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这帮老狐狸

我见他这样,心里难过得无以复加,我用力握住了他的手,我说:“会没事的,我相信伯父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们正说着,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音,似乎有好些人在说话,靳言小声对我说:“我们出去看看,听声音好像是是李伯伯。”

靳言口中的李伯伯名叫李敏,是本色集团董事会的董事兼第二大股东之一,他此刻出现,想必是知道了消息,前来探望靳言父亲的。

靳言拉着我走了出去,只见外面的走廊里站着七八位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焦急的情绪。一见我和靳言出来,他们立马朝着我们走来,靳言连忙喊了一声:“李伯伯,陈伯伯,你们怎么都来了?”

刚喊完,靳言随即快速转头对我极为小声地说了一句:“你别说话,我来应付。”

我忙用眼神示意我明白,随即靳言拉着我迎了上去。为首的李敏十分焦急地拉着靳言的手,格外亲切地问道:“小言啊,你父亲现在怎么样了?我们大伙儿听到消息就连忙赶来了,你父亲现在在哪个病房,可以探望吗?”

见到这一帮人,靳言的语气故意放轻松了几分,甚至努力挤出了一丝丝的笑意来宽慰大家:“李伯伯,陈伯伯,父亲刚刚做完手术,已经没有生命危险,现在正在病房里休息,医生吩咐过不能有任何人打扰。”

李敏听到靳言的话后,下意识往我们的身后探了探头,明明知道什么都看不到,却还是执意望了望,随后又拉着靳言的手不放:“医生是怎么说的?你父亲意识清醒吗?听说伤势很重,连人带车都掉到了桥下,是这样吗?”

“恩,但是万幸掉下去的时候汽车没有爆炸,安全气囊也起了作用,再加上交警及时赶到,父亲得到了及时的救治。很谢谢伯伯们的关心,不过医生吩咐过了,父亲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息,你们要么先回去吧,一有情况我会立马和你们说。”靳言连忙说道。

李敏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将信将疑的神色,但很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凝重,这时候,和他一起前来的、靳言口中的陈伯伯发话了,这个人看上去就比较严肃,应该是属于那种直言不讳的个性,他说:“让我们进去看看你父亲,眼下公司正是关键时刻,我们得确定你父亲意识是否清醒,接下来能不能为公司做出重大决断。”

“诶诶,”李敏连忙拦住陈伯伯,然后说:“陈兄,这话可不能说,董事长吉人自有天相,孩子说得对,我们别给孩子压力了。”

李敏说完,拍了拍靳言的肩膀以示安慰。这时候,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姐夫醒来之后交代过了,公司的一切事务都由靳言负责。如今他已经成年,也是Z大商学院毕业的正规大学生,一切交给他董事长能放心,希望几位兄弟能够好好辅佐靳言,董事长也会在养好身体的前提之下,指导靳言应该怎么做。”

刑风突然从这一帮人身后冒了出来,随后穿过这一行人,走到了我们的身边。刑风此话一出口,我和靳言都愣了。

但是靳言很快就明白过来刑风的意图,于是也连忙说:“父亲醒来的时候的确这么交代,还让我一定要多听几位伯伯的话。几位伯伯,明天我会去公司召开董事大会,正式代理目前父亲手中的事务,希望几位伯伯能够多多帮助我鼓励我。”

李敏以及和他同行的几个人见靳言这么说,又不太确定目前靳言父亲的情况,于是只能悻悻地说了几句宽慰人心的话语,然后在刑风的劝导和疏通之下离去了,刑风对我使了个眼色,随后殷勤地把几位董事送走。

他们走后,靳言一屁股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愤愤说道:“这帮老狐狸,父亲刚刚出事,他们就来打探情况了。”

“也许他们是好意呢。”我悻悻说道。

“你不懂,”靳言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又说:“我怀疑我父亲车祸的事情和他们有关。”

“什么?”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我没有证据,不过我一定会调查个水落石出。假如我父亲有事,这帮人一个都别想逃脱干系!”靳言目光恨恨地望着对面的墙壁,胸口剧烈起伏,我从未见到他这般模样。

“靳言……你休息一会儿吧,你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过一觉了。”我不由得心疼地说道,他双眼布满了血丝,看上去疲惫不已。

“没事,我不能倒下,我也不会倒下。父亲现在这样,两个弟弟还小,我不能让我们父亲辛苦打下来的江山被这一帮人撬走。”靳言摇了摇头,他像是突然间长大了一般,说出的话再也不似之前那样幼稚。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我不禁问道。

他紧紧握住我的手,用十分凝重的眼神看着我说:“前面等待我的,可能是万丈深渊,本色集团目前存在着诸多问题。父亲这一倒下,问题会一个个接踵而至。小书,你现在离开我,还能来得及。”

“你说的什么话!”我不由得甩开他的手,不敢置信地望着他说:“靳言!你把我看做什么人了?我告诉你,这个时候你想甩了我,你想都别想!”

那一刻,之前生活中种种的小矛盾、小摩擦都已经不算什么了,我只知道一件事,爱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共享荣华,而是同甘共苦。比起这样的共同进退,之前三年生活中的小打小闹、种种矛盾都已不再成为问题。

靳言见我这样,顿时欣慰了许多,他再度拉着我的手:“真的?也许我一下一贫如洗,也许我会负债累累,你确定你不后悔吗?”

“靳言,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真生气了!”我见他对我屡屡试探,不由得生起气来,怪他太不懂得我的心了。

“接下来的生活不会像之前那样风平浪静了,我有一种预感,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小书,未来的路很长。以后,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天天陪伴在你身旁了,你做好准备了吗?”他问道。

“我不单单做好准备了,而且我打算和你一起面对。明天的董事大会,我陪你一起。”我信誓旦旦地说道。

他不由得眼睛一亮:“真的?你不去刑风那里了?你不是执意要去报恩吗?”

“此一时彼一时,你现在是正需要自己人帮你的时候,我想刑风也会理解我的,而且,他之前就不建议我去他那儿。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叫他哥只是我一厢情愿,他再也不会把我当成妹妹啦。”我说道。

这时候,把那些董事送走的刑风再度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靳言和我连忙迎了上去,刑风见到我们第一句话便是:“靳言,现在绝对不能对外透露你父亲病重的消息。你和目前知道的这些人都交代一声,接下来对于你父亲的康复过程要严加保密,不能让任何人靠近。”

“我知道,我心里也一直在想计策。我打算晚上把父亲转到我家的私人医院,然后高薪聘请几位外国专家到我家医院。刚才那一帮人过来,明显就没有安什么好心。”靳言说道,从他的话里听得出来,他早就在考量该怎么应对,也万幸这时候有刑风在一旁帮忙,他毕竟比我们阅历丰富,很多事情他能够比我们考虑更加周详。

“嗯,这样也可以,外国专家你在联系了吗?必须医术过硬才行。这段时间一切消息都得封锁,我们得实行PlanAB两个计划,以免出现万一,这个需要咱两坐下来好好商讨。”刑风快速而小声地说道。

“嗯,那我让阿松阿杰在这里守着,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商讨。”靳言当即做了决定。

阿松阿杰快速赶到了医院,靳言和他们两交代几句之后,我们三个人匆匆离去。因为医院离刑风家里比较近,于是刑风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他家。

他们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很快就进入了话题,我连忙去了厨房,准备给他们炒两个菜,靳言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我在厨房忙活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商讨接下来该如何去做了。靳言从前一直对于从商没有多大热情、也从未想过有天会接手本色集团,所以对于接下来该做什么难免茫然,刑风耐心地告诉他接下来主要该做些什么,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在客厅交谈着,靳言拿着笔和笔记本把一切要素都记了下来。

他们商讨得差不多的时候,我饭菜也已经做好了,我连忙喊他们吃饭,当听到靳言说“不饿”的时候,我急急忙忙从厨房走了出去,我说:“靳言,不行,你必须吃饭,你发烧刚好,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处理,你必须保证身体无恙。”

我的语气十分坚决,刑风听到我这么说,也连忙劝道:“你父亲病倒的这段时间,你肩负重任,赶紧吃饭吧,就算强迫自己吃,也必须吃。”

靳言这才点了点头,和我们一起上了饭桌,勉强吃了一碗米饭,随后两个人又放下碗筷,坐在沙发上商讨了一个小时,这才初步把接下来的步骤定了下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