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原来你竟然这么爱我

我点了点头。

他又急切地问道:“那你和刑风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就是他帮助你上大学的?你做了他的情人还是怎样?”

“对。”我明知道他非常在意,不知道为何却故意想逗弄他。

“妈的我就知道!”他又一次暴跳如雷,激动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嘴里念念叨叨地说道:“怪不得刑风从没说过他和你还有联系,怪不得你突然有了钱上大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早就知道那小子对你不怀好意,看来他比我想的还要龌龊……”

他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了,我强忍住心里的笑意,我说:“你别把每一个人想的都和你一样龌龊好吗?”

“什么想得龌龊,他本来就龌龊。”他下意识地回答道,突然转念一想,顿时脸上又呈现出一种喜出望外的情绪,他说:“不对,这件事不对。你刚才说过你没有别的男人,那么你和刑风……潘如书,你跟我说实话好吗?你别再折磨我了!”

“我折磨你什么了?”我见他急得干瞪眼,又故意逗道。

“求你,你告诉我实情好吗?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的很想。”他一脸诚恳地蹲在床前,眼睛里露出渴求的光芒。

“不说。”我愣是不说。

“潘如书!”他急得再一次在房间里转圈,他说:“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给刑风打电话,告诉他你和我在一起,我看看他什么表现就知道了。”

我一下急了,我连忙制止:“别打!好,我告诉你行了吧?”

他顿时既高兴又失落地说:“我一说打电话给他你就这么紧张,你不会和他真有事吧?……赶紧说,我先听听你怎么说。”

他说完,坐在凳子上,双手撑在大腿上,气势汹汹地望着我,一副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的纠结样儿。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把那一晚之后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包括我高烧不退、怀孕被迫流产、以及决定复读高三重考大学的一系列故事,全部悉数讲给他听了。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里,我们时而抱在一起失声痛哭,时而忍不住互相亲吻,时而抱在一起尽情地倾诉……当我把一切的经过说完之后,我感觉我最后一丝气力都用尽了,哭的脸上的神经都麻木了,脑袋不停地胀痛。而他,他再也抑制不住地放声痛哭起来,他捂住脸不让我看他的表情,然后他走进洗手间里,在洗手间里待了好久好久,这才洗干净脸,走了出来,一脸忧伤地看着我。

“我说完了……说说你吧。”我依靠在床头,抱着他曾经买的hellokitty毛绒娃娃,同样一脸忧伤地望着他。

他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我,和我一起靠在床头,他说:“那一天当我看到那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等我冲进来看到你躺在床上而那个张誉坐在你身边正拉着你的手的时候,我几乎都要疯了。这个房间是我为我们准备的,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亲手布置的,可你,却在隔天就带了另一个男人来这里,你知道我有多崩溃吗?”

他恨恨地说道,随即用手抹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他说:“那天我对你彻底的失望,我根本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一天,所以我出国了。我并没有和沈紫嫣在一起,我们虽然在美国,但是我在纽约,她在洛杉矶,不过家里人都以为我们在一起。出国后,我每一天都会想起你,特别想不通,特别恨,根本无法释怀。我在美国待了一年,也试着认识了很多人,接触了很多圈子,见过很多外国美女,可是我发现我对女人好像丧失了兴趣,而且是彻底丧失了兴趣。那一年很糟糕,我以为我病了,我大概不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了,我彻底失去了男人的雄风……”

“啊?”我惊讶地喊了一声,忍不住好奇地探手一摸,顿时脸红得不行:“什么嘛,明明坚硬如铁……”

他本来一脸的忧伤,被我的话莫名戳中了笑点。他捉住了我的手,暧昧地咬了下我的耳朵:“只对你才这样,你可以不信。”

我顿时脸更红了,他又接下去继续往下说:“那时候我开始留意你在国内的消息,可是你的消息一下就断了,竟没有人知道你去了哪里。我也打过电话给刑风,可是该死的他竟然告诉我你没有和他取得联系。我在国外越想越不对劲,我在想或许那时候你有苦衷,或许你和那个张誉并不是我想的那样,或许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我就这样纠结了一年多,最后我还是决定回国,可是我又不能一个人回国,那样家里会怀疑我和沈紫嫣的关系。于是我用各种理由劝沈紫嫣回国,答应了她很多条件,她这才和我一起回到国内,谁知道大学第一天开学,我就见到了你。”

对……就是那天,我看到了他开着超跑载着沈紫嫣,却仿佛完全忘记了我一样。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出现在Z大的校园,当看到你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心情无比地复杂。我第一反应是我受骗了,你根本就没有消失,你其实一直在,可是为什么别人会骗我?我当时十分纠结,再加上沈紫嫣在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装作并不认识然后连忙离开。后来,得知你竟然被录取为Z大新生的时候,我完全惊讶了。我明白以你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以有这样的渠道能够重新上学,可是我想不通谁会无偿对你提供援助,再联想到之前你的消失,以及那时候学校里的各种流言蜚语,我想你一定堕落了,你一定是通过某种方式才取得了上大学的资格,这让我特别难受,你都想象不出我当时有多难受。我本来下定决心回国后,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找到你,我一定要确保你的安危。可是谁知道,一回国你就那样出现了,而且居然以大一新生的身份出现,我不敢想这背后有什么样的猫腻,一想我就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那段时间我特别想不通,觉得一切好讽刺,难道我一心去爱的一个女人她背地里竟如此肮脏?我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那种发自心底的恨不禁再一次油然而生……”靳言说完,把我搂得更紧了一些,似乎怕我听了难过,他赶紧补充了一句:“那时候我不了解情况,所以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所以你为了发泄你的情绪,就带着沈紫嫣一同来我宿舍楼下挖苦我是吗?”我喃喃地问道,想到那天,心依然很刺痛。

“你的那篇演讲很火,我也从头到尾看了。讲台上的你让我很吃惊,我之前从不知道你有这么好的文采,有这么流畅的表达能力。你以前说话语气很轻很不自信,可是那天演讲,我看到的却是一个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你。当时我很震惊,震惊的同时我更恨你,我觉得那一定是另一个男人带给你的自信,我那么爱你却没有给你自信,而别人却做到了。我于是更难受了,那种难受迫使我走向一种想要羞辱你的极端。我那天那么做,就想让你再以从前看我的目光看我。可是当时你的反应好淡好淡,你似乎压根就不在意我了,我那样做了之后根本没有取得我想要的效果,反而让我更加难过。”靳言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

“再后来,我发现你竟然和赵秦汉在一起,我更加气愤的同时对你现在的人生也充满了好奇,我在想你究竟这一年多经历了什么,能让你游刃有余地和那么多男人在一起周旋?而你背后的那个男人,为什么能对你的一切都这么容忍?还有你的那篇演讲,听上去底气很足。我在想如果你真的没有做昧对良心的事情,一切又是怎么回事?我开始对你的生活充满好奇,我忍不住悄悄在背地里关注你。哎,算了,不说了,都过去了,总之,我知道你没有辜负就好。”他说完,似乎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顿时不再往下说下去,拽着我的手怎么都舍不得松开。

“原来你竟然这么爱我……嘿嘿。糟了,我好像开始骄傲了。”我笑嘻嘻地调侃道。

“你不也一样嘛,我装成神秘人调戏你,你不也挺享受吗?”他不甘示弱地回击道。

“那天海报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帮我,还有,你为什么要祝福我和赵秦汉?”我不由得问道。

“看你可怜得快要哭出来了,就帮你咯!至于你和他,我以为你们真的在一起,看那小子也不错,又比我会照顾人,所以……不过,现在,嘿嘿,我可不会再把你让给别人!”他乐呵呵地说道。

“所以你那天那么反常,还唱那么沉重的歌,是因为我难过?”我忍不住笑着问道。

“不全是。”他沉吟了一下,用手捧着我的脸,温柔地对我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把你找回来了。”

“打住,靳言。这件事,我们还需要好好谈谈。”我连忙收住了话锋,把手从他手里抽离出来,正色说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