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罪

“你还有脸问我你做了哪件事?”白贺没想到白瑶居然这么反问他不由得怒从心上起来扇了白瑶一个耳光。

看着白瑶那张还没张开但是已经和她母亲出落的十分相似的脸白贺厌恶的别过了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那眼神感觉自己的手都被玷污了似的。

白瑶心里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脸上麻麻的。自嘲的想了想看来今天是注定和耳光有缘啊,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一直在旁边小心偷看的白浅看到这一幕终于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站了出来,“姐姐你这是什么眼神啊?难不成是怪爸爸么?爸爸也是教育心急切了一点。而且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得罪了谁啊,你得罪了安家的学姐呢,你说你怎么能打人家呢!而且我和蒿冉一直都是好朋友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她啊。”

“爸爸~你也别气了,我想姐姐知道她错了的,况且您都打了她一巴掌了。虽然姐姐今天可能得罪了蒿冉,但是还有我啊。我和蒿冉可是好闺蜜,她看在我的面子上肯定不会生咱们家的气的。”听着白浅三句话不离自己今天得罪的安蒿冉,再抬眼看着白浅对着白贺内副撒娇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恶心。

“嗯,还好有你啊,等下你带着礼品就去安家给人家去赔礼道歉。”白贺慈爱的看了看面前乖巧可爱的小女儿一眼,继续冷声说道,“顺便带着你的姐姐,今天她要是不让安家的人原谅她的话她就不用回来了!”嫌恶的撇了一眼白瑶后就打算上楼了。

白瑶听到此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她的父亲这是要让她去安家叩头谢罪呢。不得到人家的原谅不能回来?谁愿意回到这个狗屁屋子。若不是因为…

“父亲,您真的要我去安家赔礼道歉?”本来正在上楼的白贺听到白瑶如此说也是脚步一顿,“怎么,你对这个结果还有什么不满的么?”白贺转过身冲着白瑶说道。

“没有,只是父亲您今天真的知道事情的经过么?”白瑶冷声说着。

白贺挥了挥手说道,“还以为你能说什么有用的话,憋了这么半天就这一句?就算是安家小姐主动打你的又怎么样,你有什么资格去顶撞人家?老实受着才是你的本分。如果没事就不必喊我了。”

白瑶看着白贺上楼的背影缓慢的说道,“嗯,确实是安蒿冉主动打的我,我没老实受着真是抱歉了啊。她打我是因为我竞选上了副会长,而她没有。她于心不服就想挑事打我,可惜,当时学生会的人都在。大家都看到了她是怎么先惹事的。于是没有追究于我。父亲您此刻让我去给安蒿冉赔礼道歉。是想说学生会的人都是一群是非不辨的人么?还是说您觉得是学生会的人偏袒了我?其实您才是真正的公正视角看到了真实事情的经过。父亲其实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如果您真的想讨好安家的话,不如我直接辞去副会长这个职位怎么样?然后把职位引荐给安蒿冉吧。不然的话如果我的叩头认错人家不承认怎么办?我觉得如果这样做的话她肯定会原谅我了,您说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