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遇险

第二十八章:遇险

眼前的小姑娘看着被柳七七拉住的手,再抬起头看看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她相信,眼前这位温柔的大姐姐,似乎让她原本死去的心又一点点活了回来。

柳七七笑着拍了拍她的头,眉眼间似水般温柔。

“大家听我说,现在,得病较轻的,可以站起来的都往外走,从外向里依次是病情从轻到重的顺序。”柳七七转身,劲量提高声音喊了出来。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都动了起来,自觉向外走的,有人走不动两个人自觉往里抬得,秩序井然,柳七七在一旁看的非常满意,其实这些人,也还是很听话的。

“姐姐”刚才柳七七拉着的小姑娘轻轻扯了扯她的手。

“怎么了不舒服吗”柳七七直接探上了她的脉,一脸凝重。

“不是。”小姑娘摇了摇头,“姐姐,娘说我们得的病是传染病 是治不好的,姐姐不害怕吗”天真的童声,说出的是担心她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柳七七搭着她的肩,蹲下来。

“我的名字娘说,说名字贱了好养活,我,我叫二丫。”小姑娘许是觉得名字不好听,低下了头,脸色微红。

“二丫吗,很可爱啊。”柳七七笑着看着她。

“真的吗”二丫猛的抬起头,一脸惊讶,原本有些灰暗的小脸,也有了些神采。

“是啊,姐姐的话,一定是真的啊。”多好的孩子啊,她发誓,一定要把这里的情况控制好。

“那,姐姐,我想”二丫怯怯的看着她,或许有些过分,但是她真的很想。

“有什么事我能帮到吗”柳七七尽量小声地答应她,这个看上去才九、十岁的小姑娘,太让人心疼。

“姐姐,我想你帮我起个名字,要很好听的那种。”她终于鼓足了勇气,看着柳七七说了出来,她没怎么念过书,爹娘也不会取名字,每次听到周围的人有好听的名字,她就羡慕的不行,她真的很想要一个正式的名字。

“取名字吗”柳七七看着她,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恩”她的手心里沁出了汗,姐姐怎么不说话了,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叫半枫荷怎么样”柳七七突然想到那柱树一样的草药,绿色的叶子显示着它顽强的生命力,

温性的药性和眼前的小姑娘很像,贴心又很招人喜欢。

“半枫荷”二丫轻轻呢喃着这个柳七七给她的新名字,眉眼一片欣喜,“半枫荷,我喜欢这个名字,谢谢姐姐。”

看着眼前生病的姑娘重新有了生气,柳七七也松了口气,这姑娘的并不算太重,但是也不算轻,况且与其说是生病,倒不如

“多谢御医大人。”一旁抱着小姑娘的妇人使劲点头表示感谢。

“没关系,您不用这么拘谨,叫我御医就好。”柳七七很不习惯大人这个称呼,这种有明显等级差异的称呼,都会让她感到不舒服。

“我需要取你们一些血,来进行治病配药时的比对,你们谁可以给我一些吗”等他们都安顿好后,柳七七才开口。

“取血吗”旁边的人问,“来吧,取我的,多取一些,我血很多的。”此时他们求生的欲望,已经被柳七七成功的带了出来。

“取我的。”

“取我的吧,御医大人。”

“取我的,我的”

“姐姐,取我的吧。”半枫荷因为体力不支,坐在了地上,但是坚定的伸出了胳膊,或许是为了感谢柳七七为她取名字,又或许是想做些事情,但是她眼底的那一丝害怕还是被柳七七给捕捉到了。

柳七七看了她一眼,让她放心,“大家,不要害怕,我只取一点就好,对性命没有威胁。”

等到柳七七安顿好这里的人,再按照从重到轻的顺序取出三个小瓷瓶的血之后,她才从这一片隔离区出来。

“怎么样,柳御医”原本在不远处等着的南诃青和尉迟仪,看到柳七七出来,也都迎了上去。

“回去说。”

“什么”南诃青这次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不是疫病,是中毒”怪不得,怪不得他找了很多医师也没有办法控制住,

没有对症的解药再找多少人都没用。

“对,就是下毒,具体是什么毒药我还不能判断,但是中毒和生病的症状是不一样的,把脉就可以感觉到。”柳七七也不多做解释,医师方面的东西跟他们说太多也没有用,“我想,这个城里不太安全 。”

南诃青和尉迟仪对视了一眼,柳七七说的没错,既然是下毒,那肯定目的不单纯,能将伤害量扩展到全城范围的人还真是不太好找。

“我负责查找,七七你负责解毒,城主麻烦你维持秩序,尽量让百姓平静下来。”

柳七七微微皱眉,尉迟仪这种自然而然地喊她七七的方式,让她很不喜欢,总觉得这皇子有些什么事。

尉迟仪确定了每个人的分工,对这样的安排,他们也没有异议,柳七七虽然对他的称呼方式有些不喜,但是现在不是注重这些的时候。

柳七七从宫中来的时候,就带了不少可能用的到的药材,但是,这里的情况还是比她想象中的要复杂,下毒她就奇怪为什么天气变冷的时候还会爆发瘟疫,所以她才想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新的病例,结果到被她撞到了这种事情,还好,是她来了。

这座城,已经不安全了。

由于柳七七几天前去过隔离区,所以再次进来的时候好些人都已经认识了她。

“把这药分下去。”柳七七对着后边跟着她的几个随从吩咐。

虽然她还没有确定解药,但是这些药可以起到一个预防的作用,能控制点也是好的。

接下来就是在里边的比较严重的了,也是最棘手的,就这样柳七七在隔离区一待就是一周。

“怎么样,查到什么了吗”柳七七看着突然进来的尉迟仪,放下手上的东西,拿出一颗药丸递给他,这里可是重度传染的地方,他就这样进来,不怕被传染吗

“没有,什么都查不到。”尉迟仪看了看手里的药丸,吃了下去。

“查不到”柳七七有些惊讶,不过看到尉迟仪眼底的乌青她也想到,这几日他可能也没有休息好。

“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不害怕被传染吗”尉迟仪状似无意地问。

“臣是医师,这些防御都做不好,还来做什么。”柳七七走到了刚才那个人身边,这些中毒比较深的人,需要随时看着,也因此,在这呆了一周的柳七七满身都被一种疲惫感包围。

“殿下若是没事的话还是快些离开吧 。”

“七七。”

“恩”柳七七转身,还以为这皇子有些什么事,但是一转身,就停住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两指宽,一时间,柳七七有些愣住了,这三殿下

“我心悦你。”

轰柳七七脑子一片空白,什么她是听错了吧,这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三殿下竟然心悦她

柳七七慌忙后退,“殿下别拿臣女开玩笑了。”不知为何,她的脑子里竟然显现出尉迟慕卿,也不知道他在皇宫如何了。

“我没有开玩笑。”尉迟仪也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我可以问问吗,为什么呢”为什么是她呢无论是作为手段还是其他的什么,她都反感的很。

“喜欢你,还要为什么”尉迟仪淡淡的回答。

“多谢三殿下。”就好像是他一个皇子喜欢上她,是她的荣幸,但是她是谁柳七七,她是最不给权贵面子的医师。

“倒是个有趣的人。”尉迟仪轻轻一笑,“你不愿”

“是啊,臣不愿。”柳七七对上了他的眼睛,像他这样的人,竟然连自己的枕边人也算计上了,想想她是医师,若非必要,为什么会找上她。

尉迟仪忽然凑近,在柳七七额间亲了一下,就离开了,蜻蜓点水的一吻,让柳七七在原地愣了好久。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主子。”暗魅摸着下巴,笑的贼兮兮的样子。

“你去。”暗煞瞥了他一眼,往后退了退。

“哎,你说像咱们主子那样的人该怎么办啊。”一天天冷的跟冰疙瘩似的,对着他们也就算了,也不知道是谁在人家走的时候,站在宫墙上看着马车走远的,瞧瞧,这才出来几天,就被别人给亲了。

“哦你很着急”暗煞挑眉。

“咳,我着啥急,这不是担心担心自家主子的大好前途吗”暗魅停了一下,“哎,走走,柳御医出去了。”

夜深人静,走到城门的柳七七让人把门打开自己走了出来,看了看周围的空气,叹了口气。

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八个方向,她沿着城墙每个方向上都滴了自己的血。

这毒是靠空气传播的,希望她的血有用。

刚刚滴完最后一个方向上的血,她突然感觉有什么朝自己射了过来,当她转过身却发现自己躲不掉了,一支箭,直指她的眉心。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