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实力虐狗

“像谁啊?”我狐疑地问道,自从小雪告诉我叮铛的父亲是那个香港商人之后,我只是万幸叮铛长得不像那个人,倒没有仔细瞧过叮铛长得像谁。

“刑风啊……”小画心直口快一下蹦了出来,我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在脑海里连忙把两个人的头像合在一起。没对比没感觉,一对比还真的发觉叮铛的外表和刑风长得十分酷似。

小画见我目瞪口呆,于是小声地说:“很奇怪吧?我也完全没有想到,小雪把这件事瞒得密不透风,包括刑风他自己都不知道。”

“不是……可是刑风怎么会和小雪……?”我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这也太可能了吧!

虽然那时候刑风和大姐还没有开始谈恋爱,算起来叮铛都快到上小学的年纪了,之前也从未听说过刑风和小雪之间有过什么,怎么会忽然变成这样?

我百思不得其解,这心里越想越觉得纳闷,小画说:“是啊,谁知道呢,小雪也没说具体的,就那次醉酒后说漏了嘴。就大姐生下晓晓那天,小雪自己在家里把自己灌醉了,打电话对我说,叮铛好可怜,有爸爸不能认,他爸爸也不知道叮铛是他的孩子之类的,我一开始以为说的是别人,后来小雪越来越醉,就喊出了刑风的名字,说自己从一开始见到刑风就喜欢他,这么多年一直默默爱着,从来不敢表露,因为心里明白自己配不上他……可是隔天小雪就否认了这件事,说自己是喝多了瞎说的。但是你没发现吗?小雪看刑风的眼神很不一样,而且自从刑风和大姐结婚之后,小雪基本能能不见刑风就不见了,每一次见到她都很难过,都会喝酒。哎,小雪也是一个痴情的女人啊,真没想到。”

“怎么会这样?”我喃喃问道,心里一千个不愿意接受,可是如果按照小画这么说,这件事还真有可能。我依稀记得那时候刑风好像刚刚和苏畅分手,那段我和他疏远了许多,和小雪也没什么联系,他们之间本身一直是朋友关系,小雪对刑风是有求必应的,如果哪一次酒醉之后发生了什么,还真有可能。

那时候小雪怀上叮铛之后就自己开始开奶茶店了,而且一心为孩子。我还纳了闷,按理说她如果怀上了孩子,那个富商应该很开心才对,怎么可能和她分手呢?这原因越细究起来,越觉得不太对劲。

还有那天大姐醉酒后说想离婚,难道也和这件事情有关吗?难道大姐知道了些什么?

“这样吧,我们去找小雪一趟。你等着我,我开完今天的员工会议、布置下大家的工作,我们就出发。”我当机立断,很快做出了决定。

“我怕小雪不会说实话,她是有意将这件事隐瞒下来的,更何况她现在患病,她更不会愿意拖累刑风了。”小画发愁地说道,又说,“而且大姐一向对我们这么好,如果我们真把这件事揭穿,那大姐以后和刑风怎么办,不是会影响他们的感情吗?”

“当务之急,我们先是说服小雪去看病,不能让孩子没妈啊。”我说着说着,突然想到前段时间失去球球的痛苦,我想每一个做母亲的心情都和我一样,自己的孩子自己宝贝都来不及,怎么会忍心丢下孩子。

我急冲冲地走出了房间,靳言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股葱香味飘来,他见我出来,大声喊道:“小书,我做了葱油饼,马上就好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他一声惊呼,紧接着听到了锅铲落地的声音。我冲进去一看,厨房的砧板上到处都是面粉,锅里的葱油饼呲呲地冒着烟,他穿着围裙一脸懵逼地看着我,懊恼地说:“忙了这么久,还是搞砸了。”

小画自然听到了动静,冲过来一看这战场一般的厨房,惊地大喊:“我去靳言,你折腾这么大动静,最后就烧出来一个锅巴,你也好意思叫我们吃早饭?”

“我看了视频,明明做这个很简单啊,别人十来分钟就成功了,我想我试试看,怎么就这么难呢……”他郁闷地搓了搓手,无语地说道。

“你这个面粉加的水不够多,都没有揉成团你就摊上,面粉都是生的。”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容器里还剩下的大半桶面粉,既觉得无语又觉得好笑。

“完蛋了,这下在小画那里直接从0分变成负分了,我一定会努力练好的。小书,你让我再试试。”靳言又跃跃欲试起来。

“别了,我准备开会了,一会儿我和小画去H市找小雪,她出了点状况,你把这里收拾收拾吧。”我说。

“噢,好。”靳言回答道。

我用了三十分钟开好了会,交代好工作之后,我换了身衣服,就准备和小画一起出发了。

这时候,靳言急急忙忙从厨房里冲了出来,对我说:“你等等我,我也去。”

“你去凑什么热闹,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还只是一个服务员。”小画看着靳言的模样,调侃他道。

“我给你们当司机,你姐开车我怕她累,我不能让她累。等着我啊,我去换件衣服。”靳言说完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姐,他现在对你还挺不错的。”靳言走后,小画在我耳边闷闷地说,“以前的靳言多么不可一世啊,现在会被你改造成这样,真是不可思议。”

“人都会慢慢变得成熟啊,年轻的时候那样是有范儿,如果到了中年还是从前那副样子,那就叫做失败了。”我笑笑地说道。

“你打算和他继续过下去吗?”小画问我。

“我心里从没有打算过和别人过,我只给了自己两个选择,要么自己单过,要么和他走一辈子。”我坚定地说道。

小画被我的语气震惊到了,过了一小会儿,她才说:“我当年如果像你这样,抱定了和许颂在一起的念头,我们到现在可能也结婚有了孩子了。许颂去年已经结婚了,和一个相貌很普通的女人,不过听说那女人性格很好。哎,这些年谈的恋爱都不像样,想来想去,还是当年许颂对我最好。”

“人都是经历过才会成长啊,会在一起的人最终还是会在一起的。如果最后不能在一起,就是有缘无分,豁达告别吧。小画,你也别一直单着了,有合适的就找一个吧。说实话,爸爸很担心你。”我说。

“哪里那么容易,我又不像你,一直心思那么稳定。我倒是像找一个,可是我看哪个人都不是特别顺眼,好的都被人挑走了,剩下的这些男人良莠不齐的。我啊,真是被生活活脱脱逼成了一个大龄剩女。”小画悻悻地感慨道。

“总会遇到的,不管怎么样,现在你也有自己的事业了,能自给自足,会遇到更好的男人的。”我摸了摸她的头,她看着我笑了笑,她说,“我现在都害怕谈恋爱了,谈一次伤一次,每一次都伤筋动骨,每一次分手都想死。可是有时候看看你和大姐,再想想二姐和小雪,突还是觉得你和大姐比较圆满比较幸福。像我虽然自由,但是孤单的时候特别孤单,也没有适合放心里的人,你都不知道现在外面那些单身男人都是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我好奇地问道,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出入过那些灯红酒绿的场合了,虽然衣食无忧,但是总感觉自己像是山顶洞人,不知道外面的花花世界如今是什么样的光景了。

“要么有点小钱就装逼,有么没钱瞎得瑟,要么色,要么粗鲁,要么没内涵,要么个子矮,要么长得丑……我真是求爷爷告奶奶,也找不到一个像靳言这样要颜值有颜值、要身高有身高、要钱有钱的。”小画不禁郁闷地叹了口气。

这时候,靳言已经换上了一件崭新的白衬衫陪着灰色修身长裤、脚穿着休闲皮鞋从里面走了出来,阳光刚好折射在他的身上,他之前白皙的皮肤因为在寻找球球的过程里晒成了轻微的小麦色,在阳光的辉映中竟像是洒了一层淡淡的金粉,他冲着我和小画嫣然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他说:“我准备好了,我们出发吧!”

“真特么帅啊。”小画在我旁边花痴地喃喃一声,二话不说从副驾驶开门出去,打开后座的门坐在了后座。

我把驾驶室让给了靳言,本来想自己走过去坐到副驾驶上,谁知道,我刚走出驾驶室,靳言便直接把我公主抱抱起来,绕到另外一边,把我小心翼翼地放在座位上。

我勾着他的脖子,他正欲起身的时候我的手臂稍微用了点力气,他给了我一个无比阳光笑容,干脆俯下身来直接和我接吻起来……

“卧槽,你们这是实力虐狗啊,还让不让我活了?”小画气得直接在后座蹦了起来,见我们根本就停不下来,干脆从后座探过头来直接把靳言的头使劲往外推,变推边嚷道:“你们难道是磁铁吗?黏在一起就分不开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