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向前走

“小书,中国你暂时是回不去了。”没想到,多米面色一沉,对我说道。

当看到多米的眼神变得生冷时,我突然心里一凛,想起曾经和他的过往,不由得心生寒意。

我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多米,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暂时你不能回去中国,你的护照和签证暂时都由我保管,如果你想待在酒店就待在酒店,想出去玩我就带你去玩。”多米淡淡说道。

“我需要一个理由。”我几乎要发疯了,可是我还是使劲让自己冷静下来。

“小书,我是为了你好。”多米目光平静地看着我,随后又说,“好好在房间里休息吧,不要想太多。”

“多米!”我重重地喊了一声。

“嗓门再大也没用,说了现在回国是不可能的,吃饭的时候我来叫你,你最好别乱跑,在美国没有护照和签证,到处乱跑很危险的。”多米冷冷撂下一句话后,“砰”地把我门关上了。

就这样,我莫名其妙被多米在美国“扣留”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里,我的心情别提多么纠结了,我想尽办法和国内取得联系,但是我房间里的电话是根本没有办法打国际长途,我的手机也莫名停机,我身上的现金和银行卡都被多米没收了,那种绝望的感觉让我无比憎恨多米。

一开始我每天待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几天后发现这一招除了折磨自己之外,对多米根本不起作用,多米压根懒得理会我。后来,我学乖了,我认命了,让多米待着我到美国各地转了转,每天他都好吃好喝地招待我,依然像平常一样和我说话,对我一直没有过分的举动,除了对我的证件和现金等看管得极严之外,其他一切互动和平常无异。

就这样在美国又待了近一个月,当有一天晚上多米敲响我的门,手捧着一块精致的点心走进来对我说:“收拾好衣服,明天我们就回国”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真的?”

“你要是不想回去也行啊,我可以去乡下买棟庄园,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和你生活在一起。”

“去去,为什么突然又同意让我回国了?”我疑惑地问道。

“因为现在到了可以回去的时候了。”多米平静地看着我,随后又说,“至于什么原因可以回国,这个你不要问我,回去问靳言吧。”

“多米……你的意思,让我留在美国,是靳言的意思,你只是照办吗?”我既急又气地问道。

“嗯,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可不想回答你的问题。你赶紧收拾好,然后我带你去饱餐一顿,明天一早我们就飞回中国。”

我点了点头,连忙快速收拾好了东西,多米带着我去吃了一顿丰盛的法式西餐,随后回到酒店美美地睡了一觉之后,我们隔天一早飞回了中国。

在国内转机后,我们终于回到了H城,这么一折腾,回到H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11点左右了。

我们下了飞机,提了行李之后,我正想往普通通道走去,多米却一把拉住了我,对我说:“走这边。”

“这是VIP啊。”我疑惑地说道。

“对,走的就是VIP,跟我来。”多米冲着我狡黠一笑。

“为什么?”我疑惑地问道。

刚问出口,我便发现了这条通道的不对劲,这条通道只有我和多米经过,通道的两边都有玫瑰花束装扮,我们沿着通道一路走出来,当走到出口的时候,我赫然看到出口处铺着一条长长的红毯,红毯的两边竟站了两排人,都是穿着工装的工作人员。

我惊讶地捂住了嘴巴,四处张望但却并没有看到靳言的身影,多米轻轻地在身后推着我,示意我继续往前走,我回头一脸愕然地看着多米:“这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在搞什么?”

多米微微一笑,耸了耸肩说:“我可不知道,别问我,要问去问你最想问的人去。走吧,向前走。”

原本我心里一大堆的委屈、疑问、质问在盘旋着,我恨不能走出机场的那一刻看到靳言便先抽他一个耳光,问问他究竟为什么示意多米这么做,可是眼前的一切却让让我心里无限疑惑。

我心里无限忐忑地沿着红毯一路走过去,多米跟在我身后,我不时回头看他,他都是一脸不屑又无所谓的表情,我知道问他什么都问不出来,索性快步往红毯的尽头走去。

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当我离轿车还有30米左右的距离时,轿车里一个男人手捧着鲜花走了下来,看身形和靳言十分相似,巨大的花束挡住了他的脸,我只能看到他穿着棕色的风衣。

我飞快地走了过去,当我站在他面前,他把鲜花递给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的面庞虽然与靳言有些神似,但并非是靳言,而是靳言的弟弟靳凡。

“靳凡,怎么是你?”我接过花束,尴尬地问道。

靳凡并不说话,他十分帅气地站在我的面前微微一笑,酷酷地说道:“我不是靳凡,我是二十岁的靳言。我冷漠,无情,霸道,做了很多伤害我的事,如果你还想和我在一起,请上车!”

“什么?搞什么啊?”我哭笑不得地轻轻锤了靳凡一拳。

“接受我,就接受我手里的鲜花。拒绝我,就从这条红毯回去,重新回去美国。”靳凡冷酷地说道,那模样和那一年的靳言还真的有些微微的相像。

我知道这一定是靳言搞出来的把戏,于是无奈地接过靳凡手中的鲜花,摸了摸靳凡的头问道:“你哥呢?他怎么没来?”

没想到,靳凡并没有回答我,却一把把我公主抱抱了起来,脸上依旧是那一副狂拽炫酷的表情,我惊得尖叫了一声,他不管不顾地把我放到了车的后座,随后对我坏坏一笑,对司机说:“去下一站!”

我还没反应过来,车门已经被关住了,多米还有靳凡都没有和我一起,只有司机飞快地开着车带着我驶向下一个目的地。

路上我试图和司机对话,却也同样问不出任何来,一个多小时后,我被司机带到了我的母校Z大学门口,司机把车停在了校门口,对我说:“小姐,下车吧。”

我在无比疑惑中下了车,抬头一看黑漆漆的校园大门,一阵寒风吹过,发觉路上只有我一个人,顿时心生出微微的寒意。

这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口哨声,紧接着就在校园的门口,我看到了两个徐徐升起的氢气球,有几束光线霎时照射在了氢气球下面的竖幅上,两条竖幅上写着两行字:“潘如书,对不起!”

就在我看着两个大大的氢气球及上面的字发呆时,发现马路不远处有一群脚踩着滑板的青年朝着我飞奔而来,他们都穿着统一的红色上衣,在暗夜里如同火炬一样瞬移到我的身边,领头的那个人远远看,和那一年的靳言一模一样。可是,当他采着滑板到我身边、对着我嘻嘻一笑的时候,我却发现并非是靳言,而是靳言的另一个弟弟靳飞。

“嘿!美女!”他踩着滑板在我面前调皮地说道,“我是22岁的靳言,别来无恙。”

靳飞穿着一件红色短袖搭配黑色短裤,脚上穿着篮球鞋,头上倒扣着一顶鸭舌帽,看起来十分阳光帅气,他踩着滑板不停地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嘴里也一刻不停地说道:“我知道那一次我用这样的方式羞辱你是我的不对,所以现在我用同样的方式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那一年我的鲁莽。谢谢你愿意爱着这样不懂事的我,现在,请你听好!”

说完,靳飞从滑板上跳下来,把滑板推向了一边,队伍的其他人也同样学他一样扔掉滑板,开始扭动身体。我看了一小会儿突然发现,这就是靳言那一年在大学晚会上跳的那一支迈克杰克逊的舞蹈!

时光仿佛一下回到了过去,眼前的情景真的如同昨日重现一般,我看着眼前的靳飞,他的许多小动作都和靳言当年特别相像,让我有一种仿佛回到了过去的感觉。

正当我陷入回忆的时候,他们突然跳着跳着停了下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把我举过头顶,一帮大男生嘻嘻哈哈地抬着我就走,我吓得尖叫不已,连忙失声地喊道:“靳飞,你这是做什么?”

“我们送你回家!放心吧!不会让你摔下来的!”他们有的抬着我的头,有的抬着我的脚,有的抬着我的身子,快速地走在马路上。

大约十分钟的样子,我便被放了下来,当我被放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已经到达了我的小区门口。

靳飞调皮地拥抱了我一下,然后对我说:“你自己进去吧,我们就送你到这里了。”

“靳飞,你哥去哪里了?你们这是在搞什么?”我疑惑地问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快进去吧。”靳飞对我眨了眨眼睛,一群人很快消失在了拐角。我站在小区的大门口,远远地望见有一个人正穿过浓浓的夜色,款款朝着我走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