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他和他

“有什么新的进展,不如在这里告诉我们好了。”靳言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像下定决心了一般,对多米说道。

“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记得你告诉我你爸爸出事那天,有人给他打了电话对吗?”多米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我已经知道电话是从哪里打出来的。”

多米说完,也不看我们,就这样走出去了。靳言当下放开了我的手,慌忙追了出去。那一刻,我突然发觉,其实多米已经掌握了靳言所有的软肋。

我追了出去,一直追到了电梯口,我拉住了靳言:“那我和你们一起去!”

“我们去做的事情,女人在场不方便!”多米冷冷说道。

“我们三个人不能都不在公司,小书你在公司待着。放心吧,多米和我在一起不会有事的,有什么事情我打电话给你,听话。”靳言匆匆拥抱了我一下。

这时候多米已经打开了电梯的门并走了进去,靳言匆忙放开我走进了电梯,当电梯门缓缓关上的那一刻,多米的脸上呈现出了一丝势在必得的笑容。

这一天晚上大概10点左右,靳言终于回到了家。他“砰砰”地敲响了门,我这才想起来他并没有带钥匙,我连忙打开门,结果他站在门口的模样把我吓坏了。

他的西装外套不知道去了哪里,白衬衫已经被血染红了,他的胸前有一处伤口,看上去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划到了,连衬衫都割破了。他脸上都是血,如果不是对他太过熟悉,我都差点儿认不出他来了。

“怎么了?老公?”我看他这样,双手捂住了脸,几乎不敢置信。

“进屋说。”他走了进来,蹬掉了鞋子。我连忙关上门,然后扶着他坐在了椅子上:“你身上流了好多血,老公,我们上医院吧!”

“不能去医院,去医院就没办法解释了!”他咬着牙说道。

我慌忙找出了医药箱,慌慌张张地拿出了不少药品,终于找到了纱布和云南白药。他一把握住我的手,他说:“老婆,多米救了我,他现在可能被人抓住了!”

我看到他眼里有一丝痛苦闪过,那一丝痛苦里饱含着更深的含义。不过在那个当下,我来不及多想什么,我说:“先别说多,我帮你看看伤势如何。”

“胸口不小心被人用砍刀砍到了,不过是皮外伤,应该没事。腿上也被划了一刀,还好刀口都不是很深。妈的!”靳言说完,恨恨地骂了一句。

我小心翼翼地帮他把衬衫从身上脱了下来,一看胸口有一刀一尺来长的疤痕从肩膀蔓延到腋下的位置,心就突突地疼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和人打起来了?怎么会受这么大的罪?……无数问号在我心里不断盘旋着,我很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眼下,他身上的伤口更让我揪心。

我小心用棉球擦拭和清理他的伤口,他弓着身子咬牙忍着疼痛,看得我触目惊心。好不容易清理好伤口上好药包扎好之后,让他吃了几片消炎药,随后给他穿上了睡衣,他这才告诉我下午到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多米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帮我调查整件事的发生,但是一直没有进展,后来我让朋友导出了父亲的通讯记录,看到了最后一个电话号码,然后让多米去查。但是那个号码是路边买来的、根本没有实名登记的那种号码,我们毫无线索。后来我们只好把父亲的所有通话记录调取出来,然后发现了有一个座机号码和父亲在最后几天里通过两次话,多米帮我查到了这个座机电话的地理位置,下午我们去那个地方蹲点了,那是一栋比较破旧的别墅,看上去并没有住人。”靳言说道。

“然后呢?没有住人你们怎么会挨打?”我不禁问道。

“我们在门口等了很久发下别墅里没有人,多米说,不如我们直接顺着水管爬上二楼的阳台,进去一探究竟。当时我没想那么多,见那个位置比较偏僻,于是就同意了多米的建议。我们两个顺着水管往上一直攀爬,安全来到了二楼,从二楼的窗户里潜入了那栋房子,你猜我看到了什么?”靳言问我。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我发现这是李敏的房子,墙上还挂着他的照片,但是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靳言说。

“如果是李敏的话,他打你父亲电话也很有可能啊。为什么你们会觉得这电话有问题?”我不禁问道。

“李敏如果联系我父亲的话,有专门的手机,他不会用座机打给我父亲。而且那两通电话都是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我问过阿姨,阿姨说父亲在半夜的时候从不接电话,不管是多重要的事情。可是那两通电话,父亲是接了的,通话时间都在三分钟以上。所以,这一切很蹊跷。”靳言说道。

“那如果房间里没人的话,你们怎么会被打?”我问。

“我们在那栋房子里四处搜了搜,然后突然听到了楼下有开门的声音,等我们想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当时多米直接被他们抓住了,他拼命和那几个人打斗然后大声让我快跑,我才知道情况不对,我直接从二楼的阳台跳到了马路上,但还是差点儿被他们追到了,身上被划了几刀,后来有保安冲了过来,我才顺利脱险……”靳言说完,表情一脸的凝重,“也不知道多米现在怎么样了。”

“你的意思,是多米救了你?”我从话里听出了少许弦外之音。

“嗯,如果不是他,或许根本发现不了这些。”靳言说。

“可是……这根本不能证明什么啊,也不能说明李敏就是谋害你爸的凶手,一切还是证明不了啊。”我说。

“但以前我只是怀疑,现在我已经可以肯定是他了。既然肯定是他,我是不会放过他的。我在他房间里找到了一份废弃的材料,从很早开始,他就在密谋怎么从我父亲手里把本色全部夺走了。他一直认为我父亲后来那么辉煌全都是因为他。”靳言咬牙说道。

我们正聊着聊着,门口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和靳言互相对视了对方一眼,然后,我静静走到门边,透过猫眼一看,发现多米同样血迹斑斑地站在门外。

“是多米……”我扭头,对靳言小声说道。

“快开门!”靳言一听,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打开了门,多米一下从门口冲了进来,居然当着我的面,就这样和靳言拥抱在一起!如果是平时,这样的拥抱我会理解为友情。可是知道多米的性取向之后,这样的拥抱在我看来要多别扭有多别扭,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你没事就好!”多米拍了拍靳言的肩膀。

“你也一样!哪里受伤了?”靳言也同样拍了拍多米的肩膀,两个人就这样当着我的面旁若无人地寒暄着。

靳言终于松开了多米,看了看多米的伤势,然后对我说:“老婆,你再去打盘热水,拿条新毛巾,让多米洗洗,给他上药。”

“都是皮外伤,那帮孙子太坏了!还好我在美国的时候学过搏斗!”多米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虽然不情不愿,但头一回看到这样浴血奋战过的情形,还是心有余悸,于是乖乖按照靳言的吩咐去做了。

我打来了水,本来准备帮多米拧毛巾,多米却自己抢了过去。他和靳言一样脱掉了上衣,上身一道道大大小小的刀伤都显露了出来,前胸后背上都是,但好在伤口都不深,只是皮外伤。

他好像也不是很怕疼,直接用毛巾胡乱擦了一气,然后很n地把药直接洒到了每一道伤口上,因为后背他够不着,靳言示意我帮他敷药。我正想要帮忙,他却拦住了我:“我不太习惯女人摸我背,靳言,你帮我。”

靳言当时根本就没有多想,他从我手里拿着药,坐在多米的背后替多米一点点地上好药,两个人边上药边聊了起来。

靳言对我说:“老婆,你看看厨房有没有什么吃的,给我们做一点,我们都饿了。”

我点了点头,乖乖地去了厨房,边煮面边仔细凝神听着他们之间在聊些什么,好在厨房离客厅的距离并不远,所以他们说的话断断续续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多米说了说自己从被抓住到逃脱的情形,靳言显然相信并且十分感动。多米又问靳言是怎么逃脱的,靳言于是也讲了讲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听上去像是做了一件十分惊天动地的大事。

我煮好了两碗面,从厨房端了出去,放在他们的面前,我说:“你们吃吧,吃完再聊。”

靳言也没有看我,端起其中一碗面放在多米的面前,对他说:“凑合吃点吧,我老婆煮的面还是很不错的。”

“我不喜欢吃香菜,辣椒也不喜欢,番茄也不喜欢。”多米看了一眼碗中的面,嫌弃地说。

“那老婆你再给多米煮一碗方便面吧,这两碗我都包了!”靳言听到多米这么说,笑着对我吩咐道。

“哦。”我有些不悦,但还是转身走进了厨房。虽然多米救了靳言,但是从头到尾我都觉得这一幕像是电视剧的情节,甚至怀疑是不是多米精心安排、用来感动靳言的“苦肉计”。

我承认我这么想有些龌龊,可是多米的行径实在太过可疑了。我正想着想着,突然听到多米说:“我想暂时住在你家,现在住酒店不太安全……”

那一刻,我脑袋一下短路,手里的锅铲“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