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你永远不会明白我对你的苦心

难道他一路跟了过来吗?!他怎么会这么关心球球的安危?!我心里本来压制下来的无数疑问又随着靳言的出现渐渐浮出了水面。

赵秦汉也看到了靳言,他站起身来准备朝着靳言走去,我叫住了他,我说:“你在这里看着球球,我和他谈谈,行吗?”

那一刻,我感觉到赵秦汉的身体强烈地晃了一下,他回过头满脸担忧地望着我,那一刻我很明白他脸上表情的含义,我轻声说:“放心吧,你所担心的都不会发生。”

“好,那你去吧。不过别聊太久,我怕球球醒来没看到你会哭。”赵秦汉终于点了点头,又很不放心地补充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朝着门口走去,自始至终靳言都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他的裤管还在滴水,他的脚下已经有了一小汪的积水,可是他似乎无知无觉。那一刻见他这样,我的心又狠狠地疼开了,像是伤口不断愈合又撕开的感觉。

我走了出去,他默默跟在我的后面,我们走到了走廊的另一头,在安静的露台上,阳光安静祥和地普照着这个城市,仿佛这里根本没有过暴雨一样,大地的湿气很快被阳光尽吸收了去,变成了天上朵朵洁白的云。

露台上看这座城市很美,可是我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那么久,却还是依然觉得我不过就是一个过客。

靳言站在我身后久久都没有说话,我环抱着自己,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忽然,就那么忽然之间,他走上前来从后面抱住了我,我浑身剧烈地抖了一下,之后,我狠狠地推开了他。

这一个拥抱,让我更加确信了心里的疑问,我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看见他眼里满眼的泪水,我喃喃地问道:“所以,你……?”

他自然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他重重地点了点头。那一刻,我的心仿佛从悬崖上直直地掉在了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所以,他没有失忆。所以,一切都是他装的。呵呵……他的演技好好啊,他和陶梦然那么公然在我面前,呵呵!

那一刻,我除了苦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样。我看着他的眼神一下变得冰冷,我直视着他的眼睛,发自肺腑地问道:“你这样,又是何苦?!”

“球球怎么样了?他是我的孩子,对吗?”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咬着嘴唇问我,眼神里满是热切的期盼。

那一刻,我竟笑了起来,我很想告诉他球球是他的孩子,可是想到他和陶梦然所做的一切,想到他就那样带着陶梦然公然出现在我的世界,把明晃晃的恩爱赤果果地秀给我看的时候,我突然不想告诉他这个事实,我突然不再爱他了……是,这个我深爱多年的男人,他不再值得我爱了。

我笑得脸都僵了,之后,我说出了更残忍的话,我说:“不好意思,不是。”

那一刻,我清晰地看到了他眼里的痛苦,他一定觉得他今天坚持的一切都可笑至极,他一定觉得心里有一种深深地被背叛、被愚弄的滋味,就像我一样。眼睁睁看着他和陶梦然亦真亦假地走在一起,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农家乐开在我的旁边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我曾经深爱的女人和别的女人朝夕相处却无可奈何……

靳言,我所有的疼痛,我所有的恨,今天更深刻了;我对你所有的爱,今天起,没有了。

我想,你也是一样吧?当你听到球球不是你的孩子的那一刻,你仿佛失去了最后一根稻草吧?!

对!我就想让你尝一尝这样疼痛的滋味!对!我就想让你感受一下此刻我内心的心情!如果说你的失忆是我谅解你所做的一切的唯一理由,那么今天起,这所有的理由和借口都不复存在了!

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他就是一个变了心的男人!他背叛了我们的感情!

他发出了一声无比痛苦的吼声,像困在笼中无法挣脱的野兽那样,他目光无比凄楚地问我,那样大声地问我:“潘如书,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靳言,你又何尝不是一样残忍地对我?你选择谁不好,你为什么非要选择陶梦然那样的女人?!”我也忍不住地喊了出来。

“你不也一样被赵秦汉得到了么?!大难临头各自飞,很好,潘如书,我直到今天才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靳言无比森冷地说道。

“我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你原来是这样的男人。”我同样咬牙切齿地说道。

“呵呵,我曾经以为球球……我本来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念想,现在看来,是我痴心妄想了。潘如书,枉费了我们那么多年,枉费了我对你……算了!”他的眼里蓄满了泪水,我清楚地看到两行泪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他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不再看我。

“你对我又何尝仁慈过?!你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拉着陶梦然到我的身边来秀恩爱!你既然没有失忆,为什么要这样几次三番地招惹我?!”我的泪也一下飚了出来,我忍不住声泪俱下地喊道。

“你永远不会明白我对你的苦心,就像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一样。不过……那都是从前了。”

靳言的话让我的心感觉更加地苦涩,呵呵,他所指的苦心是什么?是他和陶梦然的结合?还是他对我和赵秦汉的成全?!他又哪里知道我和赵秦汉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好!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从此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心如死灰,绝望地喊道。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潘如书,我祝你幸福。”他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我,冷冷说完之后,就这样往来时的路上走去。

当看到他的背影,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情景在我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心仿佛被撕裂成了两半,一半随着那段过往的爱情逝去了,一半留下来苟延残喘地过着现在的生活,当看到他的背影越来越远的时候,我不禁脱口而出,情不自禁地大喊了一声:“老公—!”

这一声喊,像是深深的告别,那声音如夜莺一般带着九曲回肠的凄楚。这一声喊,或许是我这一辈子最后再叫这个男人一声“老公”了!这一声喊,意味着从今以后我们之间曾经紧紧相连的那一根弦彻底地断了!

泪水滚滚而落,我看到他止住了脚步。一秒,两秒,三秒……他终于转身,迅速地朝着我冲过来,紧紧把我搂在怀里。

这一个拥抱,是比以往所有拥抱都要有力的拥抱!这一个拥抱里饱含的沉重,我想只有我们两个人才懂!

他身上湿漉漉的,可是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像是即将离开羊群的羊儿一样无比贪恋这个曾经熟悉的领域,我生怕在这个领域里闻到任何一丝生人的气息,还好,庆幸那香味还是他曾经独有的香味。

“我不会再爱你了,我累了,祝你幸福。”我紧紧拥抱着,在他怀里轻声呢喃道。

“我这一辈子,大概不会再有幸福了。只要你幸福就好,希望我没来得及为你做的,他能做到。”他哽咽着嘱咐,声音听得我的心跟着颤抖。

我好想告诉他我这一辈子可能也同样再也不会有幸福了,可是我不想说出口,爱到最后,我想体体面面地退出,我想保留最后一点骄傲和尊严,我想留最后一点点地逞强,而且,我做不到他那么大度。

我说:“我会幸福的,但是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幸福。”

他依旧抱我抱得很紧,他胸前的骨头硌得我生疼,他深深地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无比凄凉地说:“这一辈子丢了你,是我此生最痛的痛。我希望你幸福,一定要幸福。”

我踮起脚尖,在他的脖子上狠狠地留下了一个齿痕,我依旧没他那么大度,我容忍不了他的身体有过别的女人的痕迹。

他没有喊疼,任由我咬着,当我看到他脖子上渗出的血迹时,我忽然自己究竟有多么恨他,可是那一份恨意被一种叫做心软的海绵层层包裹着,即便是在这个告别的日子里,我的心里依然有无数的念想在不断地升起,那些念想组合一切变成了一句话——我好想回到过去……

可是,我们都明白,再也回不去了。我们走了太久,走了太远,我们再也走不回那个原点了。

“是,这一辈子丢了你,是你最大的损失。靳言,你不会再遇到比我更傻更爱你的女人了。”我恨恨地望着他,怀着无比强烈的勇气推开了他。

他就那样深情而痛苦地望着我,望了好久好久,他终于说:“好好照顾球球,我走了。”

我们紧紧握着的手开始缓慢地松开,他往后一步步地后退,最后,他在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之后毅然转身,在转身的那一瞬间他挥手向我告别,之后便再也没有回头地往医院的走廊里走去,直至消失在楼梯的拐角……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