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我的秘密,你想听吗

“你觉得我讲的都是笑话,对吗?”多米很严肃地问我。

我不安地点点头,他拿出了手机,凑到我面前,打开相册,里面有好几张血腥的照片,每一张照片上都是一个血肉模糊的死人,以极其诡异的姿势躺在地上,我看得触目惊心,连忙捂住了眼睛。

“这些人都死在我的手下,你怕了吗?”多米的声音忽然变得阴森恐怖起来,我猛地抬起头,看到他死神一般充满杀气的眼睛。

我愣了三秒之后哈哈大笑起来,我指着他说:“你一定是在骗人,不过我第一次见到骗人能骗这么像的,哈哈。”

我的反应让他完全愣了神,他大概以为我会吓到,却没想到我竟是这样的反应。见我笑,他也笑了起来,他说:“你是第一个不怕我的人。”

“你这么帅,为什么要怕你?”我反问道,虽然心里发毛,却并不觉得他特别可怕。

他哈哈大笑起来,他问我:“晚上敢不敢和我去喝酒?”

“当然敢啊,反正我也无家可归。”我仗着胆量说道,其实那一刻心里却特别的悲壮,我想假如他就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我大不了没有明白。反正,我已经基本上没有明天了。

遇到靳凡的时候,是我最破罐子破摔的时候;而遇到多米,是我对生活最最绝望的时候。人人都以为20岁是如花的年纪,充满着繁花似锦的美好。我想,他们一定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像我这种长在暗处里的野草,从出生便死气沉沉。

多米当晚便带着我去了酒吧,这是我第一次去这样喧闹嘈杂的地方,他丝毫没有嫌弃我身上朴素的学生打扮,带着我穿梭人群来到吧台。

“喝过酒吗?”他问我。

我摇了摇头。

“敢喝酒吗?”他又问我。

我点了点头。

他问酒保要了两杯鸡尾酒,递了一杯给我,我们两个人坐在吧台的一角开始喝了起来。

“好喝吗?”他又问我。

我吸了一口,呛到咳嗽,但那酒里的凛冽却一下吸引了我,我又点了点头。

“喝光,我再给你要一杯。”他命令道。

我乖乖捧着杯子喝了一整杯酒,我小心翼翼捧着杯子、皱着眉头喝完的模样把他逗得哈哈大笑。那一刻,他的眼神里有了大哥哥一般的宠溺表情。

“你知道吗?以前我身边也有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小妹妹。”他喝了一口酒,有些惆怅地说道。

“后来呢?她去了哪里?你是不是喜欢她?”我笑着问道。

“后来……她死了。”多米简简单单说了一句,却怔住了我。

“每个人都会死,也许,我也会活不过明天。”我转而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说这么绝望的话。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放心,我虽然是个杀手,但是我从来不杀女人。”

“在你眼里,我是个女人吗?”他不知道,他的一句“女人”却得罪了我。

我不想成为女人,我想永远做一个女孩。如果可以,我永远不要变成女人。因为他这一句话,我又喝光了一整杯鸡尾酒,愤愤地看着他。

他知道他的话引起了我的愤怒,却并不以为意,他伸手捏了一把我脸,他说:“你们女人生气的点很奇怪,我可以搞定很多事情,但是我没有办法搞定你们女人。你们女人,太奇怪了。”

他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一遍遍强调“女人”这个字眼,我愤愤地瞪着他,却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于是,我只能问酒保再要了一杯鸡尾酒,而且,要的是酒单上最贵的酒。

他似乎依然无所谓,他说:“你想喝,就喝。在我这里,随意的很。”

就这样,我和一个认识不到几个小时、自称自己是杀手的男人喝了好多好多的酒,这是我第一次喝酒,也是第一次和男人喝酒。

当然,我喝多了,醉醺醺地倒在了他的怀里,勾着他的脖子问他:“多米,你会杀了我吗?”

“你想死吗?”他抱着我走在马路上,像抱着一个轻飘飘的气球一样轻松。

“我有时候特别想,有时候又不想。”我嘟着嘴撒娇道。

“那等你有一天想死的时候,可以来找我。”他说。

“我去哪儿找你?”我问。

“我给你我的电话号码,你可以随时找我,算是我给你的特权,如何?”他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流泪了。我横躺在他摇篮似的怀抱里,看着眼前的多米从一个变成了很多个,又从很多个变成了一个,像一盏忽明忽暗的路灯,一切仿佛都不真实起来,像是一个梦。

他也不说带我去哪儿,我也没有问,我只觉得脑袋越来越疼,意识也越来越晕,我的身上开始冒起一阵阵的冷汗,我有一种预感我要吐了,我连忙挣扎着从他的怀抱里滚到了地上,又滚到了垃圾箱的旁边,吐得稀里哗啦。

他远远地看着我吐,他并不靠近,也没有离开,他就静静站在那里。等我吐完走到他的身边,他说:“手绢已经被你弄坏了,抱歉,我没有纸了。”

我忽然被他的话逗笑了,我觉得他其实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身上却有一种死神一样的气息,像是飘在这个城市里的游魂。

像我这样的怪咖,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种臭味相投的感觉。尽管可能我们的生活,相差大概有十万八千里远。

“还能走路吗?”他问我。

我摇了摇头,嘟起了嘴,撒娇道:“你背我。”

他便真的蹲下身来把我背了起来,我在他宽大的背上一颠一颠,我们沿着昏暗的长街一路不停地走着,像是两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这让我有了倾诉的欲望。

“你知道吗?前几天,我尝试过别人所说的o,嘻嘻。”我在他背上肆无忌惮地说道。

“哦,好玩吗?”他似乎并不觉得惊奇,仿佛这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

“好玩,可是玩完更空虚了。那个人之后就不理我了。”我悻悻地抱怨起来,我又说,“不过他真的很帅,对比之下你好像更帅一点,你更成熟。”

“男人是不会想和o的女生做盆友的,更不可能做女盆友。我建议你,天亮说再见,之后就别联系了。”他一副就事论事的态度,语气里没有丝毫的波澜。

“我其实不想玩的,我就是心里很绝望很绝望。我觉得我像我家阳台上那颗快要枯死的仙人掌,真的,特别特别绝望。”我说。

“仙人掌是不会枯死的,只有心死了,从里坏到了外面,它才会死。”他依旧是那副平缓的语气,仿佛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儿。

“多米,我的青春在16岁那年就完蛋了,你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吗?”他宽大的肩膀承载了我整个身体的重量,也让我有了倾诉的欲望。

他不见得是一个很好的倾诉者,可是我觉得,他至少是一个对别人隐私不感兴趣的人。这样的人就像一棵树,你对着树倾诉了所有的隐私依然觉得安全。

“什么?”他把我放在了栏杆上,我发现他把我带到了H城的江边,他直接把我放在了堤坝的城墙上,我稍稍不小心,就可能一下掉下去。

“你猜猜。”我死死拽住他的衣角。

他看得出我的紧张,他随后又笑了:“你不是说想死么?为什么抓我的衣服抓得那么紧?”

“不,我想和你说完,然后我再想。”我说。

“好,那你说。”他一下跳了上来,轻轻松松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被我爸爸给QJ了,就在我16岁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把这个藏在我心灵深处最隐私最深层的秘密说了出来。

我以为他一定会被震撼的,至少会心疼或者同情或怜悯或其他什么,总之,他我的反应完全超出我的意料之外。

他特别平静,像是听到我晚上吃了炸酱面一样脸上半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他只是淡淡地说:“哦,然后呢?”

他的反应有些让我受伤,可是,我还是想继续说下去,我说:“那一天我考上了中专,妈妈做菜为我庆祝,结果爸妈又吵架了,吵着吵着爸爸就说我不是他亲生的,妈妈就哭着跑出去了,爸爸生气了,喝了很多很多的酒,那一晚妈妈没有回家,半夜里,爸爸爬上了我的床……”

我说着说着哭了起来,想起那天晚上窗外淅沥沥的雨,想起在那个暗无天日的房间里,我绝望的哀求和阵阵的哭泣,想起爸爸趴在我身上那副龌龊恶心的模样,想起很多很多……在那之前,我觉得虽然爸妈成天吵架,但至少我是幸福的,我不像我的很多同学那样,家庭是残缺的。

我一直活在爸爸妈妈很爱我的假想里,那一晚之后,我明白并不是。

隔天早上,妈妈回来了,一切都晚了。我指着床单上的血厉声逼着她去报警,我拿着菜刀说我要砍死我爸爸,可是最后……我的爸爸妈妈却双双跪在了我的面前,他们竟然就那样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忍了,我没有报警。可是,从那以后,我变了。我觉得我的人生,从那天起就完蛋了。

“多米,我觉得我完蛋了……我以后不会再是我了。”我哭着扭头,忽然看到了冷漠无情的多米脸上满脸的泪水。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