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复生

魔界魔都之城

“主上,有一事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说话的这人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上位的内名男子,“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是天上内群老家伙又要搞什么了?还是有什么别的事?”说话间微微扫了一眼跪在下面的男子。语气间有着说不出的狂傲,纵观此人的相貌当真是有着一副好皮囊,面如冠玉,翩翩公子。尤其是嘴角噙着的那抹笑,看起来是那么的平易近人,可只有熟知的人才知道,这位史上最年轻的魔王拓跋烨内服皮囊下藏着怎样的阴谋。

“都不是……殿下……您还记得苏瑶上仙么……”跪在下面的男子鼓起勇气,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恩?苏瑶?呵呵,怎么了秦羽,突然提起她?。”这名叫秦羽的男子抬起头盯着坐在上位的人说着。“主上,苏瑶……今日可能被削去了仙籍了,并且魂飞魄散……主上你不考虑去救她么……”说话间的这名男子又默默的低下了头,语气间充满了恳求的意味。

“为什么我要去救她?拜她所赐我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并且她不是说要为我取仙界的灵芝果么?人呢?果然仙界的人都是如此!一个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拓跋烨一般说着一边摸了摸自己内天因救她而落下的的伤口。“再者说了,她与我有什么关系?无非是我是她的债主的关系,不过这下仙人们欠我的东西就更多了,等本王伤好定要搅的那天庭一个天翻地覆!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的话就下去吧。”说话间已带了明显的不耐烦。“可是……她本来就是因为偷盗鲜果本发现才……好吧,属下告退。”

“苏瑶么……”拓跋烨默念这这个名字,“苏瑶你这个笨蛋,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这下你欠本王的东西可就更多了呢。”

“来人,本王要去一趟仙界,秦羽,你陪本王一同前去吧。”“是!”秦羽心想果然,您心中还是有苏瑶上仙的,“属下马上就去准备!”

“殿下,我就知道您一定不会抛弃苏瑶上仙的!嘻嘻”秦羽开心的冲着拓跋烨傻笑着说道。“本王只是觉得如果她现在就死了,那她答应本王的灵芝果怎么办?本王最讨厌别人欠本王东西不还了况且本王还没叫她死她就不许死,她苏瑶给你灌了什么汤药,让你一直为她说话?”“没有没有没有,属下只是觉得她和您挺……般配的?这样不好么?”秦羽连忙撇清与苏瑶的关系,谁会想到堂堂魔王居然会为这么一点小事吃醋啊。“哦,是么。”

“来着何人?居然敢擅闯南天门?魔,魔王……”守门将军看到拓跋烨也是吃了一惊“魔王殿下,仙界魔界早有规定,无事不得跨界,您这是什么意思?居然敢擅闯南天门?不怕我告诉玉帝去么!”拓跋烨听完不禁笑了起来“玉帝?你以为我会怕你们的内个玉帝老头?告诉他,本王今日来是为了要带走一个人,挡我者杀无赦。”“你!拓跋烨你好大的胆子,你认为凭你一人就可攻下这南天门么?你休想!兄弟们,给我上!”守门将军看这拓跋烨只带了一人,不禁也有了些轻视的意味。“就凭你还不值得本王亲自动手,秦羽你先替本王裆下这些杂碎,本王一会就回来,”“是!”

金殿上所有人都在感慨刚刚的那一出闹剧。“诶,没想到苏瑶那孩子怎么想的,怎么会想起了偷盗鲜果了呢?”“诶诶诶,我听说啊,这苏瑶啊,背地里和内个魔王拓跋烨好上了!这偷鲜果啊,就是为了让她内情人功力更上一层呢。”“这样啊,真是败坏了我们仙族的名声,信好她不在了,不然我也一定要向玉帝禀报这个小贱人,折磨不死她的,哈哈哈哈……”

什么!苏瑶她……已经死了?不可能不可能他们一定是在胡说八道,她还欠着本王的东西呢,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呢,一定是他们在胡说八道!拓跋烨一边走一边听着周围人的议论纷纷,一边飞快的冲向了金殿的方向。

“诶哟,这不是魔王么?什么风吧您吹来了,不过您是怎么通过南天门的啊?不会还和人打起来了吧,呵呵?”拓跋烨抬头看了一眼此人,正是刚刚内个说要折磨死苏瑶的内个人,顿时拓跋烨的眼神更加冰冷。“我就问你一句,苏瑶呢?”“诶哟喂,您不是还不知道吧?苏瑶早在一刻钟之前就已经魂飞魄散了,不过也是,居然敢和魔界勾搭在一起,她也是罪有应得,看看这小情人都着急的跑到这来了。”

“玉帝,不好了!”金殿里王母正在和玉帝议论小七的事,突然冲进了一名侍卫。王母显然还没有从七公主的情绪中走出来,怒气的冲着这侍卫喊道。“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别急别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什么了?”侍卫看了王母一眼低头对还算和善的玉帝说道“魔王拓跋烨闯进了天庭,并且……”“什么!魔王拓跋烨?他来天庭干什么?”玉帝顿时显得慌张的不得了,“来人啊,召集所有的武将,将他们全部调来,快去!”“陛下,他此番前来,不会是为了苏瑶的事吧?”“是的!”刚刚的小侍卫连忙补充到,“魔王问了一路的人,只要有人说苏瑶上仙死了的,魔王就……全部把他们……杀了,估计现在已经快到金殿了。”小侍卫说完连忙跑到一边去了,免得殃及到他。王母娘娘挺到此话也是顿时慌张了起来“那内些人,都死了么?”“没有,大部分都逃掉了,只有一小部分女官因为说的话太过于难听,所已死了。”小侍卫说完,又连忙退到一边去了,“那就好,那就好,武官都还在就好”王母瞬间仿佛又恢复了之前的雍容华贵,“快去传所有的文武百官都到金殿来,快去!”“是,娘娘。”

“拓跋烨!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闯天界,而且厮杀仙人,你就不怕我等天庭大将去将你的魔界全部斩杀干净么!”说话的正是玉帝,可之前的内鼓懦弱之气仿佛间已没有了,可仔细观察下,烨能发现身体有着微微的颤抖。现在的拓跋烨虽然满是是血,但也丝毫不影响他身上的内鼓痞气。“玉帝老头,我问你,苏瑶呢。”“苏,苏瑶,你问她干什么?她乃是我天界的人,怎么样也轮不到你一介魔族的插手吧!”玉帝此刻仿佛抖的更加厉害了当听到苏瑶的名字的时候“哦,是么”此时的拓跋烨面无表情,如果熟悉的人看到定会了解,这是他真是发怒的前兆。

只听殿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殿下,尔等护驾来迟还望恕罪。”来着正是天庭的五大将军。玉帝此时真正的激动了起来“来的好来的好,愿众卿把这魔头永逐出我天界,还我仙界安宁。”“是!”

听到此处,拓跋烨抬起头来盯着这五人,就凭你们?“兄弟们,上!”不愧是五大神将,果然有几分真本事,拓跋烨心想,不好!该死,扯到伤口了,外加刚刚的庭外战斗的新伤,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兄弟们,攻击他的左胸,他那里有伤口!”发现这一消息自然让士气大增,此刻的拓跋烨脸色更加难看起来,“该死的,还是先走为妙吧。”顿时金殿内飘起一股白烟,“怎么了,怎么了?人呢?怎么不见了?”这时候躲在椅子后面的玉帝终于探出个头来了。“禀陛下,拓跋烨已被我们五人重伤了,此刻应该是逃走了,不过属下不知他逃往了何处不过应该不会太远的,应该就在这金殿附近。”“是么,那快去搜啊!今天绝对要他死在我这天界!”玉帝的表情顿时也变得很扭曲,说不出的丑陋。

“嘶,疼死本王了,该死的,接下来该怎么呢,苏瑶……”拓跋烨正躺在一棵树下静静的疗伤,就在这时,突然走过来了一个人,“谁!”拓跋烨猛的睁开眼睛望向四周,“呵呵,小伙子,还记得我是谁么?”一白衣老者对着拓跋烨笑着说道,“你是……月老?”“没错,正是老夫,你这伤,怕是你自己也明白撑不了多久了吧?”“那又如何?就算是现在我也能把你撕成渣,并且就算我死了,我也会复生不是么?”拓跋烨冷笑着,“或许吧?不过你不想再见到苏瑶了么?”月老依旧是笑眯眯的仿佛没有丝毫惧怕。”“你这是什么意思?苏瑶她不是……”“没错,她是魂飞魄散了,不过到底还是仙体,尚有一魂一魄残留虽不可能再化成仙体,但是若作为凡人转世的话倒也是够了。”“所以呢?你要干什么?用来要挟我?”拓跋烨表面上还是那么嚣张不在乎,可仔细分辨烨能感受出声音里的那一丝急迫。“不,老夫要与你做个交换,苏瑶仙子生前也是个极好的人,她待老夫有恩,所以我也不忍她难过,我希望你可以放弃转世的机会,做个凡人怎么样?这样你以后还可以陪着她的”

拓跋烨听完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信你们这些仙人话?本王转世后依旧可以去人间找她,至于那一魂一魄,本王的魔队也不是吃素的,自是掘地三尺也可以将她找出来。”这时轮到月老有些头痛了,“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但那一魂一魄是真的,或许我此番确实是有私心在里面,并且就算你可以去人间,那寿命怎么算?每一次她的轮回对你来说都是一场痛苦吧,因为她会忘记而你不会,你会一直抱着之前的记忆,抱着她死去的记忆,一次又一次,对么?”“所以呢?如果我不介意会怎么样?不然你直接摊牌说吧。反正现在我好想也没有什么顾忌了。”月老仔细的盯着拓跋烨,直到看到他眼里真的不在乎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只是希望天界可以太平一些,你就是天界的魔星,有你在我们就过不了一天的太平日子了吧。这就是我的私心了。”拓跋烨低头想了想“那我如何才能信任你呢?如果那一魂一魄是你编造出来的呢?”“给”月老递过去了两个瓶子,“白色的是魂,蓝色的是魄,你自己看看吧。”拓跋烨低头打开瓶子,这确实是魂魄的味道,但又混合了些什么其他的东西,“这里面加了些别的东西吧?是什么?”“呵呵,这是老夫的修为,不然你以为这一魂一魄会自然成形?现在你信了吧?我将这两个瓶子交付于你,你带着它去阎王那里就好了。”“其余的事就不用你这个老头子费心了吧。”说着拓跋烨便借着树的支撑站了起来,消失了。

“七公主,这样,你可满意了么?”说着,月老转头对藏在角落里的七公主说道,“恩,苏瑶姐姐本就因为才,如果不是我吵着要去魔都玩的话她也不好碰见他了吧,之后的事……”“七公主,缘分尽到了就好,不过牺牲你所有的修为,值得么?”七公主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值不值,我只知道,如果不这么做,我一定会后悔的,并且后悔死。现在。我也该走了吧,谢谢您,月老。”(没有修为的神跟凡人也没什么区别,所以修为散尽之后,七公主直接自尽了)

下一世的轮回,又会怎样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