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赵秦汉你疯了吗

一开始饭局的气氛还算良好,虽然赵秦汉不似之前那么爱张罗,靳言也因为尴尬不太做声,但是刑风比较会来事,和大姐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一唱一和、小心翼翼地调节着现场的气氛,倒是也颇有一种家庭聚会般的温馨。

后来,赵秦汉主动提议要酒,并且对靳言说:“靳言,今天我们不醉不归,如何?”

靳言沉声应道:“可以。”

于是,随着酒拿了上来,气氛便渐渐不被掌控了。赵秦汉十分郁闷,心里像是憋了许多的话想说,却又苦于这么多人在场,不能说出口,于是喝起了闷酒。

他点名让靳言陪,靳言于是陪着喝,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地你来我往着,刑风和许颂不停地劝慰,还是徒劳。

“解铃还须系铃人啊。”小雪悻悻在一边说道。

“让他们喝吧,我也可以陪着一起喝。”坐在一旁的小画突然伤感地说道,紧接着抢过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

“那我陪你喝吧。”许颂于是也给自己倒上了。

“我也好久没有喝酒了,我也想喝一点儿,反正今天儿子保姆带去了。”小雪居然也参和了进来,也喝起了酒。

“既然这样,那大家索性都喝一点吧。如琴,你会喝酒吗?”刑风问道。

“我的家乡就是酿酒之乡,你说呢?”大姐反问道。

一瞬间,场面完全失了控。在场的所有人,似乎每一个人都有心事,似乎每一个人都想借酒浇愁,那种浓浓的伤感情绪像会传染一样,把每一个人心里最落寞的那根弦拨动了。

气氛渐渐升级了,因为有了酒,大家又开始谈天说地起来。小雪说在这儿喝得不够尽兴,提议大家一起去酒吧玩,还说自己好久没有去过酒吧了。

大姐笑说自己从没有踏入过酒吧的大门,刑风一听,当即抓着大姐的手站了起来喊道:“走吧,去酒吧,今晚我请客。”

小雪和小画率先欢呼起来,于是,一行人结完帐后,一同去了酒吧。我也好久好久没有去过酒吧了,一进去,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在舞池中央疯狂摇晃的红男绿女们,那种想要释放的情绪顿时被这气氛所带动了起来。

刑风特地找了酒吧的经理要了一个卡座,小心翼翼地护着大姐穿梭过人群,然后体贴地陪着大姐坐下来,不断在大姐耳边低语,似乎在和她说着酒吧的情况。

我自然而然和靳言坐在了一起,不想赵秦汉却径直坐在了我的另一边。靳言见这情况,于是伸手过来揽着我的腰。我坐在两人之间,不由得尴尬不已。

“我们三个人玩游戏吧,谁输了谁喝酒,如何?”赵秦汉大声说道,酒吧里实在是太吵了,必须扯着嗓子说话才能听得到。

“我和你玩吧,小书再喝要喝多了。”靳言说道。

“一起玩吧。”我悻悻地说道。

我说完,站起身来,和靳言换了一个位置。赵秦汉把这一切瞧在眼里,他眼睛似喷火一般望着我,苦笑着喊道:“我是洪水猛兽吗?”

酒吧实在是太吵了,根本不适合对话,我们直接靠手势玩起了游戏。几轮下来,每一局都是赵秦汉输,一转眼工夫,他已经喝了许多的酒。

我感觉他似乎在故意灌醉自己,我心想他或许是太难过了,看到他这样,我心里有些微微的自责。

“不玩了,别喝了!”我放下了骰子,对靳言使了个眼色。靳言会了意,于是放下了手中的骰子。

这时候,小雪在舞池中似乎和谁发生了争执,小画跑过来喊我们,靳言和一听便站了起来,对我说:“我去看看,你坐着别动。”

“好。”我连忙应道,随后站起来,看着靳言和小画一起朝着舞池的方向走去。

“不行了,我要吐了,小书,你陪我去外面好不好?”就在这个时候,赵秦汉走了过来,在我耳边说道。

我看他十分难受的模样,于是想都没有想便答应了,随即和他一起走到了酒吧的外面。

谁知道,当我们出了酒吧大门的那一瞬间,赵秦汉突然恢复了正常,并且做出了一个让我十分意外的举动,他迅速从身上掏出了一副手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反手拷上,我惊慌失措,扭头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我想你陪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他低声说道。

他当时凌厉而残忍的眼神让我无比地害怕,我对着门口的保安大喊着几声“救命!”

没想到,他从兜里掏出来一个什么证件对着赶出门的保安晃了晃,随即大喊了一声“执行公务!”

赵秦汉一定是疯了!他直接把我拽上了他的车!然后在喝了那么多酒的情况下,发动了车子!

“赵秦汉,你疯了吗?这样要出事的!”我大声喊道,想挣脱却无法挣脱,他不单单用手铐铐住了我,而且一上车就给我戴上了脚铐,并绑上了安全带。

“对!我疯了!我被你们恩爱的情景刺激得疯了!”他咆哮道,才刚上路,就把车速飙到了80码。

我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赵秦汉!会出人命的!你快停下来!”

“怕什么!大不了一起死!”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他随即又猛踩了油门,车速一下飙升到了100码。

“赵秦汉!你别这样,你停下来,我们好好谈一谈,行吗?”我吓得快要哭出来了,我知道他此时已经失去理智了,他已经不管不顾了!

“潘如书,靳言有什么好?他哪里是我比不上的?为什么你要当着我的面,这样伤我的心?这样不顾我的尊严?潘如书,你他妈凭什么践踏我?”赵秦汉边迅速地超车,边发狠地问我。

“不是你比不上,是我从一开始就爱他。赵秦汉,你冷静下来,好吗?你这样,太让人害怕了!”我哭着喊道。

“从小到大,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潘如书,我那么喜欢你,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可以吸引无数女人,可是我天天在你身边,你却懒得看我一眼!”

“爱情这种东西,哪有为什么。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为什么你非要那么执着?”

“我执着又怎样?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得不到也没有关系,今天,我就彻底毁了你!我看看一个失了身的女人,靳言还会不会要你!我看你们还怎么幸福甜蜜得下去!”

“赵秦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潘如书!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你非要往我伤口上撒盐,我就让你最爱的男人尝一尝这种痛彻心扉的滋味!”

“赵秦汉!你这是在犯法!”

“犯再大的法我都可以摆平!今天我不会放过你了,潘如书!我在想是不是就是因为我一直以来在你面前表现得太怂了!所以你才一而再、再而三地忽略我无视我!”

激烈无比的对话伴随着160码的车速在一条黑漆漆的马路上响斥着,此时此刻的赵秦汉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像是丧失了心智完全被魔鬼控制的行尸走肉一般恨不能撕碎我的心,吞噬我的灵魂。

他把所有的愤怒、委屈、不甘、憎恨全部发泄出来了,无论我说什么,无论我是怎样的语气都无济于事,他已经疯了!

我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有一种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一般的感觉!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儿!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会毁了我!一切即将发生的未知让我浑身战栗不已!

我的手机不停地响,他的手机也不停地响,他终于把车停在了一个地方,随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我们两的手机同时关机。

车窗外一片黑暗,右手边似乎有一种低矮的民房,被一片诡异的雾霭所笼罩着,看不清楚真切的样子。赵秦汉打开了车灯,对着我露出了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你知道,我想这一天想了多久了吗?”

“赵秦汉!不要!”我惊慌失措地大喊。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君子,没得到你的心,我不会碰你的人。可是如今,我不这么认为了。既然得不到你的心,那么得到你的人也不错。至少,能让那一个男人不那么好过!”他的眼神带着一股死神一般的狠绝。

“你一定会后悔的!等你酒醒后,你一定会后悔的!赵秦汉,你别冲动!”我大声喊道,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走吧,下车吧。”他丝毫不理会我说什么,跳下了车,随即绕过车身走过来打开了我的车门,一把把我从车里抱了出来。

“宝贝,我敢打赌,任凭他们掘地三尺,也不会找到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在哪里,只有我知道。”他诡异地笑出了声,像一个被诅咒了的魔鬼一般,在暗夜之中显露出他从未有过的狰狞。

我不断挣扎着,我的手已经磨出了血,却依然挣脱不出手铐的禁锢。我只能这样屈辱地被他抱着,走进了一处看似农舍又并非农舍的地方,然后,听到他喃喃地说:“这里,原本是打算我们结婚以后来度假的,可惜了啊……”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