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是谁打来的电话

“此刻不要问那么多。别说话,吻我。”他柔柔在我耳边低语道,随后咬住了我的嘴唇。

“靳言……”我忍不住发笑,连忙挣扎。

“别动,让我好好亲一亲,都这么久没见你了。”他笑嘻嘻地说完,又凑了上来。

我手摸到他的白发,不由得一阵心酸:“头发都白成这样了,你居然对我瞒得密不透风!”

“没发觉这样反倒更帅气了么?头发白了怕什么,这张帅脸照样还在,不是吗?而且你听我现在的声音,是不是很浑厚很有男人味?”他笑着抖落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轻松地说道。

的确,虽然他的头发白了,可是看上去倒是衬得皮肤更加白皙,整个人更有味道了一些。从前他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清脆,如今因为药物作用的关系喉咙有些变声,声音的确浑厚了许多。

“你去医院检查过了吗?有没有什么后遗症?”我想了想,慌忙又问道。

“放心吧,你大姐那儿比医院靠谱多了,好多高智商的博士在呢,我全身都检查过了,没事。而且因为我,很多身患这种毒瘾的人都有救了,我也算是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就当……为她赎清点罪过吧!”靳言说着说着,突然想到了被枪毙的多芬,虽然她十恶不赦,可是终归是他的母亲。

“只要你没事就好,至于那件事,过去就过去吧。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她还是你小时候你爸爸所描述的那个伟大的女人。”我连忙安慰道。

“嗯,而且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算是因祸得福吧。”靳言突然神情又充满了欣喜,随后狡黠一笑:“你猜猜是什么消息?”

“公司税务方面的事情解决了?你和陶梦然过招了?她有没有勾引你?你们难道……”我越想越慌张,忍不住问道。

“不是,不是这个,暂时还没有精力顾及这些呢。你老公的生命都差点没了,你还在乎那点儿钱?真是的!”靳言气呼呼地说道。

“那是什么?我想不出来了。”我疑惑不已地问道。

靳言笑嘻嘻地从身上掏出那根胰岛素笔,然后潇洒地往垃圾桶里一扔,然后看着我一个劲地傻笑。

“天啊!不会是……”我激动地捂住了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靳言重重地点了点头:“因祸得福,现在血糖特别正常,都不需要注射胰岛素了。你说这一次冒险是不是特别值得?”

“太好了!真不可思议!那解药难道如此神奇?”我惊喜地说道。

“不是解药神奇,是我的体质比较特殊,如果换做旁人,可能就未必能够这样了。反正不管怎样,我终于重回健康了。”靳言自信满满地说道。

“可是你总是这样一个人冒险,万一这一次没躲过这一劫呢?你想过我吗?你就打算把我一个人扔在美国?让我和多米过一辈子?”我渐渐从整件事情中回过神来,一细想情绪便一点点上来,又忍不住激动了。

“吉人自有天相,你看我这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吗?就算是有事,我宁愿你一辈子恨我,也不愿意你一辈子活在失去我的痛苦中,更不愿意你为了我不想活。你这么爱我,我怎么舍得?”他笑着看着我,柔柔地说道。

“可是你不能总这样擅作主张,你曾经不是答应过我吗?不管发生任何事,我们都要一起面对。”我百感交集地说道。

“任何好事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的,坏事儿就让我一个人来扛吧。今天我所有的安排都太仓促了,我知道你心里太紧张也没来得及好好享受。我会再给你安排一次盛大的求婚,让你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幸幸福福地做我的女人。”靳言说道。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已经把我推倒在了沙发上,经过了这么一长段的分离,我们有太多太多的思绪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当我的唇碰到他的唇时,一切的言语都显得苍白,唯有这抵死的缠绵,才是所有情感的最终表达。

隔天一早,当我刚刚睡醒,就听见厨房里传来了锅碗瓢盆叮当作响的声音,我连忙穿上睡衣,疑惑地往厨房一看,竟发现几乎从不下厨的靳言破天荒正在做早餐,把我给愣得不轻。

“什么情况?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不是说厨房向来都是女人的阵地吗?怎么今天这么好?”我笑嘻嘻地站门口问道。

“这是我参照食谱专门给你做的备孕早餐,懂吗,宝宝?”他居然像模像样地拿着一本菜谱在手中扬了扬,我看到那本菜谱上赫然写着“准妈妈备孕必备食谱”的字样。

“备孕?”当我看到这两个字时,顿时被雷住了。

“嗯,我想让你给我生一个漂亮的宝宝。”他目光真诚地望着我,眼睛一闪一闪的。

“生宝宝?”我再次反问了一句。

“对!我特地买的双黄蛋!要生,就生一对漂亮的龙凤胎!”他得意洋洋地打着蛋,手握着筷子转得飞快,那副美滋滋的模样把我逗得哭笑不得。

“哪有那么心想事成的,你现在怎么有点儿想一出是一出。”我见他那么帅气地站在那里,忍不住走过去搂住了他的腰。

“真的想要孩子?”我不禁柔声问道。

“恩啊!”他重重应了一声,把手中打好的鸡蛋倒进了煎锅。

“好!那我们就要一个孩子!”我笑着应和道。

他一听,激动地差点儿把锅扔在了地上。他惊喜地抱着我在厨房转了一圈,我连忙喊道:“蛋!蛋!蛋糊了!”

靳言随性地伸手把煤气一关,抱着我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走,咱们这就生孩子去!”

“昨晚都三次了!还来?!”我难以置信地喊道。

“昨晚那算是昨天!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一直折腾到中午,我们被多米的夺命连环CALL给弄醒了,等我们起床换好衣服,多米已经站在房门口等着了。

“搞什么搞什么!还上不上班了!税务那帮人又来了!你们还在家里腻歪!都那么多年了,还没腻歪够啊!”一开门,多米便煞有其事地嚷嚷道,随后走进来环视了一圈,还特地去卧室看了看,没两秒钟就皱着眉头走了出来。

“啧啧,两个人睡到现在!被子那么乱!公司都乱成一锅粥了!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你侬我侬!”多米又数落道。

“我们有比公司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现在怎么越来越跟个老头似的,那么爱念叨呢?”靳言边穿外套边说。

“你以为我愿意说你们啊,是你们太不着调了!快点儿!别磨磨蹭蹭!”多米连忙催促道。

“税务的人又过来干嘛?”靳言问道。

“不知道呢,我没问,又不是我公司,我操心什么。”多米大言不惭地说道,他如今的嘴是越发地贱了。

“你不操心你大早上跑过来砸我们的门?”靳言哭笑不得地反问道。

“大早上?现在已经中午12点多了,哥们!”多米夸张地指了指手表,然后又把靳言拉到了一边,鬼鬼祟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悄悄走了过去,谁知道我没走两步刚想靠近,他们就立马警觉地立正站好,满脸堆笑一句也不说了。

我悻悻转身去洗手间,我刚走几步,便又听到他们仿佛在商量什么,我于是走过去大声问道:“你们两鬼鬼祟祟在干什么?”

“我们在商量公司的事情呢,你先忙你的。”多米嘻嘻哈哈地笑道,脸上一脸的幸灾乐祸,靳言却是一脸的心虚。

我一看他们这副表情,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他们心里有鬼,偏偏这时候,靳言的手机响了起来。

靳言做了一个让我瞠目结舌的动作,他紧张地慌忙挂了电话,随后直接关机放进了兜里,对着我一个劲的傻笑。

直觉告诉我这其中必有蹊跷,我伸出手,冷脸对他说道:“把手机给我。”

靳言这才掏出手机,刚递到我手里又缩了回去,脸上一脸心虚的笑容:“那你答应我,你看了之后不能生气。”

“是谁打来的电话?”我冷冷问道,下意识地觉察到了什么。

靳言一脸踌躇地看着我,多米笑嘻嘻地站在一边,一副看好戏的态度。我把靳言的手机开了机,一看未接来电里的电话,备注的名字叫做“巫婆。”

电话刚开机,这个被备注为“巫婆”的女人又打了电话过来,我摁下了接听键,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靳言,我晚上有别的应酬,不好意思晚餐我可能要取消了。”

“你是谁?”我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我忍不住脱口而出。

这时候,电话那头的女人顿了顿,之后居然无比响亮地回答了三个字:“陶梦然。”

“是你?”我有些不敢相信。

“你是潘如书?你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你不是去美国了?”陶梦然在那边疑惑地问我。

“是,我们分手了!我正在收拾东西!再见!”我一字一句重重地说完,然后挂掉电话,咬牙切齿地盯着靳言。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