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只想陪我孩子他妈过个年

“咳咳……”我憋得窒息的咳嗽声扰乱了这一次的久别重逢。

他松开了我。我这才得以顺畅呼吸。

他退后了两步,双手环抱在胸前,眼睛眯成一条线,虎视眈眈地睥睨着我。

“大除夕的,吓死人啊。”我没好气地嘟囔了一句。

“大过年的,你确定我的出现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他捏住了我的下巴,头缓缓靠近,在我耳边吹了口气,悠悠叹道:“居然瘦了这么多,下巴都尖了……”

我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手不经意在工作台上摸到了我的爱刀,我顺势拿起,抵住他的喉咙说:“你再玩我,我就开干!”

这其实是一句玩笑话,我和小菜经常说,此刻一不小心就蹦了出来。不过显然,放在这情境里非但不适应,反而容易衍生喜剧效果。

他被逗笑了。很不屑地那种笑。

他伸手捏着刀尖,缓缓地说:“这是你第二次拿刀抵住我了,你心里究竟是有多恨我?”

“无恨也无爱,你别没事故意吹气就行。”我下意识低下了头,不敢再正视着他的目光。他目光似火,我随意都感觉自己快被燃烧。

刀“哐当”一声,被他直接拍落在地上。

他低下头,突然把耳朵贴在我的胸前,这样猥琐的动作吓得我差点儿灵魂出窍,就在我以为他要对我不轨的时候,又听见他说:“心跳得那么快,看来很喜欢我这么出现啊?”

“说吧,你想怎么样?”我简直不想和他对话。

“你会不会聊天?什么叫我想怎么样?”

“你每次出现都有你的目的,这一次,也请痛快一点儿。”我站直了身子,目光凛凛,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我没什么目的,只想陪我孩子他妈过个年。”他的话让我浑身没来由地一抖。

“你是想往我心口上撒盐?”我鼻子一酸,情不自禁抬起头直视着他。

“你要是还想要孩子,今晚我就可以再赐予你一个。”他轻飘飘的语气一瞬间点燃了我心中的小火山。

我重重一拳砸到了他的胸口。

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之间每次见面,都会面临血光之灾?

“你打!”他声音一瞬间凌厉许多,“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你打,今天我不会对你怎样!”

他把我所有的坏脾气都唆使了出来。

我一拳接一拳狠狠砸向了他的胸口,今晚他没有带保镖,似乎有备而来。

我眼角的余光扫到了目瞪口呆站在工作间门口的小菜,他满眼震惊之余,见我瞄到了他,瞬间如一阵风似地消失在了门口。

靳言一声都没有吭。

我砸了十多拳,毫不手软。到最后,拳头通红,精疲力尽,我蹲在了地上,捂住脸,哭了起来。

悲喜交加的复杂情绪,多日以来的苦苦相思,流产后的种种辛酸难过,虚无缥缈却又盘旋在心的种种感觉,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爱与恨,通通在这一刻得到了发泄。

哭出来,变成了一种最后的宣泄与释放。我突然想谢谢他,给了我无法安放的情绪一个妥妥的出口。

他把我拉了起来,并没有在乎我满脸的鼻涕和眼泪,便再次把我拥入了怀。泪水蹭脏了他的纪梵希,他没有嫌弃,一反常态地轻轻拍打着我的背:“孩儿妈,不难过。”

他又一次提到那匆匆来过的孩子,还给我冠以这样一个悲情的昵称。可我明白他在刻意拉近我们的距离,这对于他这样的男人来说,已经很难。

“别提孩子了,好吗?”我趴在他怀里,恳求。

“我想让我们都记得。”他轻轻地在我耳边说,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以为我不难受吗?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我也是第一次让人怀孕。”

“你很在乎女人的第一次吗?”他屡次地提起,让我不得不问出这个问题。

难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我亲近,根本原因是竟是这个?书上说男人都有chu女情结,难道他也一样?可是……不应该啊,他明明是那样不羁的男人。

我感觉到了他的迟疑,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只是说:“这是我第一次,为一个女人感到内疚。所以,我决定回来陪你过年。”

“什么时候到的?”

“两小时前才到机场,最快速度回来的。”

“专程为了我?”

“嗯。”

“我这样的人,值得你这样做吗?”

“我也不知道,心里就那么想,像是心被牵着一样,不回来心里就过不去。”他说得很实在。

“可是你不是和沈紫嫣……”

话刚说出口,就被他冷冷打断:“今晚,我们不提她。她是我们的仇人。”

我心想仇人你还和她在一起,还复合,还出国留学?可是我没有说出口。因为自卑,我选择缄口不言。没有资格质疑和质问的时候,乖乖闭嘴,总好过自不量力破坏气氛。

“好。”我虽答应,内心却隐着无数屈辱。

“我给你从国外带了一套衣服,你要不要去看看?”他的语气轻松起来,把我从怀中释放,拉着我的手,眼角笑意明显。

“好啊。”我脸上的肌肉也松动了几分。

他拽着我的手走出了工作间,我以为到了大厅他会放开我,可是并没有。这一路,无数员工侧目。他毫不在意,我却不能装作不在乎。

到了车里,关好了车门,他把他为我买来的衣服和鞋子摊开,然后对我说:“来,你换上。”

“在这里?”我惊讶地问道。

他点了点头,他说:“放心,阿松不会看的。”

“可你会看。”

“你哪里我没看过。”

“我怕你会动手。”

“我说不会就不会!赶紧换!”他好不容易有的耐心又面临崩溃的边缘。

他懒理我的啰啰嗦嗦,直接解开了我的制服扣子,把外套粗鲁地拽下来,然后从里到外给我一一撤掉,重新包装。

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的目光很专注,像一位专业的服装搭配师在全心全意地对待自己的模特儿,只有在扯去我胸罩的那一刻,我听到他强咽了一口口水。

“瘦了那么多,胸还是挺大。”他似乎在夸我。

我全程脸红,乖乖任由摆布。奇怪这样布偶似的操控不是应该令我感到愤怒吗,可为何我的心里非但没有愤怒,反而溢出丝丝幸福?

“好了,真美。一切和我预期的一样。”结束后,他满意地端详着自己的“作品”,称赞道。

没有镜子,我看不到自己此刻是什么模样。像我这样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女人,并不明白这是什么品牌,这样的剪裁是如何新颖,这样的质地是如何柔软,我只能大致明白只是一条很昂贵的裙子,这是一双很漂亮的高跟鞋,这是两串很别致的耳环,这是一条很精巧的项链……

“领口会不会有点太低?”我忐忑不安地问道。

“不会,刚刚好。”他直愣愣地看着我的胸口,眼睛里喷射出了一丝丝的欲火。

“裙摆太长如果踩到了怎么办?”

“放心,你搀扶着我就好。”

“穿得这样火树银花,是要去做什么?”

这句话引起了他的不满,他瞪了我一眼,说:“当然是带着你去跨年。”

“哦。”我闷闷地应了一声。

“今晚,我要让你做我的公主。”他勾着我的下巴,笑着说道。

“我不喜欢这样的隆重。”我说。

“不,你会喜欢的,潘如书。”他为了强调,还刻意喊着我的全名。

“阿松,出发!”他对前座的阿松喊了一声,一声令下,车徐徐开动,他握着我的手,把我揽入了怀中。我们并肩坐在林肯的后排,一切繁华皆似梦。

靳言,他本不应该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的。爱之初便遇到了这样如鬼魅般的男人,后来者要有多优秀才能入我眼?而我的普通与平凡,注定我这一生都会无法忘却这个如星辰般在我生命里璀璨过的男人。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这世界上有一类红颜注定是祸水。同理,有一类男人,注定是劫难。

年少的我对爱情的领悟还很肤浅,可是书中太多道理告诉我,其实远离才是最好的解药,否则注定飞蛾扑火。

可是,彗星撞上地球那一刻明知道会毁灭,还是会义无反顾不是么?

“你手心都是汗,你在想什么?”他低头,温柔地抚摸着我披肩的长发,柔声问我。

“什么也没想。”

我说了谎,明明心绪很复杂。

“什么都不要想,今晚就乖乖做我的公主。你知道你人生这样的机会不多。”他的话很实在,也很残忍。是提醒我今晚过后不要有梦吗?

“好。”我笑着,把一切的情绪重新塞回心底的最深处。

“到了。”阿松沉声说了一句,随即稳稳停车。

车门徐徐打开,靳言先我一步跳了下来,很绅士地伸出手,把我扶下了车。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富丽如宫殿般的别墅,别墅外围灯火通明,有交响乐的旋律从里透了出来。看这情景,不用说也明白。这是一场有钱人的盛会。

“我不想去。”

“为什么?”他十分诧异。

“我会给你丢脸。”

“没事,你不会说话就不说,全程微笑就好了。”

“那我也不想去。”

“你不想见识一下上流人士的生活?”

我摇了摇头,有些事,向来都是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少些幻想,多些实际,路才能走稳走踏实。

“来都来了,走吧,随我进去。你要是不开心,晃一圈就出来。里面都是些富二代,没有家长在。”

他还是不由分说地拉着我进去,见我脚步迟疑,给了我一记定心丸:“我只是想让你来感受下我的生活,或许你会喜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