人的面和我拌嘴。我不再是曾经那个一味忍让和迁就的我了,她说我什么,我便如实顶回去。直到有一天,她看到我上了刑风的车,她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地到处宣扬放话,说我做了别人的情妇。

大学校园就是小型的社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我从人人艳羡的“千金”身份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这一切子虚乌有的传言都被我轻飘飘几句话给挡了回去。我不再惧怕流言,而且,我可以从容面对一切的流言。这让我忽然发觉,我真的变了,彻底地变了。

人一旦活得有底气,所说的话和所做的事便可轻易贴上一道独属于自己的标签。不入耳的话不听,苟且的事不做,光明正大正正当当地活着,即便流言蜚语也很容易不攻自退。

第一个学期的新生演讲比赛,我以一篇《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为标题的演讲稿,在演讲比赛中拿了第一名。

那是印象中我第一次站在那么多人的面前,第一次那么从容不迫地发言,铿锵有力地指责着一些流言蜚语对我的诬陷,并当众诉说了我曾经出社会后又回高中苦读一年最终考上Z大的经历。当我说完,台下掌声雷动。我拿了第一名,这并非我的初衷。

我的初衷不过是想给这一段谣言猛于虎的日子一个强有力的回击,告诉大家我是这样的,而并非大家所想的那样龌龊与不堪。可是,这一次演讲之后,我却彻彻底底变成了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我的励志故事被同学们编成故事放在了校内网上,一时我风头大盛。然而,我却并不欢喜。

为了避免总是被人瞩目,我干脆直接一次性借很多书,然后躲在宿舍里一看好几天不出门。有一天傍晚,宿舍里的电话响了。韩小水接了电话之后对我说:“潘如书,你下楼一趟,有人找你。”

我愣住了,谁会打宿舍电话找我?我问韩小水对方说了名字没有,韩小水摇了摇头说:“没有,是个男的。”

该不会是赵秦汉吧?他搞什么?他不是有我电话么?怎么还打宿舍的电话?我一阵纳闷,但还是爬下了床,因为不明所以,所以直接穿着睡衣套了一件薄薄的外套就出了门。

我下了楼,走到了宿舍楼下,却发现宿舍楼下什么都没有。我茫然地四处张望着,突然就看到不远处的树丛中升起了两个大大的氢气球,氢气球之间拉着一条横幅,横幅上写着一条偌大的标语,却只有“潘如书”三个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