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你不认识我了?

令我诧异的是他的眼神,当他望向我的时候,他的眼神平静无波,那种目光就是一种十分自然的漠视,根本不是刻意掩饰或者怎样。

他就这样自如地从车上下来,然后熟视无睹地经过我的旁边,我注意到他如今开的车换成了一辆最新款的保时捷,他身上的衬衫赫然是陶梦然当初在商场为他挑选的那种款式,他头上的头发又变黑了,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令我完全陌生的气息,让我有那么一秒钟,甚至以为他并非是靳言。

“靳言……”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当时我们在停车场,除了跟随我的保姆,旁边并没有其他人。我看到他也是单独外出的,不知道来这个酒店做什么。

听见我叫他,他扭过头来看我,随后友好而陌生地问我:“您好,您认识我?”

那一刻,我几乎要哭出来。我怀着抱着的、正在酣睡的婴儿是他的骨血,我是他曾经相恋多年的爱人,他却问我是否认识他。

“靳言,你不认识我了?”我哽咽着问道,情绪有些过于激动,保姆见我这样,走过来把孩子抱了过去。

“我们认识吗?我看你好面熟,但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他站在那里,努力回忆了好一会儿,似乎依然想不起来。

“靳言你是怎么了?你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潘如书,我是小书。”我对他大喊道,当意识到他并非是伪装的那一刻,我无比诧异,同时内心深处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绝望。

“小书?”他疑惑地看了看我,随即露出了极度暖心的微笑,他走过来站在我的身边,我闻到了他身上还和从前一样的香水味,可是他脸上依旧满脸的茫然,却又仿佛不忍心伤我的自尊一般,敷衍地笑了下:“这是你孩子啊?能不能让我抱一抱?看上去好可爱。”

当他伸手去抱球球的时候,我浑身猛烈地怔了一下,有那么一刹那,我好想脱口而出,告诉他这是你的儿子啊,这是我们幻想了那么那么久才终于姗姗来迟的宝贝啊。

可是,他的目光那样的陌生,他小心翼翼地接过在襁褓中的球球,他伸手勾了下球球的鼻子,球球睁开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滴溜溜地转,竟一点儿都没有怯生地咧开嘴笑了起来,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靳言抱了一小会儿便把孩子重新放回了我的手里,他客套地对我说:“你宝宝真漂亮,皮肤像雪一样白,长大了一定很帅。我来楼上办事,我先走了,以后有空再见。”

说完,他竟冲我迫不及待地挥了挥手,仿佛把我当成了一个太久没有见面、早已想不起来的故友,语气里丝毫没有半点熟稔。

赵秦汉就在这时候从电梯里下来,当他看到我和靳言站在一起的时候,他一下怔住了,紧接着意识过来,三步并做两步地朝我跑了过来,站在我旁边,满脸戒备地看着靳言。

“咦,你不是那谁么?……让我想想,对了,你不是赵秦汉吗?我总算想起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位是你的夫人?”靳言猛地一拍脑门,笑笑地说道。

赵秦汉也愣了,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靳言,似乎完全没有料到是这样的结果,所以一时尴尬地根本不知道怎么接话。

“嘿,你忘记我啦?我记得我们大学不是校友么?”靳言竟像完全变了性情一般,重重拍了赵秦汉的肩膀一下,然后说,“我可记得你小子,那时候你和我们家梦然一起主持,没少把我气得半死,哈哈。”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像是被雷击到一般,身与心都仿佛被劈成了两半,站在原地无言且诧异地看着他,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他口里说出来的。

“梦然?你说的是陶梦然?”赵秦汉望着靳言,同样不敢置信。

“你小子少装蒜了!你不是喜欢小然很多年么?不过现在看你这么幸福,也挺好的。看你们的样子,应该刚刚新婚不久吧?恭喜噢!”靳言满脸笑嘻嘻的模样,深深地伤害了我。

陶梦然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在他的记忆里取代了我成为他的心头挚爱?这对于我而言,是多么沉重的一种打击与讽刺!

“谢谢,你……你不认识她了?”赵秦汉也完全愣住了,靳言的表情那样的自然,哪里有半点装模作样。赵秦汉指了指我,问靳言。

靳言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以前的同学我都不怎么熟悉,大学根本就没怎么在学校待过,我是真不记得了,不太好意思啊。不过以后我一定会记住的。”

“那你记得你在学校舞台上跳过的舞蹈吗?”我喃喃问道,两行泪无言地从眼眶里溢出来。

“当然记得啊,那是专门为了我们小然跳的。我当年跳舞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帅?”靳言冲着我眨了眨眼睛,语气里竟带着一丝调皮。

他哪里知道,这种语气对我而言如同万箭穿心一般,我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我深情地凝视着他的眼睛,然后,问出了一句令我无比痛心的话:“靳言,你这一辈子最爱的女人是谁?”

“当然是陶梦然啊,这还需要怀疑么?”靳言笃定地说道。

当“陶梦然”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仿佛一粒石头激起千层浪一般,在我的心头无限回荡出一层又一层的波澜。

世人都说,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身边你并不爱我,此刻,我却深刻地感受到,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何止如此,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依然深爱着你而你不单单忘了我,而且忘了所有与我有关的曾经啊。

“你……你老婆怎么哭了啊?”靳言指着我,对赵秦汉喃喃地说道,他那两道无辜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我。

赵秦汉走过来试图搀扶我,我猛地推开了他,眼睛依旧停留在靳言的身上,我试图从他的眼神里得到哪怕一丝丝的暗示,告诉我他不过是在演戏,不过是演戏而已。可是没有,完全没有,他仿佛完全忘记了我,完全不记得我这个人在他生命里存在过,并且完全不在乎了。

天啊!为什么要让我受这样的惩罚?!我究竟做错了什么?!那一刻,我就这样直直地跪在地上,我终于明白戏剧里喊出那一句悲怆的“天啊”之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不亲身经历,谁能深刻体会这种绝望的悲伤!

“小言,小言,你怎么还在这里呢?我都在楼上等你好久了!”一声娇滴滴的呼唤从电梯处传来,我看到陶梦然穿着一件宝蓝色的深V长裙、妖娆多姿地朝着我们走来,她的腰肢一扭一扭,每一步里都透着无限的得意。

我一下从地上站起来,怀着无穷的恨意,恨恨地盯着这个投机取巧、偷走我的爱情、偷走靳言的回忆、偷走我的男人的女人。

她穿的高跟鞋越发地高,她涂的指甲愈发地鲜艳,她的整张脸上都洋溢着一种沐浴在爱情里幸福,她的眼神是那样得瑟那样骄傲。而我,头发随意地扎了个马尾,上身衬衫下身牛仔裤运动鞋,平凡而普通。

可那又怎样,陶梦然绝对不会想到,正当她准备娇滴滴扑向靳言的怀抱时,我冲了过去,利落干脆地往她的脸上甩了一个巴掌。然后,直接把她推倒在地!

谁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连我自己都完全没有想到!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冲过来的!我更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只不过那一刻,我真的好恨好恨这个女人!

“你究竟对靳言做了什么?!”我几乎是从喉咙深处喊出这一句话。

“你干嘛?你这个疯女人!”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靳言竟一把拉开了我,然后把陶梦然从地上扶了起来。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怎么敢相信我的靳言会当着我的面对另一个人这样怜爱,我怎么敢相信我的靳言会为了保护别的女人而把我狠狠甩到了另一边,我怎么敢相信他会那样心疼地抚摸她的伤处问她伤到了哪里!

当靳言把我甩开的时候,赵秦汉牢牢把我护住了,他低声在我耳边说:“靳言有点问题,你保持冷静。”

“陶梦然!”我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冷静了,之前我对对人生抱有幻想,我无比坚信有一天我还能回到靳言身边,带着我们的孩子和他一起好好生活下去!可是现在,眼前这令人冰冷的一幕仿佛巨浪一般一下把我拍到了沙滩上,我竟已经到了不得不接受现实的地步了!

“我不知道你对靳言做了什么!但是陶梦然,你这样做,会遭到报应的!”我大声喊道。

“潘如书你有病吧?你已经嫁人了目光就别放在别人的男人身上!我跟你说,也就是人家秦汉抬举你!但是你也别太作了!当着男人的面对别人的男人投怀送抱,你把你男人的尊严往哪儿搁?!”陶梦然捂着脸冲着我叫嚣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