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可怜的男人

第31章可怜的男人

我看到这样一个大男人竟然像个小孩一样用双手捂起了脸,在那里更咽啜泣,心里十分的难受。

我轻轻地拍了拍父亲的背,希望可以缓解她此时的心,但是并没有什么用。父亲泣不成声地说着:“宁宁,都是父亲没有用,才会害你成这样,还这个家成这样。”

那一我翻来覆去没有睡着,这几年以来,家里突如其来的故,大的的确让人难以接受,以前的时候,我们的家里也并不是非常的富有,但是日子也过得非常的美顺利。回想起最近的种种我的心里就的伤感,眼皮越来越重,终于在天亮以前合上了双眼。

可是当我起的时候,却发现依旧和前几天一样,父亲早早做好了早餐,但是人已经不见了。冰箱上贴着一张字条“宁宁,我再出去找找看,一定有我能干的工作的。相信爸爸,相信明天永远是会充阳光的。”

这张字条的后面还画上了一个小太阳的表,我竟然没有忍住,笑了出来。我也应该学习父亲这种朋必无数次,但是还依然坚定信念,勇往直前的格。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天发生的事,只听起来都让人觉得心里无比的难过。

有了之前的训,父亲这次去了一家什么都不看只拼体力的地方。而且父亲还隐瞒了过去的事,隐瞒了家庭的事,只希望能安稳的做着一份送的工作。毕竟体力还是有的。

可是那天父亲扛着一桶纯净水准备给一家写字送水的时候,竟然被开车LU过的裴曜竣到了,而且车子的后座上做的正是袁莉。

裴曜竣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父亲的面前。父亲当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准备掉头的时候,竟然看到袁莉从车子上下来了。

裴曜竣一脸冷笑地看着父亲,上下量着这个已经被生活折磨的不像话的老头。

可是父亲并没有在乎他,只是惊恐的看着站在裴曜竣边低着头的袁莉,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

裴曜竣一把将袁莉搂在了自己的怀中,看着父亲衅的说着:“真没想到,竟然还有不怕死的司敢用你。你可真是有本事啊!既然今天到了,那我就告诉你,我和我边的这个人下个月一号就要结婚了,到时候你可别忘了过来喝喜酒。”

父亲肩上扛的那一桶水啪的一声滚在了地上,她紧紧的咬着嘴唇看向袁莉,可是袁莉头也不抬,根本就不和父亲对视。

裴曜竣瞥了一眼低着头的袁莉,一把捏住了袁莉的脸,使劲的扳向父亲,凶狠的说道:“你低着头,干嘛你给我抬起头来,好好看一看你面前的这个人。怎么?难道不好意SI吗?”

袁莉的脸被裴曜竣捏的生疼,而且面部的肌肉都快要形了。但是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父亲紧紧地握着拳头,青筋暴起。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父亲腰间的老SHI 手机响了起来,接连响了好多声。

“喂,你好,天净纯净水。”迫于生计,父亲压下自己此时的绪,用沉稳的声音接了电话。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送一桶水送了这么久还没有送来,你们司要是这种效率一下子就退DING。”电话那边一个尖细的人声音不耐烦地叫嚷着。

父亲连连向电话那边道着歉:“对不起,对不起,LU上到点事耽误了马上就送到。”

裴曜竣玩味的看着父亲,然后潇洒的转。但是就在裴曜竣的车子发动的那一刻,父亲接到了司经理的电话。

“段毅邦,你不用来司了。你已经被解雇了。”

冰冷的声音穿透父亲的耳膜,父亲刚想说话,那一边就已经挂断了,低低的声音在电话中无限地想着。

看着远方的车子,父亲那浑浊的眼睛更加的暗淡。但即使如此,父亲还是将地上滚的那一桶水如约地送到了写字中,在一阵抱怨声中离开了。

这一天,父亲回来的比平时早,但是看起来也要比平时憔悴的许多。今天我赶了三个场子,也非常的累,所以并没有多询问父亲今天的况。只是在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父亲竟然在厨中忙碌,没有出去找工作,心里很是惊讶。

看到我站在门口,父亲缓缓的回过头来冲着我咧嘴一笑。”宁宁,你起来啦。赶快去洗脸吧,爸爸给你煮了鸡蛋和你最爱喝的HONG豆粥。”

我颇有些好奇,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问着:“爸,怎么?你……”

“爸爸决定还是在家里先休息一段时间,再出去找工作吧,真抱歉给你增加负担了。是爸爸没用。”

“爸,你不要这样说。”

我原本以为再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即使父亲不出去工作,只要能安安稳稳的在家里就好了。现在不要再出事就是我最大的希望了。

可是那一天,天空中正下着暴雨,父亲却嚷嚷着要出门,我觉得事有些不对,连忙拦在门口。

“爸,你现在出去干什么呀?你看外面雨这么大还雷闪电的,你要去哪里呀。”

“宁宁,爸爸有重要的事必须要去一趟。”父亲那布皱纹的脸看着我,语气中是严肃和认真。这段时间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父亲用这么严肃的度跟我说话。

但是外面的天气实在是太恶劣了,我必须要阻止他。

“爸,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呀。就算有重要的事不能等雨停了再出去吗?”

“不行,等雨停了就错过时间了。”

我有些疑的看着父亲,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的着急,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什么叫错过时间了,错过什么时间了。”

父亲连忙躲着我的眼神,四的看着:“没,没,没什么事,你就不要多问了,我去去就回来。”

“爸,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我压低了语气,声音低沉地问着父亲,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觉得这件事和袁莉有关系。要不然父亲也不会这样的急切和严肃。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