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温佑隼的告白

第232章温佑隼的告白

第二天一早,温佑隼便开车载着我来到了司,他把我安排在了秘书,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搭档工作,每个人各司其职,倒也有条不紊。

正当我印温佑隼的会议讲话容的时候,一个大眼睛、长头发的孩子忽然从我背后钻了出来,“段宁…听说你今天是搭的车一起来司的哦?”

我被吓了一跳,回过神儿来看着这个孩子却有些想不起她的名字,“呃…你是?”

那个孩子也毫不在意,“哦,叫我朱迪就好。段宁,你真的是搭的车一起来的哦?”

我回过头来继续印文件,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是啊,我们住在一起,一块儿上班比较方便嘛。”

“哦原来是这样。”

我看着朱迪八卦的样子忽然意识到事有些不对,我连忙开口解释道,“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我在家只是借住!”

朱迪一副‘别解释,我懂’的样子,殷勤的帮我印好了文件,然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希望不要给温佑隼添什么麻烦才好。

到了午饭时间,我去司的员工餐厅准备用餐,刚一走进去,原本熙熙攘攘的餐厅却瞬间安静了下来,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四周又像炸开了锅一样。

“就是她就是她,的朋友呢?”

“怎么可能?会看上她?要材没材,要相貌没相貌。”

“怎么不可能,听说已经住在一起了呢。”

“哎,难怪我看她那么眼,你看她像不像之前空降的那个助理林雅?”

“是有点像哎,不过她不是叫段宁吗?”

四周闹哄哄的,吵得我的头都要炸开了,我匆匆盛了两份菜和一份米饭逃出了餐厅。我趴在桌子上心不在焉的用勺子戳着面前的饭菜,这可怎么办啊?一来就给温佑隼添麻烦,上次惹出来的麻烦还不够大吗?难道我跟温佑隼天生五行相克?

这时,两根纤长有力的手指出现在我的面前,一把夺过我手里的勺子,轻轻拍了拍我的额头,“怎么了,我们司的员工餐很难吃吗?”

我抬起头来正对上温佑隼清晨薄雾一般的眼眸,“没有没有…很好吃,只是…对不起啊温佑隼,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温佑隼清朗的笑了笑,随的坐在桌子上,把玩着手里的勺子,“是那些言蜚语吗?我已经听说了。你说跟我住在一起…是在宣誓主权吗?”

说着,温佑隼的脸在我眼前不断的逼近,我看着他好看的眉眼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心里暗暗骂自己,段宁啊段宁,字头上一把DAO啊!

温佑隼收起了笑容,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段宁,其实…我并不介意娶你。”

我有些发愣,“哎?什么意SI?”

“段宁你知道吗?在我到林馥暄以后,我曾经一度认为我不会再爱上另外一个人,直到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狈的样子,你躲裴曜竣胆怯的样子,你寻求庇可怜兮兮的样子,你帮我寻找线索认真的样子,你笑起来美好的样子…”

“你所有的样子都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以为我已经错过你了,可是,你这次出现对我来说就像是上天的恩赐,我不想再放手。既然我的员工们都已经误会了,那么你要不要对我负责呢?”

温佑隼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我有些无力招架,我想要拒绝可是我说不出口,我想要答应,裴曜竣的脸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对不起,让我想想好吗?”

温佑隼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一丝暗光,很快又得笑意,“好啊,不过别让我等太久。”说罢,温佑隼便转回到自己的办室去了

。我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这是什么状况?我咬着嘴唇拷问自己的心,可是我深知道,在我心里已经装不下第二个人了,我可以撒谎欺骗温佑隼,可是…我不能欺骗我自己。

想明白这些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叩响了温佑隼办室的门。他背对着,端着一杯水俯视着这座城市的车水马龙,他的背影有些孤寂却依然透露出一丝硬的感觉。

“温佑隼…对不起。”

他对我的回答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沉声问着我,“真的不能接受我吗?”

“对不起,我不能。温佑隼,我很喜你,可是我并不爱你。对我来说,你就像我的朋友、像我的哥哥,我喜你温文尔雅的笑容,喜你事的果决,喜你对人彬彬有礼的度,可是我知道,喜并不是爱。或许…天长日久,我会爱上你,但是现在,对不起。”

温佑隼叹了口气,我似乎能听到这口气重重的砸在地板上的声音,似乎要将我的心也砸穿一个洞。

“有人认为爱是婚姻,是清晨六点钟的亲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的是这样。可是段宁,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觉得,爱是像触碰,又收回的手。段宁,我可以等你的,多久都可以。你只要知道在你受伤的时候还有一个地方是可以疗伤的,那就够了。”

我接过温佑隼手里的杯子放在桌子上,伸出手来给了他一个的拥抱。我嗅着他上淡淡的香根草的味道,鼻子紧贴着他熨烫整齐的白衬,听着他乱了几拍的心跳。

他的下巴顶在我的头上,细微的胡茬有些青涩的触感。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出手来回抱了我,他的手臂越收越紧,似乎要将我融化在他的骨子里。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放开手,他的眼眶有些微微泛红,让人十分心疼,“段宁啊,我的运气不好。”

“如果我能早点到你,或者永远不要到你,我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我想得到你,可是我又不愿意伤害你,所以我到像砧板上的一块肉,任你宰割。算了,傻丫头,再多说你会有心理负担的。今天的事就当我没有提过。”他挥了挥手,示意我出去。

我一步三回头的向门外走去,温佑隼,能得到你的青睐我三生有幸,只是我何德何能?林馥暄一定会回来的,或者…你总会碰到更适合你的人,对不起。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