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你这样真的很像小芳

三天后的周一早晨,我早早起床,把长发编成了两条大大的辫子,穿上了新买的一件碎花衬衫和水蓝色牛仔裤,外面套了一件米白色的线衫,就这样冒着寒风出了门,坐上最早班的公交车,转了两趟车,历时一个半小时,终于到达了刑风名片上所写的那个地址。

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踏入所谓的“写字楼”,在我的印象里,这应该是只有高级白领才能经常驻足的地方。而我,鬼使神差的,竟突然成为了这栋九层高的大楼里的一员。命运真是神奇。

我在门口徘徊了许久,还是没有胆量走进去。那种感觉,就像是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一边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一边深深为自己的粗鄙而担忧;一边不停幻想从今以后的职业生活,一边又担心这份工作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能应付。

犹豫了许久之后,我最终鼓起勇气跨过了那一扇自动门,朝着电梯口走去。

此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接起电话,轻轻地“喂”了一声。

“你来了没有?”电话里传来了刑风的声音。

“在楼下了。”我弱弱地回答道。

“好的,你直接上八楼,让秘书带你来总经理办公室找我。”他说完,迅速挂掉了电话,口吻完全是一副上司的口吻,与之前与我说话的语调大相庭径。

我再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挪”到了电梯口,此时电梯口已经有十来个人在等候。我怯怯地站在人群的最外沿,像个“外星人”一样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些未来可能成为同事的人们。

之前在本色娱乐会所上班之时,同事们都是清一色和我一样来自于各个省市贫困山区的年轻人,大家出身一样无所谓高低,所以相处起来不会有太大的排斥之感。可是此时站在这帮衣着考究、神情严肃的人面前,我顿时有种“泰山压顶”之感,一种严重的自卑情绪萦绕着我,使我再度回到了上学时期那个敏感怯弱的自我,我怕极了这种“群体式”的工作,我所有的寒酸与窘迫都将被这一帮人尽收眼底,这令我不寒而栗。

电梯门很快开了,大家一窝蜂地挤了进去,因为时间已经接近了上班的点了。当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我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好像只有我还站在电梯外,顿时囧得满脸通红。

“小妹你快点进来吧,还能装得下一个人。”人群中有个面相看起来很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对我喊道。

我于是硬着头皮挤了进去,站在了这一帮人的最前面,电梯门紧闭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往后退了一步,踩到了一个人的脚。

“哎呀,我新买的鞋子!”身后一个高分贝的女音顿时喊了起来。

我紧张地扭头,只见一个个子和我差不多高、瓜子脸、大卷发、大浓妆、一身西装西裤的女人正心疼地看着自己的鞋子,嘴里叨叨不停,似乎鞋子十分名贵。

电梯停在了第八层,出电梯后我赶紧向她道歉,她目光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随即露出了无限鄙夷的神色,没好气地说:“算了,没事了。你来八楼干嘛?这里是办公的地方,阿姨去四楼物业处报道就好。”

我顿时一愣,连忙说:“刑总让我上八楼找他。”

“刑总?”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停住了脚步,上下下下里里外外打量了我一圈,然后无比惊讶地问我:“你……你就是刑总说的潘如书?”

我点了点头,隐隐感觉她应该是刑风口中的“秘书”,她的形象与秘书的身份倒是颇为符合。

她不敢置信地望着我,大概怎么都无法想象像我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认识刑风。不过说来也奇怪,从认识刑风起到他把名片递给我,我始终都没有把他想得多高高在上,甚至与他对话都毫无压力之感。

“咳咳……”她猛烈咳嗽了几声,随后说:“那好,你随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他。”

“好的,麻烦您了。”

我礼貌回应,随即跟在她的身后,和她一起进入了行政办公区,办公区比我想象得大很多,大厅里人很多,每个人都是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看上去和电视里白领工作时的情景没什么两样。

我跟着她走了大概五分钟的光景才走到了刑风的办公室门口,她敲了敲门,听到门内传来一声“请进”后,她带着我走了进去。

偌大的办公室,偌大的办公桌,偌大的高档皮质沙发,一看这就是总经理的派头。刑风穿着一身西装坐在办公桌上,当我和她进门时,他缓缓抬头望了我们一眼,当视线落到我身上时,他顿时一脸的忍俊不禁:“姑娘你是来上班的吗?”

显然是在问我。

我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说:“是的,刑总。”

“你这样的打扮,”他停顿了一下,再度打量了我,随后对带我进来的这个姑娘说:“何秘书,你先出去吧。”

“可是刑总……”这位姓何的小姐大概没想到刑风会这么说,顿时有些气结。

“怎么?有事情要汇报?”刑风板起面孔,沉声问道。

“您先和她谈,我一会儿汇报也没事。那我先出去准备会议材料,刑总一会儿见。”她迅速收敛了情绪,很快就走了出去,并关上了门。

刑风这一下终于忍不住地笑了出来:“你这样真的很像小芳。”

“我本来就是小芳。”我很不客气地回顶了一句。

“以后我是你上司,你不应该这样说话。”刑风一下变得严肃起来。

“我还不知道我过来,可以为您效劳什么。”我说。

“先从前台坐起吧,我看你身高外表还行,就是穿着打扮得改改。穿职业装,化个淡妆,那天吃饭那样穿就很不错。”他说。

“我不会化妆,天天挤公交,也不适合职业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些忐忑不安此刻在他面前统统化作了乌云。大概,是因为他见过我最窘迫的一面吧,这反而令我觉得坦然。

“公司有宿舍,两人一间,你挑个时间搬过来。”无论我说什么,他似乎都不生气,反而很耐心地和我说话。

“我什么都不会,只会做果盘。”

“做果盘?”他顿时笑了,饶有趣味地看着我,他说:“那好,以后公司的果盘都归你做。这个技能不错,值得发扬。”

“但是我手比较笨,做得很慢。”

“你借口还挺多。没事,可以慢慢学。让你来公司,是靳言的意思。今天早上他还给我打电话,问你来报道了没有。”他缓缓说道,双手自然交叉放于胸前,似乎用那一副颇有深意的目光望着我。我想或许他也在想,我这么普通一个姑娘,才色皆平平,怎么会让靳言那样的混世魔王心动吧?

他提到靳言,让我顿时眉色一动。从那天后他仿佛就销声匿迹了,我再也没有听过有关他的只言片语。当刑风提到他,我有太多想问的话语差点儿脱口而出,可是话到嘴边却显得矫情,终究还是憋了回去。

我内心的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句浅浅的“哦”。

“你不好奇他对我说了些什么吗?”

“身为总经理,也对小年轻的事情这么八卦吗?”

他再度笑起来,他说:“好了,那以后我不向你提他了。”

我一听,本能地急了起来,心想这怎么行。表情已经松动,语气却还是生硬,我说:“没关系,还是说吧。”

“哈哈……”他被我前后不一的语调再度逗笑了,随后突然悠悠地感慨了一句:“十八九岁,如花似玉的年纪,一切皆有可能发生,年轻真是好啊……”

“你的语气好像过了六十岁似的。”我小声嘟囔了一句,不想被他听到了,他又笑道:“和你们相比,我的确是老了。”

“好了,不扯那些了。一会儿让何秘书带你去人事部办理入职手续,之后你去前台那儿报道,先熟悉下工作。”他看了一眼手表,随后突然又转变成了BOSS的语气,让我一阵错愕。

紧接着,他站了起来,率先走了出去,回头对我说:“十分钟后我要和公司管理层开个早会,你办理入职手续后到你的岗位处报道。明天起,如果上班不穿职业装,不化淡妆,每天处50元的罚款,就算你是我亲自招聘进来的也是一样。”

我再度一愣,突然发现他认真说话的时候整个人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倒让我十分不适应,本能地做出了毕恭毕敬的反应,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只得连连说“是”。

他带着我出了办公室的门,那位姓何的秘书赶紧迎了过来,刑风对她说:“何秘书,你带着她去人事部报道,随后让人事专员带她去前台,五分钟后通知所有管理层会议室集合,把我的会议材料准备好带进去,我随后就来。”

他说完,匆匆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我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心里不禁妄加揣测起来,莫非刚才他突然变得一本正经、神色凛然,是因为便意汹涌的缘故?这么一联想,我不由得一乐,转而为自己无厘头的想法感到汗颜。潘如书,第一天上班,你都瞎琢磨些什么?

我紧盯刑风背影的表情以及没由来的一笑在何秘书的眼里成了“花痴”的表现,她用手捅了捅我的手臂:“看够了没有?看够了我要带你去人事部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