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归程

第238章归程

裴曜竣似乎对我难以招架的样子十分意,他不顾我的挣扎,用力将我搂在怀里,像哄小孩子一样抚摸着我的头发,低声安抚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跟我回去吧,好吗?”

我用力推开裴曜竣,轻声啜泣着,“不好,裴曜竣我受够你了!我一直以为,只要我肯努力,只要我在你边陪着你,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我的好,你会慢慢放下对我爸爸的仇恨!可是我错了。”

“你对我爸爸的仇恨刻骨铭心,我对你来说仅仅是一个‘玩物’,是你报复的工具,你高兴的时候哄一哄,不高兴的时候就将我弃之一旁!我不想再继续那种看不到未来的生活,也不想夹在你和周灼云之间让你左右为难,够了…真的够了…”

裴曜竣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段宁,我愿意好好跟你解释,也请你认真听好吗?我承认,最开始当我知道你的份的时候我确实是为了报复才接近你的。可是跟你相的这段时间以来,我发现我的心开始渐渐不受控制。”

“我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要保你、关心你,看见你的笑脸我比谈成了十几个亿的大项目都开心。可是,我对你父亲的仇恨也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如果不是他当年匆匆定案,我不会遭受牢狱之灾,我最亲近的也不会因此过世。”

“你爸爸他…改了我一生的迹,你让我如何不恨他?如果没有13年前的那件事,可能我也功成名就,可以好好孝敬,可是如今…子养而亲不待,这种感觉你是体会不到的。

你不在我边的这段时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一天比一天更想你。你的存在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像长在我上的肋骨一样。

至于…周灼云,我对她有感激、有亲可是唯没有爱,逼你离开是我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我低估了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也高估了我自己。现在我已经认识到我错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我在努力说服自己放下对你爸爸的仇恨,也请你…尽量忘记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们再试一下!”

听了裴曜竣的话,我一时手足无措,我很想相信他,可是我又怕再次受到伤害,我不知道我还能经受住多少次击。裴曜竣拉起我的手,坚定的对我说道,“段宁,你看着我。对不起,原谅我好吗?”

对不起…这么一个叱诧风云、无比骄傲的男人竟然在跟我说对不起,或许…我可以再相信他一次是不是?我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好!裴曜竣,我原谅你。我跟你走…只是,这次你别再让我失望了。”

裴曜竣一把将我搂在怀里,轻轻亲吻着我的额头,“不会了…我发誓。”

当我和裴曜竣推开门的时候,温佑隼和冯晓雅的目光立刻看向我,似乎想从我的表中得到什么讯息。

温佑隼的眸光忽然暗了下来,似乎对我的决定他已经有所察觉。冯晓雅几步跑到我的跟前,拉住我的角,“段宁,你没事吧?”

“我没事,不过晓雅,要走了,不在的时候,你已经要听温佑隼哥哥的话,照顾好他知道吗?”

冯晓雅微微愣了一下,冷哼一声甩开了我的角,“走就走呗,你个老人,我早就盼着你走了!”说完,冯晓雅便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间,重重的把门关住。

我有些尴尬的看着温佑隼,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反倒是温佑隼率先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段宁,你要走了呀?一LU顺风。有时间的话…回来看看晓雅。”

裴曜竣走到温佑隼的面前,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多谢这些日子你对段宁的照顾,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温佑隼依旧不为所动的坐在沙发上,端起一杯茶水轻轻撇去浮沫,轻抿了一口说道,“不麻烦,如果你照顾不好她,我随时都会把她接回来的。关于你和周灼云的风韵事多少我也听说了一些,你…好自为之吧。”

裴曜竣耸了耸肩膀,将手抽了回来,“她不会再回来了,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一定亲自登门送上请帖。好了段宁,我们该出发了。”

我与温佑隼道别后,便踏上了返程,我坐在车里回头望去,似乎仍然能看到温佑隼沉静如水的眼睛。裴曜竣将我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不屑的冷哼一声,“怎么?这么恋恋不舍,舍不得走啊?”

我正要反驳,坐在副驾驶位的徐铭东却开口笑道,“段小,好久不见。”

回到裴宅已经时近中午,张姨看到我回来也十分惊喜,准备了一桌美的饭菜为我接风洗尘,我一边吃饭一边问道,“裴曜竣,下午司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想回去看看我妈妈,听赵说,最近她的病有所反复,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裴曜竣微微一顿,“可以,不过今晚七点以前记得回来。”

“诶?七点以前?有什么是吗?”

裴曜竣的脸上泛起一丝可疑的红晕,他不自然的轻咳两声,闷闷的说道,“晚上你就知道了。”

吃过午饭以后,我就匆匆忙忙的赶回了家里。最近家里的外卖生意好的不得了,爸爸雇了一个学生工帮忙下手,这样他也能抽出更多的时间陪陪妈妈。

爸爸看到我回来连忙把我带到妈妈的门外,压低声音说道,“宁宁啊,你总算回来了。这几天你妈妈的状不太好,我又怕扰你学习,不敢告诉你。”

“妈妈到底怎么了?我上次回来不是已经好了很多了吗?”

“唉,前几天本地的新闻台采访了几家优秀企业,其中就有裴曜竣的瑞华集团,你妈妈一在电视上看到他就浑发抖,然后开始说胡话,一边说一边念叨着你的名字。她刚刚睡下,你进去看看吧。”

我闻言心里像坠了一块石头,裴曜竣对妈妈造成的心理阴影恐怕短时间根本没有办法治愈,如果我跟裴曜竣有了以后,我该怎样跟爸爸妈妈交代?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