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 跋山涉水

整个车厢的人都下了车之后,靳言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对我说:“走吧,我们下车。”

我点了点头,靳言背上了背包,拉起我的手朝着车厢的出口走去。当我们走出车厢、踏上月台的时候,心里的沉重陡然又增加了好几分。

“要先找个房间先睡一会儿吗?”靳言柔声问我,手紧紧抓着我的手,半点儿舍不得松开。

“不用了,我们直接去那个地方,我要第一时间确认球球有没有在那里。”我说。

靳言突然转身扳住我的肩膀,十分认真地对我说:“小书,你先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我茫然地看着他。

他抓住我的双手握紧,然后对我说:“你答应我,这一次就算找不到球球,你也一定不要失望。我们不可能那么容易找到一个孩子,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就算没有找到,没有关系,我们再去别的地方。首先,我们一定要相信,我们的球球一定还好好地活着,其次,我们一定不要放弃,不管经历多少次失望,我们都不能绝望。因为球球在等着我们,接他回家。”

靳言的语气很沉,嗓音格外地浑厚,表情格外地诚恳,仿佛肩膀上承担了一份无比沉重的力量。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看他这样一副认真的模样,于是忍不住把他的手握紧了几分,我们一同牵着手出了站台,找到了去那个福利院所在地的汽车,坐着汽车在高速上度过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我们要找的那个地方。

一靠近那里,我的身体便不停地颤抖起来,我感觉到靳言的身体也在微微地发抖,其实他也害怕,他却很快镇定了,对我微微一笑,伸手替我拨了拨我额前的头发,对我说:“走吧,不要害怕,我们进去吧。”

我点点头,我们一步步缓缓地踏进了那个地方,一进去就听到了很多孩子的嬉笑声和很多婴儿的哭声。

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目光里的震撼,一想到这里所有岁数不一、年龄不同的孩子都失去了父母之时,我的鼻子忍不住泛酸,眼泪又忍不住地往外涌。

这一路上的一切事情都靳言在负责,包括联系这里的一切事宜都是靳言一个人搞定的,我们找到了我们的联系人,我们提供了球球的照片,他带着我们进入了育婴室,里面有十几个被拐卖的不到三岁的孩子,有些孩子甚至还在襁褓之中。

我和靳言看得触目惊心,一个个孩子看上去都像是天使那么可爱,他们庆幸的是被人送到了这里,可是那里的负责人告诉我们,这些孩子很多都找不到亲生爸妈,也没有人来认领,将来的一切机遇都未可知。

听到这里,我的心忍不住又痛了起来。我环视了一圈,一遍又一遍的确认,还是没有看到球球的身影。我扭头看靳言,看到靳言满眼的泪水,他见我看他,连忙扭过头去擦干眼泪,然后扭头装作若无其事地对我说:“别担心,没在这里,或许在别的地方,我们还有很多线索,我们可以一一去找,一定会找到的。”

没有看到球球的身影,球球生死未卜,不知道被人带去了哪里。当我们确认了之后,我们无比快速地离开了那个地方,一走出那里的大门,我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靳言拍着我的肩膀,哽咽着说:“等我们找到球球之后,我再也不建什么贵族幼儿园了。我一定要用我的钱多建几座福利院,让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得到关爱。别哭,小书。别哭,老婆。我在,老公在。”

无比久违的一声“老婆”,无比熟悉的一声“我在”,我已经隔了多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了?我已经隔了多久没有听到有一个人这样对我说了?那一刻,我泪眼婆娑地望着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折磨我们的孩子?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折磨我们?……”

靳言把我拥入了怀中,他再也忍不住地痛哭了起来,他的哭声听起来那样让我压抑,那样让我心疼,那样让我肝胆俱裂。

靳言抱住了我,他说:“我们走,刚才我收到大姐发来的信息,我们去另一个省,我们一定会走到球球,一定会。”

我们又一次仓皇上路了,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走遍了很多地方,走过了很多个省,见到了无数被迫流浪在途中的孩子,看见了许许多多平常没有感受过的疾苦,这三个多月里,我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绝望,一次又一次的痛哭,风雨交加的天气里,我们步行在无比崎岖的山路上,只因为一条信息告诉我们这个地方有被拐卖的孩子,我们就来了……

找一个孩子,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我和靳言在这三个月里风餐露宿,每一天都过得格外狼狈。我们从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受过这样的罪。还好,这一路上有他陪着我,暴雨的时候,有他用衣服为我遮挡风雨;走不动的时候,有他背我下山;上山路途难行的时候,有他用手拉着我的手,陪着我一路风雨兼程地走下去……

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老婆,不要放弃,我相信球球一定不会有事。”

他做的最多的一个动作,便是一次次拭去我眼角的泪水,一次次用强逼的方式逼我吃一口饭喝一口水,一次次用命令的方式逼我睡觉。

一转眼……半年时间过去了,我们一无所获。不断有人提供五花八门的信息,不断听到各种各样的噩耗,不断在途中做着各种各样的噩梦,不断尝试着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动车、火车、飞机、摩托车、三轮车、板车、采砂船……一切工具我们都尝试了,所有该走的地方我们都走遍了,而我们的球球,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遍寻不着……

球球,你究竟在哪里?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吗?你会想我吗?如果能找到你,我一定要抱住你,整夜整夜不再放手;如果能找到你,我一定要让你认你的父亲,从此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生生世世不要分离。

我和靳言在寻找的过程里暴瘦如柴,当我们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回到家的时候,我们两的皮肤都晒得黝黑,身体都干瘪了下去,眼神都无精打采。那一刻,当意识到我们要放弃这样的寻找时,我和靳言又一次在农家院的门口抱头痛哭。

那一刻,父亲上前拥着我们,大姐、刑风、小画、小雪……所有人都来了,所有人都抱着我们,一个个都哭成了泪人。

“相信球球一定不会有事,我每天都在为他祈福。”三婶说着说着,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她没有孙子,她一直拿球球当做了亲生孙子。

“球球不会有事的,不管他在哪里,只要他能够平平安安,只要他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我就……”父亲说着说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回到农家乐后的整整半年里,我和靳言又无数次听到消息再出发,但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这种思念的折磨让我们整日除了以泪洗面之外,再也没有了对生活的勇气。

直到有一天,我们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咫树打来的,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通过电话了。靳言告诉我,咫树每年都会和他通一次电话。

咫树在电话里对靳言说,说自己的妹妹想要进城务工,但不知道做什么好,想让靳言帮忙找份工作,靳言于是答应让他妹妹来我们这里做服务员。

几天后,咫树的妹妹红红就出现了,当年我们去的时候还是个小孩的她,如今已经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

我从没有想过,红红的出现,会为我们找到球球提供契机。或许人生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奇妙,当年我们私奔的时候因为遇到了咫树,所以才有了有惊无险的一段旅程;后来我们逃难的时候因为遇到了咫树,才躲过了那一次惊险的追杀;如今,又是因为咫树的妹妹红红,我们竟然破天荒知道了球球的下落。

红红来了大约三天之后听说了我们丢了孩子的事情,一天下午,红红进了我的办公室对我说:“姐姐,我给你看个照片。”

当时我依旧沉浸在悲伤上,见她把手机递过来,于是粗略地扫了一眼。可是仅这一眼,我便完全懵了!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天蓝色娃娃衣、笑得眼睛都弯了的孩子,只一眼,我便无比确定,这个孩子就是我的球球!

那一刻,我仿佛疯了一般,愣了三秒之后,我抱着红红大声尖叫了一声,根本不敢相信我的亲眼所见!

靳言被我的尖叫声给召唤了进来,他一推开门,见我抱着红红又哭又笑,一下意识到了什么,拿起桌上的手机仅仅看了一眼之后,他便直直地晕倒在了地上,大概是太惊喜了,一时没能承受住。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